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了晚报《条件反射是谁先发现的》一文以后,引起我的沉思:我国历史家爱好从故纸堆中找出老祖宗的这样那样科技发明的最早发明人和先驱者,认为我们的老祖宗在科技文化方面的贡献有功于世界。这个工作很有意义,无可厚非。

不过,我们却很少去思索,为什么在世界第二次浪潮以后,我们的科技和生产水平却大大落后了。由于在学术界往往侧重于发明权的争得,而不大热心探索上述第二层的课题。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只能培植出“我们中国早已有之”的夜郎自大的思想。有人考证出火箭、飞机的最早发明者是古代的中国,考证得信而有据,因火箭的前身即爆竹,飞机的雏形即风筝也。而风筝与爆仗最早的发明确是中国人。鲁迅对此却并不感到多大的光荣。他说,中国人发明了爆仗,只知道用来敬神,而西洋人却用来开矿和打仗。风筝呢,却一直停留在儿童玩具的阶段;在宋代,偶尔有向被敌方围困的城市放风筝投递信息的记载,风筝本身并没多大改进。

这里不想全面地论述为什么近百年来我国科技生产停滞不前的种种原因,只是先提出一两点看法供诸位参考:从争得被人们早已忘却的许许多多发明权之中,只能证明我们古代是个文化高度发达的国家,中国人的智力不低。但由于有了发明创造,不知推广,特别不懂得推广至生产领域,老祖宗们的发明创造有的如昙花一现,有的则始终停留在敬神的迷信和玩具阶段,这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呢?另一种情况是统治者的愚昧与无知,他们不但不提倡发明创造,还要给发明人穿小鞋或论罪判刑。例如,我国的生理解剖学,在东汉已有人从事尸体解剖,但后来把尸体解剖定为大逆不道,生理解剖这门科学就被扼杀了。还有一种情况,有些所谓最早“发明”人,是在做坏事中出的鬼点子,如屠岸贾训练獒犬去谋害赵盾,假孝子郭纯在屋顶上撒米饲乌鸦而赢得孝子的虚名之类,这种人心术不正,即使他们也懂得“条件反射”吧,由于他们不可能把这种发明提高到研究规律的水平,尚停留在“直感”的经验阶段,并没上升到科学,如果给屠岸贾和郭纯之流加上“发明家”的美称,诸君也不会首肯吧!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一日《北京晚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编者注:为纪念王若望先生,本站特转此文。文章的观点,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