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蹂躏的西藏著名修行圣地扎耶巴

被蹂躏的西藏著名修行圣地扎耶巴/朱瑞摄于1999年

他以“修行人”的身份走来,我不仅毫无防范,还把他看做一位师长。他是有些修行经验的,我相信。

我过往的生活十分单纯,只是读书、写作、工作,八杆子也打不着政治。就是现在,也过着一种单纯的写作生活。不过,常会出其不意地碰到一些和政治有关的人物。有一回,在印度,我同时遇到两伙中国异议人士,背地里,他们都指责对方是特务,我笑弯了腰。他们越认真,我越笑个没完,因为,在我眼里,这两伙人都不像特务,都挺好的。

和这位“修行人”交流的时候,他把话题转移到了自焚上,特别提到唯色对藏人自焚者的肯定是“政治煸情”。我吃惊了,因为,他如果是一个修行人,不会不理解藏人自焚的利他意义。但是,我没有反驳,只给了他一个链接,那是我在两年前写的《记忆中的唯色和一些啰里啰索的往事》。如果他有良心或者独立思维,就会看出,在本质上,唯色和政治无关。如果西藏的今天,不是山河破碎,文化走向消亡,她会成为了不起的小说家、诗人,我始终坚信。

唯色只是以如实记录的方式向这个世界展现了西藏的现实,也就是西藏民族那越来越狭小的生存空间,那危在旦夕的命运。事实上,每一个有道德的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刻无动于衷的。这是西藏的全民行动。唯色和其他人的不同之处在于,她选择了一个适合自己的方式,用那支格外有质量的笔,展示了殖民者的丑陋,写下了她的见证,为中国人和世界,打开了一条认识西藏的路径。

当然,殖民者也不会无动于衷。

我常说,理解唯色,需要很好的根器。这不是说我有好的根器。我所以理解唯色,是因为一个得天独厚的条件,近距离地与她相处过。另外,我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都要读唯色的博客、唯色的推、唯色的facebook,以及《民间藏事》,这里跳动的,是真正的西藏脉博,是完全超越了个人的一种博大。借此,我建议那些想了解西藏的汉人,还有藏人,尤其是西藏媒体人,都应该每天阅读这些内容。因为,这些信息是负责任的,经得起检验的。

话再说回来,这位“修行人”看了我的散文后,只说了一句:你是让我从另一个角度认识唯色,对吗?

然而,他又谈到了自焚。他说,“唯色包括很多人在玷污佛法,”“这是伪善的佛弟子。”

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是在揪我的心。如果辨论下去,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让我回到写作状态.再说,我们之间的交流,从来都是打字,太耗时间。于是,我尝试着回到其它话题,因为,我还是相信,如果他是一个真正的修行人,终会穿过烟雾,看见唯色的公允。

但是,过了一天,他再次提到自焚和唯色,意思是唯色应该只写西藏文化上的事,不该涉及政治。他说,当唯色把藏人自杀行为称为牺牲的时候,他尤为愤怒。这位“修行人”一改平时的随和,显得格外主观和武断。于是,我请求和他语音对话,但是,他婉转地回绝了。

我决定放下一切,尝试着,先说说我对自焚的认知,不谈唯色。我大约写下了这样的话:

如果您真的了解西藏,就该知道,刺杀朗达玛的拉龙多吉,在西藏是被奉为英雄的。另外,南开诺布仁波切提到过一个小故事,有个人,计划谋害同船的三百人,被一位佛弟子发现,杀掉了,救了那三百人。这被看做是一种善行。因为在大乘佛教中,行者的动机是非常重要的,一切修行都是为了利他。

那么,再回到西藏的现实,我曾在西藏的著名修行圣地扎耶巴,眼见那些被中共毁掉的修行小屋,一片狼藉,谈何修行?这还是十几年前的事,现在,就更残酷了。那么,在这种修习佛法的条件完全被剥夺的情况下,选择自焚,恰恰是牺牲,是显而易见的利他善行。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谈起回轮道和菩萨行。

我说,你说的这些,是在正常的修习环境下,才可能的。现在,我们之间的分歧是,你在虚幻里,我在现实里。如果承认了西藏的残酷现实,也就自然理解了为什么唯色同意称自焚的藏人为菩萨。这不是鼓劢,是肯定。恰恰说明了唯色在护持佛法,是忠诚的佛弟子。

但是,他依然强调修行是个人的事,即使什么条件都不具备,也可以修行,内因是了不得的。

而我认为,内因和外因是相互作用的,缺一不可。就像期望一朵花儿盛开,但是,连播种的土壤都没有,再说得天花乱坠,也是没用的。

对于自焚,艾未未的话让我感动。他在推特上写到:“对于生命的尊重,我想,自焚者做了终极解释。”

就在我决定结束和这位“修行人”永远不会有结果的争论后,他说,你以为我在为共产党说话吗?我是非常讨厌共产党的……

其实,我根本没有想到他和共产党有什么联系。不过,现在,我还真觉得,他也许是有备而来的。唯色,请多多保重啊。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2年1月9日星期一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