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19

US Democratic presidential candidate Hillary Clinton and US Republican presidential candidate Donald Trump shake hands at the end of the second presidential debate at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 Missouri, on October 9, 2016. / AFP / Tasos Katopodis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TASOS KATOPODIS/AFP/Getty Images)

美国总统大选第二轮电视辩论场景。(AFP)

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如火如荼,正进入投票前的最后阶段。远在北京的中共官方喉舌,诸如新华社、《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等,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评说美国大选,展开对美国民主制度污名化的大轰炸。限于篇幅,本文只解剖其中数例。

标题之一:“失望、失落、失信、失灵—美国民众缘何厌倦大选闹剧”(《人民日报》)

该文以“两位总统候选人都不太招人喜欢”为由,推出美国民众已经厌倦大选的结论。试问:如果美国民众当真厌倦了大选,何来超过一亿人观看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创下历史新高记录?另外,美国民众不仅可以用言论、而且可以用选票来表达对政客的不喜欢,对比之下,中国民众能否用言论、进而用选票来表达他们对领导人的不喜欢?

该文又以“主流媒体几乎一边倒地力挺克林顿”“但舆论的浪潮却又没能挡住特朗普的出线与崛起”来论证“原有的(美国民主)体制正在失灵”。然而,这恰恰是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制度下才能呈现的景观:当人们厌倦了体制内的政客,却可以支持一个体制外的新人来代表他们,挑战现有政治格局,角逐总统宝座。

而在中国,如果有体制外的人出来挑战现有政治格局,此人只有坐监狱的份,遑论成为候选人!且不说体制外的人,就连体制内的人,如果胆敢出来挑战现有政治格局,也只会被当作“野心家”和“阴谋家”而惨遭整肃,前有林彪、陈伯达等人,后有薄熙来、周永康等人,要么非正常死亡,要么把牢底坐穿。

美国政治体制的活力与中国政治体制的僵死,由此可见一斑。失信、失灵的,恰恰是中国政治制度;失望、失落的,与其说是美国选民,不如说是毫无安全感而动辄需要百万人安保的中共领导层。

说到“闹剧”,笔者早有论述:民主的常态是闹剧,闹剧的结局是喜剧;专制的常态是哑剧,哑剧的结局是悲剧。这个悲剧,甚至可能大到“千百万人头落地”,如前苏联和中国的毛泽东时代。

标题之二:“美大选再创底线新低度”(新华社)

该文以特朗普的“录音门”和克林顿的“电邮门”被炒作为由,推论出“党争无底线已然演变成道德无底线,”“令选民看到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所谓“录音门”,指的是,特朗普于十一年前在更衣室的一段不雅言谈,表现出对女性的不敬。如果说,特朗普的不雅言谈就是“道德无底线”,那么,中共高官流行的通奸与淫乱行动,是否还算道德有底线?那是更低还是最低?

所谓“电邮门”,指的是,克林顿曾误用个人邮箱处理公务。如果说,克林顿用错邮箱就是“道德无底线”,那么,中共领导层及其家族的集体腐败、大规模向外国转移钱财,是否还算道德有底线?那是更低还是最低?

时值大选,特朗普和克林顿的个人操守被拿到放大镜和显微镜下来让公众检视,恰恰说明,美国政治,道德有底线!

标题之三:“美式选举的比较优势看来真耗尽了”(《环球时报》)

原来,中共从来就承认美式选举具有比较优势,为何从来不对中国民众说明白?如今忽然说这个比较优势“看来真耗尽了”,那么,哪种选举更有比较优势?是朝鲜的劳动党“选举”?还是中共的人大“选举”?(前不久爆出辽宁省人大贿选案,该省619名省人大代表中,454人靠贿选上位;该省102名全国人大代表中,45人靠贿选上位。目前还只是爆出了辽宁省的贿选丑闻,其他省市又岂能幸免?)

标题之四:“大熔炉”要熄火,美国何去何从?(《环球时报》)

相比于党媒的其他文章,该文还算相对理性一些,模棱两可地说:“这些不一定都是坏消息,既可能是美国式民主的终结,也可能是美国真正民主化的开端。”该文声称:因为移民,“人口结构变化增加了美国民主政治的运行难度。”但又承认,“2008年,美国人选出了第一位非洲裔总统,少数族裔、尤其是非洲裔美国人的支持是奥巴马竞选成功的关键。”

明明说的是大熔炉在进一步形成,且承认,连少数族裔都能选出他们属意的人当总统,证明美国民主制度了不起,但标题却安了个“大熔炉要熄火”,明显文不对题。顺便问一句:在中国,有无可能推举藏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为国家元首?

中共喉舌的宣传,历来任意翻转。国内有事,“坏事变好事”,诸如沉船或火灾,趁机突出党和政府的“救援”和“恩情”;外国有事,“好事变坏事”,诸如示威或选举,借机塑造外国的“乱象”和“危机”,让中国人误以为:西方不好,只有中国好;民主制度不好,一党专政最好。

针对美国大选,中共喉舌竭尽造谣、贬低和污名化之能事,部分遭洗脑的中国人跟着起哄,煞有介事。其实,中共及其拥趸的表现,应验的,还是那两句老话:和尚听淫声,太监议房事。那些连选举权都没有的可怜的中国人,却纷纷妄议和嘲弄美国选举,在美国人看来,真该啼笑皆非;拿习近平的话来说,那可真是一伙“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

按照中共的逻辑,民主制度已经“濒临穷途末路”,美国倒应该效法中国的一党专政。比如,从此由民主党当家,长期执政。新总统的产生,无须再经由大选,而应该由现在的民主党高层内部商定,幕后搞定。作为反对派的共和党,应该取缔,其领导人和官员,都应该被视作“异议人士”,悉数投入监狱。

在民主党的一元化领导下,媒体姓党,军队姓党;大型企业国有化,也姓党,且由民主党高层的子女掌管;把巨大国家资产都放在这些民主党“太子党”手中,美国“各族人民都放心”,更不怕什么抗议、示威、颠覆。顺便说一句,既然是一党专制,美国领导人也就不要叫什么“总统”了,而改称“总书记”。

如此“革命”后的美国,将是何等状态、何等面目?不问普通人,只轻声地,问一句中共领导人及其家属,到那时,你们仍然愿意将你们的子女送来美国留学、居住或入籍吗?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