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宜三:旧公案:“三个代表”思想的知识产权属于林彪同志

Share on Google+

“主题:不著名的党史不专家武宜三先生折石仲泉同志”著名党史专家“招牌”

头上有“著名党史专家”桂冠、僭踞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的石仲泉同志曾应《人民网》“强国论坛”邀请与网友就“三个代表”话题进行了交流,据说反响热烈云云。

石仲泉说:“三个代表”思想是我们党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的发展,也可以说是一次伟大的理论创新。“三个代表”思想既可以说是党的领导集体的智慧结晶,同时总书记作为党的第一把手那种特殊的地位又对这个理论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完全是胡说八道,这个所谓“著名党史专家”、霸着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这个金茅坑的石仲泉,在我这个“不著名党史不专家”看来,实在不过是一个不读书、不看报的学阀;同时又是除了拍马之外什么学问也没有的马屁精。

众所周知,“三个代表”思想是林彪同志的天才创造,林彪同志才是“三个代表”思想最早的表述者。然而石仲泉却罔顾历史事实而把它安在江泽民头上,妄言“三个代表”思想是江对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继承和发展。

请看一九七O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身为副统帅的林彪同志在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开幕式上是怎么讲的?林彪同志说:“中国革命,半个世纪的历史都証明,只有毛主席代表了最正确的方向,代表历史发展的要求,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关于林彪这个讲话早已公开流传,不是什么党国机密了。最近出版的舒云《林彪事件完整调查》有全文实录,这段话见该书第六十二页。

再看看江泽民又怎么讲?江泽民说:“我们党始终成为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忠实代表”。这不是与林彪同志异口同曲、上下床同梦吗?

与其如石仲泉所说,“‘三个代表’思想是我们党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的发展”,倒不如说“三个代表”思想是对林彪同志思想的复活。与其说“三个代表”思想是党的领导集体的智慧结晶,同时总书记作为党的第一把手那种特殊的地位又对这个理论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倒不如说这是江泽民一伙对林彪“卓越的贡献”的剽窃。

如果说江泽民是中国职位最高的学术剽窃者的话,石仲泉就是这宗规模最大、情节最恶劣、手段最卑鄙、影响最坏的学术腐败案的帮凶。当然,这也没啥子奇怪的。因为剽窃他人劳动成果,覇占他人知识产权,是中国共产党八十年多来的优良传统,毛泽东、邓小平都做得很出色。

例如有名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十六字诀,是朱德总结出来的游击战术,可是却记到了毛泽东的帐上;李普《朱德的扁担之外》一文说得很清楚,聂荣臻在1986年写的纪念朱德百岁冥寿的文章中也说这是朱德摸索出来的。再如,钱竹伟《廖承志传》披露:被当作邓小平伟大发明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变”,都是廖承志首先提出来的;原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秘书长兼台湾事务部长黄文放就证实:“没有廖承志,‘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样的决策是提不出来的。甚至‘一国两制’也不见得就能提出来。”(《解读北京新思维》)

再再如,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就是林彪“四个念念不忘”的翻版。请比较一下邓小平“第一,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第二,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第三,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第四,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林彪同志“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无产阶级专政,念念不忘突出政治,念念不忘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到底有什么区别?

当然,最无耻的还是毛太祖、邓太宗、江太上都在南书房诸章京和秉笔太监们的心血结晶上印上自己的名字,再当作自己的思想,然后印成了《选集》、《文集》之类来骗取稿费,最后把几个亿的民脂民膏装进了自己的腰包。

王元化先生说:“我们对卢梭的研究还没有达到当年张奚若的水平。如今肯像张奚若那样,在学问上下功夫的人实在太少了。”(智效民:《往事知多少》,云南人民出版社)我虽然不是什么“在学问上下功夫的人”,但我可以不谦虚地说:石仲泉这个“著名党史专家”对中共党史的研究,还没有达到我这个“不著名的党史不专家”的水平。

不为别的,一个丧失良知、曲学阿世、希旨钓恩的奴才能“研究”得出什么鸟学问来?!

28OCT2006于流浮山不专家书房

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96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