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伟英文演讲

《明镜译报》翻译 雅婷

2016年10月2日,美国卡特中心项目主任刘亚伟在纽约召开的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化前景研讨会上的发言。由於刘亚伟是中国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的胞弟,该报告引起特别关注。《明镜译报》雅婷根据明镜电视的现场录影,翻译了这个英文报告。

%e5%88%98%e4%ba%9a%e4%bc%9f
刘亚伟(摄影:明镜新闻网记者 小可)

我的报告内容主要会聚焦在“中共政治改革的论述”,我不想以“民主化”称呼之,但我必须要说从来没有任何中国领导人──从1940年代的毛泽东到2012年之後的习近平──认为民主是不好的,前提是我们必须先定义我们谈论的是何种形式的民主,因为只有透过和中共心目中的民主比较,我们才知道现场大家想要的是什麽样的民主。九成的中国人都会支持民主,但他们支持的是什麽样的民主?是一人一票的美国式民主?或是另一种不同形式、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印度式民主?日本式民主?或是西藏、台湾、香港?民主有很多种形式,民主是一种程序,这就是我想讨论的──中共对於民主的论述。

接下来我们就从邓小平说起。邓小平深信所有改革若要成功,特别是经济改革,政治改革必须要先开始,政治改革是最终实现经济改革的中心支柱,当然现在的中国领导人是有点改变做法,毕竟过去这些年来我们在经济发展上相当成功,都是因为我们开启了政治改革。

1986年,邓小平曾说,虽然我们之前讨论过政治改革,但究竟什麽是政治改革?就像我们一样可以问:究竟现场每个人想要的什麽样的民主?美国的代议制民主?或是印度的直接民主政治?这就像赵紫阳说的:我们必须要有计画,并一起思考接下来要做什麽?而这个问题在中共十三大中得到具体的解答。我们认为,这是中共全国代表大会唯一一次提出具备可行性的政治改革方案──也就是真的有一个规划,知道接下来该做什麽──,其中有些内容仍会被近期的中国领导人所提及。

首先是“党政分开”,这是相当重要的一点,现在中国仍然是党国体制,只要这个制度继续下去,中国就很难进行具实质意义的政治改革。其次则是建立“社会协商对话机制”,这很重要,因为这关系到如何让这个社会及社群一同参与政治改革的过程。我们无法回到1989年学运的现场,去得知这个政治改革计划是如何成为赵紫阳最后下台的关键。

来源:明镜新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