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的今天,慈禧太后和满清王朝开始忙乎“预备立宪”,至少表面上要学习先进国家的政治制度,一道“仿行宪政”的上谕曾激动过这个暮气沉沉的民族,代表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的商界、学界、报界一片欢腾,热烈庆祝这个盛大的节日。

往事如烟,在发黄、翻卷的史册里,人们差不多已忘记了这不显眼的一页。不过,还是有人记着。前天,就有一个对历史有兴趣的记者给我打电话,说他想在他们报纸要做一个专题,纪念晚清“预备立宪”一百年,他一共提了7个问题,其中一个是“预备立宪”加速还是延缓了清政府的灭亡?我说,这个问题不能简单地看,“预备立宪”本身是顺乎国内民心所向、适应国际进步潮流的,由于当时清廷立宪的步子太缓慢,跟不上社会的要求,加上朝廷上下实在是腐败透了,所以导致沉船。但即使不搞“预备立宪”,清王朝一样要完蛋,甚至有可能跨得更快。其他问题,我也一一作了认真的回答,而且他还约我写了一篇评论。原定今天刊出,结果,文章被毙了,采访稿也未能刊出。

呜呼,这就是我们的现实世界,不用说“仿行宪政”的举动连影子都没有,就是“宪政”这个词本身据说也成了敏感词,不准提,不能提,尽可能的回避,连谈历史也是禁区重重。一整个持续高温的炎夏,到处传来的都是令人不安的消息,“超男”控制的权力舞台上,我们看不到任何透露一点光明的迹象,没有时间表,没有“庄严的承诺”,有的只是暧昧的、遮羞式的表演。如果说,一部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监督法”似乎带来了一点小小的安慰,人们更多的疑问是——人大的“橡皮图章”能因此变成“钢铁图章”吗?用不了多久答案就会浮出水面。

面对“三农”问题、教育问题、医疗收费、环境保护、生产安全、社会保障、拆迁征地、刑讯逼供、超期羁押、错案冤案、司法不公……这些山一般高、海一样深的问题背后都可以看到没有约束的权力在兴风作浪,从无法可依到有法不依,乃至玩弄法律的字句于股掌之上,君不见小小的太石村村民欲依法罢免村委会而不得,君不见影响广泛的“黄静案”最终等来的又是什么样的审判结果。

在我们这块土地上,权力,无论是行政的、司法的,无论是哪个层次、级别的,都可以无限膨胀,它有自己的意志,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惯性,一旦面对权力,正义、公平、人权、法制、理性、民意……一切的一切立马都粉末化。呜呼,这个世上还有什么能与权力抗衡?依靠人大“监督法”,能吗?更何况,没有新闻舆论的监督,写在纸上的“监督法”轻飘飘,浮在半空,它真能踩住权力的手吗?这个问号写在天空,也写在每个正常思维的国人心中。

不能否认,与“和尚打伞”相比,有法总比无法好,哪怕执行不了或不执行,法的存在也算是一个时代的装饰,如同权杖上的花环。然而,这条路还能走多远?毕竟一百年前,连慈禧太后都知道要顺应民心,搞“预备立宪”了。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