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是今天中国大陆最稀缺的资源——这个判断显然是有争议的。不同偏好的人,选择肯定是不同的。一个国家主义情节严重的军事迷,也许认为超级航母才是最稀缺的,因为有了它,就可以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了。经济学家们也许认为今天最稀缺的资源是能源,是石油。而站在政治变迁的立场上,政治家稀缺的问题就凸显出来。

事实上,这种稀缺源于两个事实,一个是政治家角色的重要性。正如企业家对经济发展的贡献一样,政治家是政治资源配置的主体。在一个向民主化过度的社会,政治家是民主的助产婆。没有了政治家,民主化只能孕育却无法降生。另外一个事实是,在我们的公共视野里,几乎看不到现代政治家的身影。那些尖端的常规武器的存在可以给予一个军事迷某种安慰,经济学家们也可以忙着研究各种替代性能源的作用,但是政治家是没有替代品的,在现代政治中,一个满怀父爱主义的独裁者,一个精明的官僚政客,都不是政治家的有效替代品。而政治家缺席的直接后果是专制体制的肆虐,是政治僵局的延续。

应该承认,49年以后这片土地上失去了很多东西。比如有文字却没了文学家,有思想却没了思想家,有政治,也产生了政治狂人,政治阉人,却没有了政治家。原因其实也很直接,专制体制跟政治家是不兼容的。专制体制或者使政治人物变成暴政机器,或者用暴政机器把政治人物关入监狱。79年以后,政治松软,曾经出现过一些最接近现代意义的准政治家,但是后来暴政回潮,政治重新变得僵硬,政治人物流离失所,而公共舞台充斥着各色政治演员。

历史在继续,多少个春夏秋冬过后,我们发现今天的中国,极权主义已经退缩,自由的人性开展张扬,民主制度等待催生,这是个呼唤政治家的时代。

那么这些即将登场的政治家是什么样子呢?

在我看来,这些政治家首先是人,有人的味道,会说人话——这个最基本的要求自动就排除了如今活跃在屏幕前面的那些职业演员,因为看上去他们不太会象人那样正常的说话。既然是真实的人,他们就会犯错误,知识上的或者道德上的。面对这些错误,积极的反应也许是拍砖,而不是抡道德大棒。

其次,他们对政治的热爱将是发自内心的。对于政治,他们不再羞羞答答,他们将选择以政治为职业。当然,出于策略性的考虑,他们也许不会把底牌全部亮出,但是在历史性的政治关头,他们将不会选择放弃政治或者退出游戏。

对现代政治的理解将是另外一个必要条件。他们认同宪政民主,自由法治等现代政治的要件和基本价值,他们必须对权力保持敬畏,对权力来源保持谦卑。陈胜,吴广式的政治人物将被淘汰出局。

他们还将拥有充分的政治运作技巧,积累和配置有限的政治资源,在特定的时候,以蛇吞象,向专制体制发出收购要约。

请原谅,我这里用了一种将来时态的文字描述。这种描述意味着游戏的一个开放状态。也就是说,成为政治家的通道是开放的。那种通过血缘传承,或者密室交割的政治游戏就显得过时了,而任何“口含天宪”式的自我加冕方式将沦为笑柄。

这种开放通道最大的特点就是竞争,为资源而竞争,为理念而竞争,为认同而竞争。吊诡的是,在这个竞争过程中,原来掌握专制体系的那些庸俗政客,如果把握机会,脱胎换骨,完全有可能获得先机,转身成为现代政治家。在这里,游戏也向过去开放。

上面的描述当然还忽略了政治家的多样性。未来不仅产生成功的政治家,也产生失败的政治家——他们都将是政治变迁过程不可缺少的部分;未来不仅需要很多关注全国性事务的的政治家,还需要数量众多的以地方事务为主要取向的政治家。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天大陆的图景也许并不那么黯淡,政治不再是铁板一块,大量的政治人物等待登场。而在中国基层选举的背景下,有一大批通过竞选,获得一张张选票而成功当选的村长们,看上去越来越有地方政治家的样子。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生成昭示着未来政治家的必要路径,这是一条竞争和选票铺就的道路。

那些不愿放弃自由的人们,现在就开始上路吧!

2006年8月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