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宋子亮携美眷参加晚会,战斗同盟酝酿绑架计划

话说梁复生一行人来到香港,也不知是谁故意暴露行踪走漏消息,很快消息传至香港第三势力的头目”张发贵“哪里,消息一经走漏,立即引起以”战斗同盟会”为代表的第三势力关注,知悉梁复生是蒋建丰派来的,几位小头目纷纷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一次在“战盟”会议上,有人向张发贵提议,现在靠美国人这点微薄的经费援助只有在香港饿死的份,不如借梁复生来港之际修复和国民党的关系,这一提议立即激脑了张发贵,张发贵拍案而起地骂道:你们这些人,都是没爹没妈养的,有奶便是娘!
那几位提议的理事被骂的脸红脖子粗,半晌没有吭声,纷纷缄默不语,再也不敢提及此事。自从美国人上个月断了供,张发贵等人的日子愈发显得难熬,香港的第三势力,所谓的“民主战斗同盟”其实早已名存实亡,美国人见他们这帮人成不了气候渐渐的丧失了耐心,也就在不久前的两个月,中情局拿出两万元,当作是给“战盟”的遣散费。
张发贵预感到这不是好兆头,遣散“战盟”非同小可,若要将来重新组建“战盟”那就难过登天了,为了改变经济上的窘境,张发贵想到了宋子亮,宋子亮曾经是国民党内不容小觑的人物,上通四大家族,下又和江南财团虞恰卿家族有联姻,论财力,论辈字,都在党内极有声望,要不是蒋建丰上海打老虎,撬动了宋子亮等人的利益,宋子亮也不至於沦落到和蒋家反目成仇,宋某人更不会远赴香港前来定居。
为了尽快筹款到”战盟“的经费,张发贵向宋子亮抛出了橄榄枝,於是他派人发送请帖邀约宋子亮,希望他能够大驾移步自己所筹备的酒庄晚会,宋子亮身为商人,自知在香港需要有人照应,也有意结交这样的势力,於是如约赴会。
一行人纷至踏来张发贵所在的酒庄,宋子亮带着虞时英,向众人谎称介绍她是自己的胞妹,那虞时英小姐那是千古难得一遇的大美人,那姿色就像花粉和胭脂勾匀的搓成,一弹就破。那妆扮,晕在眉梢眼角里头,别提有多麽的勾魂摄魄,张发贵虽说是北伐名将出生,却何奈不住这般风姿绰约的美人。
张发贵本想借此机会和宋子亮协商关於”战盟“经费一事,无奈遇到如此娉婷玉丽的佳人,自个儿也是心醉神迷,一时把自己的人生理想和抱负都统统抛到九霄云外,宋子亮不愧是聪明的商人,一眼就洞穿了张发贵的心思,於是在虞时英的耳鬓旁嘀咕了几句:他看上你了,你替我联络下感情,顺便今晚替我摸摸他的底细,看看他这次邀请我来酒庄有什麽意图。
时英小姐盼了一眼宋子亮,看上去有几分的不情愿,心中暗自涕零:我虞时英好歹是恰老的义女,恰老生前带我如同掌上明珠,恰老一死自己却混得这般下场。曾今几何,那时英小姐是何等的幽兰贞静,又有多少王孙巨贾为她魂牵梦萦。然而千金之躯的她最後还是听从了义父的安排,做了宋子亮的姨太太。
万般无奈之下,那时英小姐强颜欢,只见她迤俪走上舞台,唱了一首阮玲玉的《葬心》,那唱腔婉转动听,且风情万种,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他,并给予热烈般的掌声。
唱了乏了,时英小姐就稍作休息,拖着轻盈的步子行至张发贵面前,用红唇蘸了酒杯,抿了一口红酒,又用那双纤细的双手托住酒杯,忍下心中的不齿笑道:张先生请吧!
张某人心领神会,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两人又在舞池中跳了几圈舞,那张发贵借着酒力胆子是愈来愈大,开始对虞小姐做起了小动作,可见斑驳的行径是一览无馀。
