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美学曾经深深地切入国人的生活中,如同今天的经济学一般,成为一个时代的显学,从朱光潜、宗白华到李泽厚、高尔泰,那些美学家的名字和他们的著作都是读者所熟悉的。那个时候,美学似乎不是一门处于学院高墙之内、少数人摩挲把玩的学问,而是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许多重要的社会话题也要借美学来表达,有关美学的争论持续不衰,“美学热”激动过许多包括我在内的年轻人。80年代末以来,“美学热”逐渐退潮,退回到大学讲坛、研究机构,进入90年代以后,美学已完全失去现实的关怀,成为与当下生活无关的一门抽象学科,可以说,美学淡出我们的视野久矣。

前些天,偶尔见到一本《肆虐的狂欢——传媒美学谈》,初一翻,竟然发现这本讨论传媒美学的专书,对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广告、电视、明星、超女、芙蓉姐姐、网络流行歌曲……都在美学层面作出了毫不隐讳的批判,我突然意识到,即使在“美学热”早已冷却的今天,美学一样可以直面生活,只是很多专业人士刻意回避生活,把自己从活的现实中抽出身来,将美学引向概念化、翻译化的路上,离普通人越来越远,离生活本身越来越远。

当然,从专业角度看,《肆虐的狂欢》也许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美学著作,但是,我从中读出了吴志翔对生活的敏感,对当下急剧变动的社会的敏感,对一个失去统一审美标准的过渡时代的敏感。他的目光穿过林林总总的浮华纷乱的表象,穿过尘俗躁动不安的喧嚣,他为美的不断流失而忧心,他为一个以丑为美的“审丑狂欢”时代而不安,他处处提醒世人警惕美在生活中的退场。他是一个对美有着纤细的把握、感悟的人,他对娱乐时代的传媒有着清醒的认识,目睹美的沦陷,作为一个以美学为专业的知识人,他有一种内心之痛,他要把这种痛表达出来。

让我纤细的双足
紧趴着脚下
最后一寸流失的土地

翻读《肆虐的狂欢》时,我脑子里不时地闪现出这几句诗,那是一个诗人朋友80年代末的歌唱。今天,在我们这里,对大自然、对人类创造的一切文学、艺术的审美体验,对美的真实感知正在遭到全面的瓦解、颠覆,我们逐渐远离了星星和月亮,远离了日升日落,潮汐的起伏,远离了那些杰出的人类之子曾经创造的最美好的东西,只剩下功利主义的感官要求。

如果说人性本身兼有动物性和神性,神性的存在使人类有了良知,有了精神方面的超越,有了艺术、文学、思想、宗教的追求与创造,那么现在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就是动物性的一面,神性日渐萎缩,甚至被很多人所唾弃和嘲弄。无论“芙蓉姐姐”还是“超级女生”,她们不过是恰好生在这个“传媒娱乐化,八卦最大化”的时代罢了。尽管如此,美学还是要对这些问题作出回答,美就是美,不容扭曲,不容亵渎。美学的出路只能是直面生活,而不是背离生活。

《肆虐的狂欢》,吴志翔著,武汉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17.00元。

首发南方都市报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