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唯色的博客上,看到一位来自西藏阿坝诺尔盖的僧人对我的声援。他说,他如今正在印度南方。我在感动之余,想起去年四月,我在印度南方旅行时的所见所闻,于是,决定在此陆续发表。

一、主管强巴平措

从巴勒库比难民区出发,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Hunsir,这里是流亡政府建立的另一个西藏难民区。一排办公室的前面,是舒展的经幡,这里的经幡,和西藏境内不同,不是一束束插在房顶上,而是飞扬在经竿上或者环绕在房顶。

主管叫强巴平措,看上去三十几岁,出生在印度南部,但他喜欢冷天气。我说,“你真是一位藏人,一定想念雪域的清凉吧?”“是的,”他说,“我的父母都来自西藏,我很想回西藏看一看,亲人们大部分都在西藏。现在只能看照片。”

“你的父母出身于什么家庭?”

“普通的牧人和商人。”

“可中共宣传说,跟随达赖喇嘛流亡的,都是贵族。”

“贵族不是没有,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是普通人。牧人,农民,出家人,连商人都不多。”

强巴平措是在印度读的大学,毕业后,经过考试,被录用为流亡政府公务员。曾在拉达克的西藏难民点和靠近缅甸的西藏难民点工作。他告诉我们,Hunsir难民点建于1971年,包括十四个难民区。共2900人左右。以农业为主,有三所寺院,俱德下密院、宗喀却丹,不仅有初级学校,还有一所高中,一所藏医院,一所西医院。

“我最大的理想就是让孩子们受到更好的教育,更好地了解西藏文化,发展这里的经济。还有,照顾好老人。”强巴平措寻思着。

我请求强巴平措带我们去了老人院。这是一个整洁的院落,两排房子,每扇门,都对着中间的菜园子敞开。一共13位老人,都出来了,最老的95岁了,她说,当年她跟随达赖喇嘛喇嘛尊者流亡到了这里,除了听力略有一点问题以外,她看上去非常健康。其他的人,还告诉了我们,这里的电话和电视,都是西藏妇女会赠送的,三位工作人员的工资,由俱德下密院发放。我说:“看来,寺院不仅是你们的精神依怙,也是物质依怙啊。”

老人院门前,还栓了两只打着记号的羊。强巴平措说,是达赖喇嘛尊者来这里讲经时,被放生的羊。“它们太幸运了,这一生,再不会被杀,直到老死。”一位老人感慨着。

强巴平措又带我们来到了自来水净化装置的厂房参观,他说,这里的水质不算好,在两位意大利人的资助下,按装了过滤器,附近的印度村民,也可以来饮用这里的水。

自来水净化装置的厂房外面,放着一排崭新的播种机。是流亡政府专为农民种地时提供的。在资金并不宽裕的流亡中,流亡政府还是在尽力地为流亡藏人提供服务,帮助他们解决一切可能解决的困难。

回来时,我们又去了公共诵经室。有四位老妇人在读经,声音还真的不小,老远就听到了。强巴平措说,早晨时,这里的人更多,几乎所有难民点的人都会来这里诵经,现在,年轻人都去工作了,只剩下了老人。

我说,“你们在诵什么经啊,怎么不像是六字真言呢?”

“达赖喇嘛的长寿经。”老人们齐声回答,有一位老人,还伸了伸舌头。

“我可以去难民的家里看看吗?”我提议。

“当然,吃了午饭,休息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好吗?”主管强巴平措说。

(待续)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2011年7月23日星期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