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再说陆离那天因为买军火而耽误了时间,等他第三天傍晚回到山上的时候,利贞已经被救走了。他大发雷霆,重重惩治了那些看守,又无可奈何,只好加紧装备他的队伍。他想即使有一天他的丑行瞒不住了,好歹手里还有挟制他人以自保的武器。他的四千精兵装备上了新的火枪,锋利的大刀、长矛等武器(有人问这是哪朝哪代的装备?问这话的,作者我建议您去开头看看。我已经说过了:这是一个荒谬的时代!何为荒谬?只有您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穿着崭新的统一的制服,士兵们个个盛气凌人,自觉比别人高出一头,又由他的心腹干将天天训练,天行山的其他老兵虽有怨言,也不敢公开表达。一些聪明的老兵看出势头不对,偷偷跑掉了一些,还有一些已经无家可归的,只得留在山上,过着谨小慎微的日子。

过了几日,翰飞和承宇也从外地回来了。广志连忙把利贞的事告诉他们,又说不知道是谁把利贞救走了。翰飞心情凝重,承宇则说打死他也不相信利贞是个妖女。三人心事重重,不知道天行山以后会怎么样。正在这个时候陆离派人请他们去他那里。
三人来到陆离气派的家里,只见陆离高居中间的席位,两旁已经分别放置了一排的桌椅,上面摆放着精美的食物和美酒。大部分席位上已经坐着陆离的心腹,挨着陆离有三个空席位。陆离看见他们,热情地招呼他们入席。三人依次序坐下了。
陆离说道:“兄弟们,前些日子为了利贞那个妖女,我可费劲了心思,什么都按着她的意思来,结果呢?竹篮打水一场空啊。没想到她竟然那样对我!以后再也不吃女人的亏了。”
“大哥,女人都是祸水,玩玩就行了,你就是太认真了。”他的一个心腹讨好地说。
“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啊。以后兄弟们该干啥干啥,再也不用看谁的脸色了。广志兄、翰飞兄、四弟,我还要给你们一个惊喜呢,你们肯定喜欢,尤其是四弟你,哈哈。来人呐,把她们叫进来。”
广志等人正面面相觑,从外面进来了大约一二十个年轻的美女,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衣裙飘飘如飞,一起进来向陆离施礼。
陆离说道:“先跳个舞给兄弟们助兴。”
乐队奏起了音乐,美女们和着乐声翩翩起舞。陆离和其他人齐声喝彩。
“我特意在子虚县城买回来的,给兄弟们解闷,她们个个能歌善舞,以后我们兄弟也做神仙了,哈哈——来,诸位,干杯!”
众人都举起了酒杯,广志等也默默喝掉了自己杯子里的酒。一曲终了,陆离命两个美女坐到他的两边,命其她美女也分别坐到众人身边。这样席上的人每人都有了一位或者两位美女,他们互相敬酒,搂着抱着,嘻嘻哈哈,闹的不亦乐乎。
广志一看有两个美女坐在他的身边,不禁脸红了,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看了看翰飞,翰飞似乎也很拘谨,只是默默地喝着酒,又看了看承宇,承宇倒是心满意足,搂着两个美女喂她们喝酒。两个美女看广志不是那轻浮之人,也就不敢放浪形骸,只是规规矩矩地替他斟酒。这样一来广志反倒不好意思了,也替她们斟了酒。广志默默喝了一会,朝翰飞使了眼色,两人一起告辞出去了。陆离见此非常不悦。

既然不用在利贞面前演戏了,陆离也就慢慢开始放纵起来,终日沉湎于酒色之中。又纵容他的士兵们在山上耀武扬威,打压异己,一言不合就把人抓进了牢里。原先的建筑陆离皆嫌碍眼,命令通通砸掉,尤其是轩原下令建的,更是片甲不留。天行山渐渐变成了荒山,到处一片残垣断瓦,只有陆离和他的心腹及他自己的士兵住在雄伟,崭新的建筑里。原来天行山的士兵开垦的土地现在也无人耕种了,长满了荒草。
广志深感痛心,私下劝过陆离,让他不要忘了天行山的大业,我们当初来天行山的初衷是什么?陆离嘴上答应,内心不以为然,心说:我在这有吃有喝,又有女人玩,没钱了派兄弟们下山抢一趟就有了,多痛快!什么大业啊,有鸟用?还有风险,丢了性命怎么办?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轻易出兵的。再说,当初我上山的时候你们谁把我放在眼里了?虽然兄弟相称,可是我明白你们都看不起我。现在我是大当家的了,谁要惹我不高兴,我就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从此他对广志更加不满了。

因为天行山没有粮食,士兵们免不了下山骚扰附近的农民,抢他们的粮食,有时候还会抓几个漂亮的小媳妇上山。这就惹得广志和翰飞勃然大怒,他们让陆离好好管教他的士兵,又说当初轩原在的时候可不是这样,他们跟山下的农民关系非常好,亲如一家。
“轩原,轩原!又是轩原!”陆离更加生气了。