那宋子亮见他们打的火热,也就有意成全他们,宋子亮起身向虞小姐使了个眼色,那虞小姐似乎明白了那层意思,只能暂且吞下委屈之情,自己一边伺候着张发贵,回头又顾盼着宋子亮能留步,未过多久,宋子亮就大步流星迈出酒庄,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在那个不齿的夜晚,虞时英成了张发贵掌中的猎物,出生於军阀的张发贵恰逢了一场久旱雨露,咋能错过这般千载难逢的机会,必然会在时英小姐那里痛快淋漓一番,可怜的虞时英在那一晚受到百般屈辱,她痛恨宋子亮把她当作玩物,於是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复仇的焰火。
和虞小姐的那一晚,让张发贵入沐春风,翌日早晨,宋子亮派司机接回了虞时英,看到虞时英一脸的憔悴,仓促的关心道:时英,你怎麽了,他到底对你做了什麽。
时英恶狠狠的盯着宋子亮:我做了什麽事情还用得着你问吗?你不是最清楚不过了。
宋子亮奉承道:我的心肝宝贝,都是我的不对,不应该晚上把你留在那里过夜,快告诉我张发贵跟你说了什麽,你有没套出他的话?
虞时英冷笑道:我就是不说,有本事你也床上去问他?
宋子亮突然变了一个脸色说道:你不要不知好歹,要不然下次的药就没有了。
虞时英惧怕道:你要做什麽?
宋子亮从抽屉中拿出一枚含有毒品的针剂,回过身来就朝虞时英的胳膊上扎了一针:我的小心肝,小宝贝,只要你说,我会每次都无偿给你。
无奈虞时英身患毒瘾,只能强忍住愤懑的情绪,无奈的说道:那张发贵是缺钱了,美国人的经费他是暂时得不到了,他想问你开口要经费。
宋子亮浅笑道:这张发贵号称是北伐名将,广东十虎,如今没有了美国人撑腰就成了穷光蛋,也有虎落平阳的一天呀!
虞时英又继续说道:他告诉我,铁血救国会的人来香港了。
宋子亮急切的追问道:那他有没告诉过你铁血救国会来香港做什麽?
虞时英说道:没有
宋子亮心中嘀咕:看来不是好事情,我弊案在身,莫非是来香港捉拿调查我的?一想到这里,宋子亮心中就忐忑不安。宋子亮心想:改天我正好借此机会找张发贵他们谈谈,既然他想要我资助”战盟“,那麽我也需要他为我办点事情。
话说张发贵为了在美国人面前有所表现,不觉心中开始酝酿起一场预谋已久的绑架案,目标对象正是铁血救国会的骨干“梁复生”。他找来跟随他一起流亡多年的两位粤西老乡,决定义无反顾的开展此次绑架计画。
张发贵叫来了两位弟兄,双手抱拳奉了一揖,说道:两位弟兄,今天叫你们来有一事,想必你们也听说了,铁血救国会的梁复生等人已经来到香港,我不管他们来香港出於什麽目的,我们只要拿下他们,美国人就会改变他们对我们的看法,现在有人说我们战盟是乌合之众,做什麽都失败什麽,你们觉得我们是这样的窝囊废吗?
那来自粤西的两位老乡彼此面面相觑,其中一位姓王名伦站出来说道:恩公,我们愿意听你的吩咐,要不是你多年悉心照料,我们也活不到今天,我们现在是回不去了,回去就是一个死字,与其都是死,不如和恩公一起并肩作战。
张发贵听到此番弟兄陈述乐道:你们就是我的左膀右臂,我张某人从来不怕死,怕死当年就不北伐了,杀头不就碗口大的一个疤吗?
说完,他猛然从抽屉中抽出两把左轮手枪,那两把手枪瞬间被外力甩向空中,说是迟那时快,那两位干将身手敏捷的接过手枪,各自在腰间暗处藏好。
张发贵吩咐道:香港是法治社会,英国人绝对不会让我们在这里胡作非为,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枪声一响必然会惊动香港员警蜀,因此我们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要等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下手为强,如果这次行动失败,你们知道该怎麽做吗?
两位弟兄齐声说道:不成功变成仁。
张发贵连连点头:那就有老兄弟们了,今天我们一起壮行,不醉不归。
只见这仨彼此掇了几条板凳坐下喝起小酒来,又吩咐下人从外面的饭庄捎来几只烤鸭,几个人手扒拣攒起美味佳肴来,一个个吃得酒足饭饱。

回目录

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