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关于这个“抄袭”问题似乎激怒了公众。但我不禁要想,一百多年来,有几个人没有抄袭呢?先是“民主科学”抄袭了西方,再是布尔什维克抄袭了伟大的苏联,然后,现代主义、未来主义、存在主义、经验主义、自由主义、新左派,甚至连民族主义也都抄袭了别人。当我们有人奔走疾呼要创新的时候,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媒体良知用心良苦地劝戒大家,先要抄袭、模仿,然后渐入佳境,才有创造。可是,为什么这些天,曾经说过并曾经一直在抄袭和模仿中心安理得的人开始坐不住了,开始对一个乐队的抄袭行为口诛笔伐了呢?

往喜人的方面想,或者在涛哥要发扬创新精神的鼓呼下,我们忽然全民觉醒了?或者创新也在一夜之间受到利益的驱动成为万人空巷的群众运动?

为什么有人站出来说“我一个也不宽恕”,却没人想到,这会不会是创新?

为什么大炼钢铁、文化大革命,没人去想这里面有无创新?

为什么八个样板戏总是革命的,政治的,极左的,却不会是极新的呢?

为什么全球化就不是抄袭?

为什么扒了警察乐队配器的摇滚乐就不是抄袭?

为什么一个西藏的女高音飘在一团胡乱的电声鼻涕上的什么鼓就不是抄袭?

为什么按着博尔赫斯、海明威的结构填进去几个中国人名的小说就不是抄袭?

从吃的、用的、住的、日的、喷的、文化的、思想的、政治的、经济的,我们这一百年来,哪一点不是抄袭?哪一点是你自己的?

道德控诉一定是件很爽的事,而且全民控诉,蜂拥而上,墙倒众人推,历来是我国人民最爽的狂欢节。不特告诉我,说他在老挝监狱里见过一个病歪歪风一吹就倒的老人,可是有一天当监房里最壮的人被群殴的时候,他竟也拖着站不稳的身子上去踩人一脚。

这些天,某个电影导演倒了,某个乐队的歌谱被鉴定了,于是,呼啦啦地,人民们以永远正确的道德正义感终于关不住闸了。我在无数拳头和棍棒中,看见了不少那个站不稳的老监狱号子的身影。

抄袭有罪,这是公理。但抄袭的人民可不可以以从来没有抄袭过的伟大、勇敢、勤劳、智慧和清白的干净心理去棒打抄袭的抄袭呢?

如果自己抄袭了一百多年变得麻木了成了习惯了,固定为普遍道德了,相安无事了,那便无话可说;如果抄袭的人民讪笑蹩脚的抄袭和抄袭的抄袭,也可以作为笑话呵呵一乐就过去了;但抄袭的人民忽然在一夜之间忘记了自己以抄袭为赖以存活的空气阳光的事实,暴跳如雷地去痛打抄袭的抄袭,却不能不让人震惊瞠目!

一群没有道德廉耻的人,看见另几个比他弱的没有道德廉耻的人,便以道德廉耻感指责那弱的,甚至还摆出一付不让人活的架势——这事就有点过了。不过,我可以很自然地就猜到,我这番议论发出来肯定是无效的。因为,抄袭的人民会说,我这个是借鉴学习,而他那个是铁板钉钉的抄袭,张广天偷换概念。但何以见得力气大点的人、有学术背景和权力垫底的人抄袭起来就变成了借鉴,而小人物小乐队却定然是抄袭呢?

你是抄袭的,我抄你这抄来的。你发明了抄袭?你有专利权吗?

你们中间谁没犯过罪就可以拿石头击打这婊子。

有时我想,这群被殴的年轻人其实挺牛的,以抄袭的抄袭心安理得,难道不是对抄袭的人民最有力的反抗吗?谁说这不是本年度最伟大的happening呢?可惜的是,他们太没幽默感了,居然对抄袭的人民认真起来。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