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万里先生已经辞世5年了。

这位无限热爱祖国江河,不畏权势的人物,应当成为中华民族的万世楷模。

黄万里先生是一位伟大的悲剧英雄,我十分景仰他。但世事变化太快,黄万里那种因反对修建水库而与最高统治者发生冲突的故事,于今已完全绝迹。如果他还活着,还要抗议滥建水库,会有人理他吗?大批判也许不会再发生了,但那不是由于文明,而是这政权变得更加野蛮,根本不屑于理会。

黄万里反对的两座大坝,一座是黄河三门峡,一座是长江三峡,虽然都是不尊重科学与知识的产物,但好歹是拿到“全国人大”上假模假式地举了一回手,报纸电台也向百姓多少有所交待。现在的事情变成了闷声发大财,兴建大型特大型水利工程,再也不需要人大批准,更不需要公开讨论,谁心黑手狠,谁能把主管官员贿赂住,谁就“上马”。即使黄万里再世,泣血痛陈,恐怕也不会再有谁愿意理会。

中国的问题早就是水库太多。半个多世纪以来,兴建了8万多座水库,占世界水库总数的一半。其结果呢,水旱灾害越来越频繁。过于密集的大小水库,不断造成江河断流,致使中国河流生态持续恶化。在大量水库的人为控制下,河流的自然水文性质被改变,水体稀释自净能力急剧下降。这又造成大量河流和水库成为毒河与毒库。不明晰水利工程利益集团的特殊利益,仅仅从知识与科学的角度来分析,你只能认为中国人都疯了。黄河已经年年断流,几乎快没水了,还在大建特建。长江流域已建4万多座水库了,还要建。据说在长江的主要支流汉江上还要建16座,而长江正源雅砻江上还要建20座。在国际河流湄公河的上游澜沧江还要建8座。看起来,不把中国残存的几条大河全都变成不能流动的臭水、死水,这些混帐利益集团是不会罢手的。

其实这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上工程,上大工程、特大工程,不过是一个抢钱的“局”。以水电工程为例:“圈水”的目的还在于“圈地”,地是公有的,只要打点好地方官吏,象征性的价格就圈到手,不圈白不圈。接下来就是“圈钱”,找几个无良专家学者拿钱搞定,胡乱写个“可行性报告”,再到银行里谈妥回扣,成百亿的人民币就“圈”出来了。百姓要反抗吗,开枪弹压便是,反正枪杆子在他们手里。有位大陆记者写了一篇比较真实的报道,说:“很多河流,从上游至下游,水电站一座接著一座。例如四川石棉县全长34公里的小水河已建成的和正在施工的水电站竟达17个,也就是说在小水河上平均每两公里就有一个水电站。”

这些新鲜事物,是我要告诉黄万里老先生的。在中国,现在已经不兴再讲什么道理,连样子也不要装了。在中国,水库已不是原来意义上的水库,而成了官商们的金库、银库和百姓们的血泪库。您的那个时代,是悲剧的时代。现在连悲剧都不是,纯然是闹剧和丑剧了。黄公生前有诗曰《哭长江三峡大坝开工》,现在您可就哭不过来了。

“尔曹身与名未裂,已废江河万古流!”

除了尽快结束这种抢劫性、毁灭性的土匪制度,中国的事,已不可为了。

2006年8月于华盛顿D.C.

──《观察》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