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15日北京时间13点,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在西安家中安静地去世,享年79岁。

林牧生前是坚定的反专制反独裁反共战士,他深刻地看透了共产党政权反人民反真理反自由的本质,所以他冒着失去自由的巨大代价,忍受长达十二年半的各种残酷迫害,以及政治迫害,包括两次入狱,两次开除党籍,多次自杀,九年劳动改造,仍然坚持呼唤民主和自由,刚正不阿,直言不讳,有胆有识,是一位不事伪饰、性情率真的难能可贵的真正共和国公民,他一生以自己的思想剑锋直指一党专政制度,其大无畏精神,可以让在共产党体制的每一个成员都会感到惭愧、羞耻和不如。这位可敬的老人,虽为崇尚自由民主、服膺普世价值付出一生的代价,但他历经九死一生犹未悔也,直到临去世前陕西监控他的有关部门还加紧监控,为他所不屑。

林牧先生走了,更多的朋友来了,最近几天,全国各地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已经为林牧先生呼吁,发唁电,组织哀悼,同时更要很好地向先生学习,并继续他未竞的民主大业。

林牧先生的经历,正应了《圣经》里的一句真理,耶稣说,“一粒麦子若不落到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的子粒。”(约翰福音12:24)是的,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就不能结出许多的子粒来。同样,一粒麦子若不碾碎,仍旧是一粒,就做不出饼。一挂葡萄没榨过,就没有酒。我们通过耶稣基督的话语可以明白,林牧先生就是一粒落进低地里的麦子,他身后的我们,每个人也都要做一粒麦子,做一粒落在地里的麦子,我们的身后也将有更多更多落进地里的麦子,结出许多子粒的麦子,做出许多的饼,酿出许多的酒……

耶稣的降世、受苦、受死与复活,带给世人得救与永生的盼望。因为他是惟一的“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他,没有人能到上帝那里去。

现在的中国,更需要这样的“道路、真理、生命”,人们要有爱弟兄的心,还要有爱众人的心。人人呼唤真理,接近真理,向死而生,就会在真理的大爱之中。

林牧先生一生追求普世价值,正是一粒这样结出许多子粒的麦子,他身后,还有更多更多结出许多子粒的麦子。

正如民主先辈许良英、王来棣、丁子霖、蒋培坤、江棋生等先生在悼念林牧先生的唁电所称赞的的那样,“我们不能忘记,正是在林牧先生的提议下,中国知识分子发出了1995年的《宽容呼吁书》。我们不能忘记,正是出于对中国大陆和平演进与推展公民自由运动的思考,林牧先生签署了1998年的《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和《社会公正与公民权利宣言》。”

只有林牧先生的言行一致和诚实之举,才是称得上“生的伟大,死的荣耀”,而那些所谓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比如毛泽东、邓小平等迷恋暴力主义者,只是一生弄权,强奸民意,暗箱操作,党政不分,垄断国家政权,他们生的时候似乎很荣耀,但死后肯定要臭名昭著。

1959年庐山会议时,林牧曾任陕西省委第一书记张德生秘书、省委副秘书长,他曾撰文《庐山会议补遗》以真相来批评中共“第一把手挂帅”的政治危害,他提到:当时西北组一位省委书记检讨自己在“共产风”和“虚夸风”中所犯的错误。彭德怀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身份承担责任说:“问题发生在下面,主要责任在中央。我们这些政治局委员都有责任,包括毛泽东同志在内。”这句话,后来成为彭“指名攻击毛主席”的铁证——这正是中共最大的“第一把手挂帅”导致的恶果。

后来,胡耀邦担任中共陕西省委第一书记,林牧曾任胡的秘书,他于1965年以中共陕西省委副秘书长身分,参加胡耀邦在陕西发起的“解放思想、解放人,放宽政策搞活经济”的超前改革,没想到由于“中共最大的第一把手毛泽东作怪”,超前改革不可能成功,只能失败,他本人受到长达12年的政治迫害,九死一生。期间两度入狱、两次被开除党籍、8年劳改。

1989年5月,对着民主自由有着坚定信念和先见之明的林牧先生,在北京参加和支持学生民主运动,“6.4”后第三次被开除党籍,从此不再担任任何行政和学术职务。

林牧先生生于1927年10月,浙江义乌人,生前公开发表思想、言论、纪实、杂文与诗词约50万字,所主编的《中国风俗》丛书凡30卷,先后在西安、台北出版。

林牧先生一生不放弃对真理的追求,源自他对真理有着永远坚定的信念,虽然中共依然是“问题发生在下面,根子主要在上面”不动摇,但随着林牧先生子粒的增多,民主自由的子粒终能爆发出巨大的力量,让文明之光荣耀全球,人人得着“道路、真理、生命”。

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