这天,陆离又宴请他们,说道:“众位兄弟,我们四个原本关系很好,可是这半年来,你们也看到了,我的这几个新上山的兄弟为天行山出了大力了,要不是他们,就没有天行山的今天啊。我的意思,再添加我这三个兄弟做当家的,大家论资排辈。你们看呢?”
广志猛地一拍桌子,他忍无可忍了:那几个鼠辈,能跟他做兄弟吗?明显地,这是要排斥他们三个呀,他压住怒气,说道:“大当家的,你想收谁都行,有一件,我做不了当家的了,我还是做一个普通的兵吧。”
陆离心中狂喜,却装出吃惊的样子说:“广志兄弟,你是怎么了?你不满意我的安排吗?要是不满意你直接说。”
“不,不,我真做不了了,他们能干的事我干不了,就让我做一个兵吧,去做伙夫也行。”
陆离想了一会,说:“既然你坚持,我也不好忤逆你,先这样安排吧。”
广志站起来想走,翰飞说道:“等等。既然二哥都做了伙夫,我也跟二哥一起去吧。”
陆离冷笑一声,说道:“好,好!承宇你呢?你也要做伙夫吗?”
承宇说道:“我愿意跟着大当家的。”
“好,还是你识相。那你们俩搬去跟士兵们一起住吧。等等,你俩不能都做伙夫呀,翰飞去喂马吧。”
两人走出席位,经过承宇的时候,鄙夷地看他一眼。承宇故意把头扭向了另一边。

广志和翰飞搬到了士兵的屋子里,一个做了伙夫,一个喂马。没事的时候,广志跟翰飞一起聊天,他照样喝酒,翰飞喝茶。
“翰兄弟,你看出来了吗?我们都上当受骗了。”
“我当然看出来了,当初轩原大哥在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啊。”
“这些天我越想越害怕,简直惊出一身身冷汗。我们所有人都掉进了一个陷阱里,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局啊。受害的不仅仅是轩原兄弟,我们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我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我看天行山的大业要被毁掉了,我们和轩原大哥的心血全部被毁了——”
这时候,承宇偷偷进来了。
“二哥,三哥。”
“谁是你兄弟?你的兄弟都在前面那个气派的房子里吃喝玩乐呢。”翰飞冷笑着说。
“你们还真生我的气?我这是故意的,我留在他身边是为了取得他的信任,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真的?”翰飞说。
“谁信你?”广志瞪他一眼。
“你们是怎么了?我们多年的兄弟还不能信任吗?”
“你发现什么了?”翰飞问。
“我感觉很不对劲,但是我还没有发现什么证据。他对我很小心。”
广志哼了一句。
“但是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你们再猜不到。我的士兵在子虚县城发现了轩原大哥和扬波的身影。”
“真的假的?你骗人的吧?”广志和翰飞一齐问道。
“是真的,千真万确。你们知道我有几个士兵可跟了我好多年了,对我忠心耿耿,他们会认错人吗?他们跟了他俩一会,他俩很小心,很快就不见了。但是可以确定,他俩就在子虚县城。”
广志和翰飞互相看了看。
“你有什么想法?”广志问。
“你们俩下山去找他们呀!难道你们还真想在这里做伙夫什么的?我留在这里,有什么消息通知我,随时帮忙。”
广志和翰飞考虑了一下,翰飞说:“我觉得承宇说得对。”
“我先走了。你们决定好就下山吧,不用跟我说了,以免陆离发现。”
承宇说完就走了。广志和翰飞暗暗筹划,又叫来几个心腹老兵商议。

到了晚上,两人还没有休息,忽然跟着承宇的一个老兵进来了,把他们叫出去。
“二当家的,三当家的,”老兵似乎在哭泣。
“发生什么事了?”广志问。
“四当家的被陆离抓起来了。”
“因为什么事?”广志吃了一惊。
“下午不是还好好的吗?”翰飞问。
“我跟四当家的关系很好,他有什么事都跟我商量。晚饭时四当家的去陆离那里吃饭,吃完饭他回到住处,非常生气,他说陆离竟然要他趁着跟你们叙旧的时候毒杀你们,还给了他一种毒药,要他放在你们的杯子里。四当家的当时就拒绝了,陆离的脸色非常难看。四当家的回来没多久,就有好多陆离的士兵来抓他,说他想毒死陆离,给陆离倒的茶陆离没喝,陆离身边一个女人喝了,结果就死了——”
“现在呢?”
“可能已经关进牢里了。”老兵哭泣着说。

广志和翰飞赶紧去见陆离,陆离倒是同意见他们。
“你想把承宇怎么样?”广志问道。
“我能怎么样?杀人要偿命啊。再说,他想杀的是我,这就更加罪不可赦!”陆离平静地说。
“他为什么要杀你?没有道理啊。”翰飞压着怒气问。
“我怎么知道?等审问了以后就知道了。行刑的时候欢迎你们也来参观啊。”陆离恶毒地说。
“我们想见承宇一面,亲自问问他。”
“不行!我怎么知道是不是你们串通好的?说不定连你们都有份。刑场上见吧!”

广志和翰飞无法,回到屋子里,承宇的老兵哭着说:“我去见四当家的,看守不让我见。我听见里面传出他的惨叫声,他在被人毒打啊。你们快救救他吧!”
广志劝走了老兵,两人不约而同地说道:“劫狱!”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