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中国人口多,是难以发展的理由吗?

许多国家的经验证明:人口多,幷非不利经济发展;人口少,反而可能限制经济发展。比如,当年的西德与东德(人口:前者为后者3.5倍),如今的南韩与北韩(人口:前者为后者2.5倍),经济差距悬殊,不仅在于西德和南韩的制度优越,也在于他们的人口优势。美国与加拿大(人口:前者为后者10倍),香港与澳门(人口:前者为后者15倍)等,在同等的环境条件下,反而都因人口多寡,形成经济强弱的对比。

世界经济的前三甲,都不是人口稀少之国:美国人口密度适中,日本和德国则均属人口稠密(稠密度超过中国)。

近十几年来,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人口大国,中国和印度,经济有所起色。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人口。人口多,劳动力廉价,成为这两个人口大国“经济崛起”的关键。在中国,东部比较发达,西部相对落后,形成东西部差距,其实也源于人口的差距。东部人口多而稠密,西部人口少而稀薄(四川省例外,故为西部最发达的身份)。西藏人口极少和极稀薄,也是发展滞后的原因之一。

所有这些,都证明,人口多,幷非不利于经济发展。以人口多作为“难以发展”和“慢慢来”的理由,是无能的或腐败的当权者推卸责任的藉口。

2,中国人口多,就不适合搞民主吗?

世界上许多民主国家,都是人口多而稠密的,如印度、日本、德国、韩国、印尼、巴西,等等。仅以印度和中国对比:印度人口10亿,中国人口13亿;印度国土面积,仅为中国的三分之一,其人口稠密度远远大于中国。

印度人口众多而稠密,宗教流派林林总总,社会极为复杂,如果没有民主制度,多少矛盾与冲突都难以想像,也难以化解。虽然印度经济曾经发展稍慢,但社会相对和谐。正是在政治民主和社会和谐的基础上,今天的印度,经济开始起飞,前景不可估量。

二次大战前,严格说来,世界上以公开选举和新闻自由为主要标志的民主国家,祇有两个:美国和英国。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民主国家发展到102个,占全球国家总数三分之二以上。在这些民主国家中,既有人口多的,也有人口少的。事实证明,人口多寡,从未构成是否适合“搞民主”的标准。

3,中国人素质差吗?

中国拥有五千年文明史,在这个历史长河的大多数时期,无论在文化、经济、政治、科技等领域,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中华民族智慧、勤劳、善良,坚韧,创造了独特而灿烂的东方文化,傲于世界。以这样巨大的创造力和文化影响力,中华民族不可能是一个劣等民族,中国人民的素质也不可能低于任何其他民族。

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共执政,作恶多端,倒行逆施,每每与世界文明潮流背道而驰。中国社会、经济、文化、文物、环境等,为之遭受毁灭性破坏,中国与文明世界差距急剧拉大。与此同时,因为中共蓄意贬低纲常伦理,践踏传统美德,导致中国人道德水准严重滑坡。由此造成“中国人素质差”的错觉。而每当国内外有民主改革的呼声,中共及其御用文人就暗示:中国人素质太差,不适合“搞民主”。纵观全世界,除了中国大陆,华人集中的国家和地区还包括台湾、香港、澳门、新加坡。这些地区,经济均高度发达;台湾拥有高度民主;香港享有高度自由;澳门和新加坡,也具有一定程度的民主和自由。没有人怀疑,在这些地区,华人的素质会逊色于任何其他民族。

指责或暗示中国人素质差,幷由此推论中国人不配享受民主,是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和歧视。当印度、泰国、菲律宾、印尼、柬埔寨、阿富汗、格鲁吉亚、海地、尼日利亚等各大洲各国的人民,都能够心情舒畅地享受自由和有序展现民主程式的今天,中国人没有理由沦为例外。

4,西方民主是否适用于中国?

有人习惯于区分“自由主义”和“共产主义”,习惯于比较“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最鲜明、最有意义的区分和比较,还是民主与专制。有人又把民主与专制,区分为西方的和东方的。中共就以“西方民主不适用中国”为由,拒绝民主。尽管中共本身就从西方抄来“马克思主义”。

其实,专制的意义很单纯,就是当权者独断独行,镇压和迫害异己。民主的意义也很单纯,就是人人享有自由与平等,公众对当权者构成监督和制衡。所以,无论专制还是民主,都无所谓东西方之分。

以公开议政、自由选举、新闻自由、司法独立为主要标志的民主形式,尽管近代首先诞生于西方,但就民主思潮而论,在古老东方也自有其发源。大约两千年前,中国先贤孟子就立论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其实就是最原始的民主思想之一。

如今,民主不仅在西方成为现实,也在东方成为现实。甚至在一些宗教和文化极不相同的国度成为现实,比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近代世界历史证明,民主适用于西方,也适用于东方,适用于大多数民族与国家。必然地,也适用于中国。

5,民主意味着动乱吗?

恰恰相反。大量统计显示,经济成功和长治久安的国家,大多是民主国家;经济贫困和动乱不止的国家,大多是专制国家。政治民主,与经济成功和社会稳定,相互促进,相辅相成。另一项统计显示:区域性冲突和世界大战,往往由专制国家挑起。可见,民主政治,不仅有利于本国稳定,也有利于世界和平。

道理很简单,民主国家重法治,专制国家重人治。民主与法治相辅相成,专制与人治密不可分。在民主国家,公民权利受到高度保护,公民对他人和社会权利的尊重,也受到高度规范。在专制国家,公民权利不受保护,公民对他人和社会权利也没有尊重的习惯。人民权利轻易遭当权者践踏,人与人之间、人民与政府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也很容易相互冒犯。动乱和冲突便容易发生。

比较中国和印度,最能说明问题。半个多世纪以来,印度实行多党民主制度,中国保持一党专制体制。印度因而避免了那些发生在中国的种种惨祸:印度没有出现诸如中国“大跃进”似的胡搞瞎闹;印度没有发生诸如中国因经济崩溃而饿死数千万人的惨剧;印度没有上演诸如中国“文革”大规模破坏文化文物、摧毁经济教育、彼此羞辱仇杀的丑剧;印度没有酿出诸如中国“六四”般的大屠杀;印度没有发生诸如中共当局对法轮功信众的群体灭绝……

这一切都是因为,印度拥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民主选举、和司法独立,及其所有对权力构成监督与制衡的社会机制。事实证明,正是这类透明的社会机制,能够有效缓解矛盾、化解冲突、平衡利益,从而保持社会稳定。

北京之春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