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宋子亮诧异戏园突访,谢国栋设计巧献金条

话说谢国栋来到香港,不觉已是一月有馀。一日夜间,谢老在方孟豪家中用过晚膳,只等着何晓玉收拾好碗筷方才提及孚中运输公司老板宋子亮一事,谢老提议想带孟豪一起去会一会他,方孟豪满口答应。
那孚中运输公司老板宋子亮平生喜好看戏,每逢晚饭过後就会带着人行至戏园子看戏,戏园的老板知道宋子亮有这雅好,於是留了张正桌空缺,专门指定给宋子亮留着。那香港戏园没有厢楼,不能登步观戏,因此宋子亮和他的协理就只好来到一旁的正桌坐下。
那时台上正在演那《翠屏山》,戏文演员扮着潘巧云,虽然年纪大些,台容倒还不错。还有两个老戏骨,一位扮杨雄,另外一位扮石秀,却也工力悉敌。末後“石秀”一路单刀,身眼手步,一丝不走,舞到妙处,就如一片电光,满身飞舞。
突然戏园老板从一旁侧门全身捱入,只见他快速来到宋子亮跟前,悄悄的在他的耳边嘟囔了一会,宋子亮听了十分诧异,暗忖道:怎麽地下党人动静那麽快,居然找上门来了。
宋子亮让戏园老板腾出一间僻静的房间说有秘事要谈,自己则和协理一起登步阁楼行至厢房内,不一会功夫,谢国栋和方孟豪走了进来,谢国栋见到宋子亮,首先是两手作揖,拜会了一声道:自从上海一别,我以为我与宋先生今生就再也不能相会了,没想到我们又在香港见面了。
宋子亮斜躺在座椅上,点了一支地道的茄立克香烟:说吧,你们地下党来找我有什麽事情?
谢国栋毕恭毕敬的说道:知道宋先生是爽快之人,不瞒您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次前来是希望从宋先生的手中购买一批交通运输工具。
宋子亮斜睃了一眼谢国栋说道:这个我可卖不了,现在香港出入口总署管的很严格,英国人的炮舰都卖不了你们,奈何我的区区几辆汽车。
谢国栋:你看宋兄这边是不是能够和上面的周旋下,弄一张出入口总署的海关通行证,我知道宋兄神通广大,当年美国人的红运牌私烟就是凭藉您的关系网在上海通行无阻的。
宋子亮:这都是过去的事情,而且也是见不得光彩的事情,更何况我跟你们地下党有过节,我凭什麽帮你,每天香港的报纸都有编辑骂我,我看就是你们地下党经常在报纸上发布舆论故意来整我,说我宋某人隐瞒账目资产,损坏国家税收,强行查抄了我们孚中公司上海办事处的账目,还关押了我们的协理,这笔账又该怎麽清算呢?你们既然容不得我宋某人这样的资本家,却为何会突然到访香港,想到要和我合作呢?
谢国栋:您说的这个问题,不妨参见下我们所发布的《上海市盈利事业所得税稽征原则》,文章中明确指出,是国民党在位期间由於恶性通货膨胀的结果,致工商业帐面记载失实,我们为求损益计算的合理和正确,必须将各项结果资产负债账目金额按照实际情形盘通盘加以合理调整。我们希望工商业界能够依据人民政府的法令,把过去帐外资产并入账目,而你们却反其道而行之,却将以在账目之资产设法隐蔽,导致大量资金流入地下,其後果就不需要我解释了,我想宋先生是明白人。
宋子亮:还是我替你们回答吧,你们就是想把我宋某人的帐外资产充公归你们所有,还说什麽我已将资产设法隐蔽,大量流入地下,你们纯属无稽之谈。
谢国栋:宋先生您别生气,您也是清楚的,如果我们保护了您在沪的利益,那麽就会被市民朋友诟病,其他商号也会争相模仿,其後果一则是直接削减国家税收,二则是将共有资产转为个人所有,竟或折作现金分配,致整个工厂行号资金陷於贫乏,对发展生产丶繁荣经济是极其不利的。三则,我们也担忧个别工商业者会以帐面极微小的资产维持开支,作为解雇职工之藉口,这会破坏社会的和谐稳定,导致工人的权益受损。
宋子亮:既然你们地下党说一套做一套,我看是没有必要合作了,你们请回吧!
谢国栋听了,猛然双眉一皱,计上心来,暗想必须如此这般,方能成事。若这件事儿办他不到,我谢国栋岂不是有负於党的栽培,说什麽当世豪杰?当下打定主意,不觉面有喜色的说道:宋先生,有关孚中公司上海办事处的账目问题,我们可以放行既往不咎,至於被我们羁押的贵司协理,我会向上级反映这个问题,让他们速度放行,你看如何?
宋子亮:那这样说,我们是非合作不可了,如果我不想合作呢?
谢国栋拿出一袋金条,开门见山的说:您是更爱金子呢还是美金呢?我都已经说了,我们人民政府是根据相关章程依法秉公办事,至於查抄了贵公司在上海的办事处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此次前来我们是希望宋先生能够知晓我们的好意,顺便说明,我已经派人摸清楚了你们在上海的所有资产,虽说孚中公司不能幸免被充公的命运,但是我们会根据贵公司在上海的资产兑换成黄金,而且黄金的分量高於美金的价格,我想宋先生您不会拒收属於您的资产吧?
宋子亮:说这些又有什麽用,还不是你们地下党本事大,这金子我收了,至於你说的海关通行证以及向我购买交通运输工具的事情,我需要好好斟酌一番,再做道理,如果你觉得这样做对你们不妥,金条你们可以拿去,我宋某人也不缺这点钱,你看如何?
谢国栋面不改色地说道:我知道宋先生为人,不管事情成与不成,这金条我们是不是要回去的,我也知道宋先生是因为和台湾的蒋家集团翻脸所以才携家眷来到香港做生意,我们地下党一直敬重宋先生,日後如果回到大陆,我一定向人们政府举荐宋先生。
宋子亮心中暗想:这谢国栋来头不小,我这汽车卖给他也不是,不卖给他也不是,现在香港的民情和舆论是地下党占了上风,万般不能得罪地下党,但是美国人那边我又如何交差?至於台湾的蒋家帮,料想他们也是鞭长莫及拿我宋某人没办法。
谢国栋是何等聪明的人,似乎看出了宋子亮的心事,谢老说道:这件事情我们需要有一个万般周全的计画方可从长计议。
宋子亮:那就按照您说的从长计议,今天我就不留谢兄了,我还有事情,我先告辞了。
宋子亮带着协理走出了厢房,回到了住处,谢国栋长抒了一口气,暗自忖道:这事总算有眉目了。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