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今中国大陆,买官本不稀奇,诸多买官的案例见于报端,人们好象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一种本不正常的社会现象一旦成为常态性的现象,那么,这个社会就很成问题了,这正如一个人经常生病一样,这个人就是一个不正常的不健康人了。

今天读报,却读到一例很不一般的买官案例,之所以说此案不一般,是因为此案离奇古怪,最终竟演化出几个刑事案件来。

此例买官案的大致情形是这样的:原河南省许昌县蒋官池镇党委书记甲光军(化名)官为正科级,为了完成从正科向副处官职的晋升,花钱托人买官。一般人们买官总是在官场内部运作,甲书记买官则从社会上着手。甲书记的同乡好友周民在2003年11月认识了一个北京人唐宝立,唐自称其叔叔为“中央领导”。唐并向周民介绍了郑章德、王培丽夫妇,唐称郑为河南省建设厅的党委书记,而其妻王培丽为河南省主要领导人的侄女。2004年9月,在周民的协助引见下,我们的甲书记在郑州市与唐宝立、郑章德等人见了面。偑挂在郑胸前的一枚标有“建设厅党委书记”字样的胸卡使我们的甲书记对郑的身分深信不疑。

2005年2月,唐宝立答应通过“郑书记”帮甲书记调到河南省建设厅任宣教处副处长(副处级),但唐提出需要一定的费用。当天,甲书记就亲手交给唐现金20万元。唐给甲打的收条是经过了“技术处理”

的,收条上载明的是收到货款20万无,货到两清。显然,这里的货是官位,官位成了可以买卖自由交换的商品。三天后,应唐的要求,甲的妻子又给唐汇去十万元。随后,郑章德夫妇以办理调动为名向甲书记索要了办事经费35万元。至此,甲书记为了完成他晋升的心愿,已经花费65万元巨款。

一般说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或者办事,但这一切古训在此案中失效了。我们的甲书记花费了大量资金却没有换来他所想得到的东西。2005年4月25日,甲书记接到郑交给他的一纸“行政工作调动令”,此调令上盖有“河南省建设厅”的公章,似乎是真的公文,此公文上清楚地写着“甲光军同志被调至河南省建设厅任宣教处副处长”,可是甲书记出于多年从政经验觉得工作调动光有行政调令是不行的,还得必须有组织调令。在中国凡官员的升迁、调动,没有共产党内部的组织调令是不行的。可是二个月过去了,那组织调令却仍然没有来。我们的甲书记感到有些不妙,上当受骗的感觉产生了。

2005年6月11日,甲对唐、郑二人表示:事情不办了,退钱。那意思是说,买卖不做了,官儿不买了,拉倒。可是又是三个月过去了,甲书记没能要回他的钱,而郑“党委书记”以及他的妻子却从此失了“人影”。甲书记焦急沮丧之余,令其友周民、妻哥阎运刚到处寻找郑夫妇下落。结果,他们通过郑的上学的女儿找到了郑妻王培丽。在郑租住房里,周民、阎运刚及唐宝立等三人对郑妻女进行了非法拘禁。王培丽母女俩被限制自由达五天之久,并且,周等人还对王培丽实施了殴打、火烧等酷刑。后王培丽借口外出找钱还钱为由向警方报了警。

据警方调查,郑章德、王培丽夫妇系河南周口人,无业。警方所作的诸多犯罪嫌疑人与证人的笔录等证据圴显示甲书记被骗的65五万元巨款系用于甲的“工作调动”(也就是买官),但我们的甲书记矢口否认这一点。在甲书记对记者的回答中甲书记认为被骗的65万元巨款系工程款而绝非买官款。办理此案的警官表示将于近期内向许昌市纪委等部门通报此事。在此之前,我们的甲书记没能调到省建设厅去当副处长,但却调到了许昌县的林业局担任局党委书记(与其原担任的镇党委书记平级),主持林业局全面工作。官未升成,钱复失去,这可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现在事情是被披露出来了,但相关事实还有待进一步得到证实。

此案是由大陆出版的《民主与法制时报》首发披露的,而由多家报纸转载。本文的笔者是从南京8月28日出版的《现代快报》要闻版上读到这则新闻的。从二家颇有影响的报纸信誉来看,上述离奇的因买官被骗巨款之事应是可信的。

从此事件中我们足以透视式地看到中国当今社会的官场腐败现象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如果不是花钱可以买到官职买到晋升的社会现实,我们可怜的甲书记也不会花那么大的一笔钱去托人买官。如果我们的官员任用不是取决于上级官员的个人意志,而是取决于国家的法律,我们的甲书记就决不会去相信什么“建设厅党委书记”(随便说一句,这位甲书记也是一个缺少常识、应有的警惕性与谨慎心的人,其实他只要去了解一下河南省建设厅有没有郑姓的厅长就行了)会直接帮他搞定他晋升之事。

说实话,错只错在我们仍然不够民主不够公开透明的干部人事制度,错只错在我们的国家社会没有合理公正的官员任用与升迁制度。正确的制度不能确立,荒谬的做法就会盛行。

本案中的甲书记花钱买官当属于昝由自取,其巨大的金钱损失无法挽回,其所拥有的巨额财产亦已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犯罪嫌疑,其花钱买官的行为已经违反中国共产党制定的纪律与道德规范,严重损害了共产党及其政权的声誉,对此,当由这位既愚蠢可笑又可悲可怜的人自行承担其应当承担的政治、法律与经济责任。

我唯愿此类花钱买官做的社会丑恶现象──中国千年封建社会遗传下来的官场恶习从此销声匿迹,不再危害我们的社会与我们的精神。我也从此无须再作这样的文章来让人们不能不发出一声不无忧虑之意的叹息。

民主论坛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