俞小明:天下无弊事(5)

Share on Google+

第五回:谢国栋后海逢玉英,白发红颜续写佳话

在刘云的敦促下,谢国栋只能独自硬着头皮赶赴去后海公园的路上,他不知道这趟相亲历程对他来说意味着什麽,此时的后海公园湖光山色风景迷人,游客纷至沓来欣赏这良辰美景。
然而谢国栋却丝毫没有驻足观赏美景的心境,此刻的谢国栋内心显得有一些焦作不安,只见他在湖边独自蹀躞,不时地从身上掏出怀表,皱着眉头念叨:怎麽还不来。
不一会儿功夫,公园的另一边迎面走来一位娉婷玉立的女子:是在等我吗?
谢国栋怀着敬意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只见眼前的这位女子身着一件珠白色镂空网织坎肩,腰系一条碧绿色罗裙,乍看像极了凌波仙子。
谢国栋挠了挠头皮:你就是卫女士吧!
卫玉英嫣然一笑:叫我玉英就行,他们都这麽叫我的。
谢国栋傻愣愣地站着说话:那我们开始吧,你想知道我什麽,我都如实奉达。
卫玉英:方行长和陈太太都跟我提起过您。
卫玉英瞅了瞅公园路边的石凳,又两手向上伸展开来,闭眸深呼吸了一口空气:绿荫成幕听鸣蝉,这个地方不错!不错!
接着又说:我们能坐下说话吗?
谢国栋挠了挠头发,声音低沉地说:姑娘先坐,我站着就行。
卫玉英噗哧一笑,那清脆的笑声犹如银铃一般:我又不是来审讯犯人,我都不紧张,你也放松点。
谢国栋自知自讨没趣,既然卫玉英把话挑明了,也就识相起来,眼前的这位女子显得知书达理,自己也没必要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於是听从了玉英的建议,随即坐下。
卫玉英:你就不想了解一下我吗?
谢国栋:姑娘请说。
卫玉英呵呵一笑:你和他们不一样,显得有一些木纳。
谢国栋:他们指的是谁?
卫玉英:就是那些大老粗,你们的同志,最近经常有人要给我做媒,都是一些首长干部,一见到我个个都可威风了,跟我谈淮海战役消灭了多少敌人之类的话。
谢国栋:那玉英姑娘有没看上中意的。
卫玉英:不是我看他们中意不中意,是我压根都没正眼看过他们。
谢国栋犯着嘀咕:这又是唱那出?
卫玉英:我不喜欢带兵打仗的,到是喜欢像你这样肚子里有墨水的。
谢国栋谦虚道:我哪有什麽墨水,文不能之乎者也,武又不能定国安邦!
卫玉英:你们的刘云同志找过我,也跟我提起过您曾经在北平国统区所做的地下工作,你是北平和平解放的功臣,刘云同志希望我加入到你们组织当中来。
谢国栋:他们是怎麽知道你,怎麽找到你的?
卫玉英:这事是方孟豪告诉刘云的,孟豪说他去香港之前,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姑爹,临走前托付刘云,希望我能跟你在一起。说完,玉英的脸颊泛起一阵红晕,显得有些害羞。
谢国栋:好呀,你们是在联合瞒着我。
卫玉英急忙问:你这话是什麽意思,怎麽又扯到我们瞒着你了?
谢国栋:难道我跟你之间的关系就一定要把组织捆绑牵扯进来吗?难道我就没有选择婚姻的自由吗?
卫玉英嘟着小嘴:你有选择的权利,我有追求的权利,解放军同志。
谢国栋:一个行将就木的老朽哪敢配得上你。
卫玉英:那你敢正面回答我几个问题吗,你答的上来我就证明你说的是真话。
谢国栋:那你问吧。
卫玉英:方行长和陈小云你怎麽解释,还有江南文宗钱谦益与柳如是的白发红颜爱情你又怎麽解释?
谢国栋一时没了主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卫玉英,只能惺惺作态吞吞吐吐道:我不是方步亭,也不是钱谦益。
卫玉英:那我可以做你的杜丽娘。我知道你还想着你的亡妻,你就把我当作她便是了,我想她在九泉之下也会瞑目,还有你的女儿一定会在天堂里感到欣慰,你有了我等於有了说话的伴儿了。
此刻的谢国栋听完卫玉英这番话之後,眼眶湿漉漉的泛着红润,他强行抑制住自己的泪水感叹道:容我在想想。
卫玉英:你想哭就哭出来吧!
只见卫玉英冷不防站起身来,一把抱住谢国栋的头扎进自己的怀里,此刻的谢国栋心中突然有了一种被情感释怀的温暖,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沾湿了卫玉英的衣襟……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阅读次数:87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