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人人有讲话的权利。碰上与权力机构打交道,你讲得有理无理,都有人听,无理,他们将作解释,如果有理,他们也听,假如涉及到结论性的问题,他们会改变结论收回成命,不管他是哪一级机关,哪一级官吏。这一点,我是从生活小事上体会到的。

那是一九九二年春,一个星期日的清晨。我带女儿和她的两个英文班同学开车去ST. Kilda海边B,B,Q.那时候,我刚拿到驾驶证,第一次自己开车出“远”门,心情紧张又缺乏经验,以为车要开很久,大清早就出发,到海边才十点,冷清清的几乎没人。停好车,买好泊车票,提着大兜小筐烧烤去了。玩到下午三点,四个人心满意足往回走,发现车窗上贴了一张二十五元的罚款单。

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其余的车都把买的泊车票展示在前窗内,查票的隔着玻璃就可看见,我真笨,想不出该咋办,把票揣在裤兜里走了。拿着罚款单,我说我要解释,不是没买票,只是不懂票该放在哪里。女儿的一位同学说,不行,人家可以认为你是地上拣的。另一个同学说,罚款单已经开了,他们不会改。女儿大眼晴瞪着我不知怎么办好。

我倒要试试澳洲听不听人讲话,是不是也会“为了国家利益”强词夺理。回家后,我用幼儿园孩子的英语作文水平,写信给路政局。我说我是P 牌刚买车,那天清晨我把车停在海边,买了停车票放在口袋里,离开了。买票的时候除了我的女儿,还有她两个同学在场。我写下了她俩的姓名、住址、电话,还附进了那张并非拣来的票。信的最后我说,希望你们考虑实情取消罚款,我将十分感谢。

不到十天,收到路政局通知,取消罚款,还说什么如有不服,请联系何处何处等。

第二件事发生在三年半以后。

那时,我辞了全厂最好的一个工──有人说只差一把椅子了,打算开始写书。本想不领失业金,自己投点资“坐收渔利”,就既不耽心生活来源,又有时间静下来做我的事。九个月后,我的计划失败,只得去领失业金。

十一个月后,我嫁了人,就是现在的老公伊恩。他的工资水平使我失去领失业金的资格,娶我就意味着他要养我和我的女儿。我写信通知福利部,某月某日我结婚了,丈夫的工资是多少多少并附上伊恩的工资单。

失业金通常是两周发一次,直接进入本人账户。圣诞节长假,他们把四周的钱提前一起发了。我是圣诞前几天结的婚,结婚后的失业金,他们应该从我的账上扣回去。

很快,我发现福利部多扣了我近三百块钱,结婚前的,他们也扣回去了。那,我就不服气了!

我告诉伊恩福利部多扣钱的事,老公说,算了,何必找麻烦,就两三百块而已。不行,我要打电话投诉。

当时我和老公刚买了个生意,我是新手,一切从零学起,整日手忙脚乱,打电话一定要另一个人也在店里,否则,顾客来了无法兼顾。老公虽然不支持我,但我犟着要向福利部讨个说法,打电话时他留下接待客人。都知道,打政府机关电话是需要耐心的,一长串的号码你得听清作出正确的选择,摁了你要的号码后听一段长音乐,才有人同你说话。打了许多次,生了不少气,还是没结果,我打到了Box Hill 总部,讲了事情的经过,讲了我的理由。她叫我等。

我已无耐心再等。口头英文我勉强能应付,一直害怕写,一写,我的英文就露马脚了,但这一次,我不得不写信,只有写信才把问题说得清楚。

我说,你们多扣回去两三百块钱不是小数,但我争的不是钱而是理。诚实地讲,结婚前,有人劝我,何必办正式手续,同居就行了,也不要通知他们,这么大的岁数,谁知道你已经不是单身,继续拿钱不是很好吗?事实上,如果我不正式结婚,过十三天满五十五岁,那就直接拿单身女人补助金到老死,不必再每两周填一次表那么麻烦了。但我不愿意这样,我要做个诚实人。

信里,我打了个比方,假如那天,我不是结了婚而是找到个工作,难道你们要把我找到工作前的失业金也扣回去吗?我和伊恩结了婚,难道你们认为结婚以前,他也有责任抚养我和我的女儿?

我寄上了结婚证的复印件,上面的日期同我第一次写信告诉他们的完全一致。最后我说,你们这样对我是错误的,实际是在奖励欺骗,惩罚诚实,应该把多扣的钱退还我。

很快,那些多扣的钱又回到了我的账上。来信的后面也说,如有不服,请联系何处何处等。

后来,又遇上数起此类小事,包括我女儿。我认为如果他们弄错了,或者即使他们没有弄错,但你事出有因,都应当把理由讲出来,通常他们都听,只要理能服人,你的伸诉都能得到妥当的处理。女儿一次一百元车票罚款就是这样,看来她是罚定了,很沮丧,但她真的买了三次concession卡都没买到,我鼓励她写信据实陈诉,后来也得免罚。当然,因为某些原因,有理也可能碰钉子,那么“如有不服,请联系何处何处”就起作用了。就是说,如果你的确有理而且经得起调查,你可以再往上告。不过有时候,太费事费心,想得个清静就放弃了,这也未尝不可,只要是自己的决定。

关键是,澳洲是个讲理的国家,出了事,有理由最好说出来,不说,没人知道,你受了委屈难过,他们还以为他们是对的哩。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