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绿皮火车的,都是短途乘客,最适合我这样的话痨,基本上每走100公里,都可以把故事重复一遍。没出过远门的人们,见我一脸沧桑,虽对故事将信将疑,但很难找出破绽。既然如此,故事当然越玄越好,我决定编一个惊悚的。

我的故事——

那年,我和弟弟去巴西。你知道,我和弟弟都是特种兵出身,去执行特殊任务,我们当然就是传说中的特务。我们的任务……这个不能说,虽然退伍40年了,但组织原则还是有的。

简单地说,飞机在安第斯山脉上空出事了,迫降在一座雪山上,我带着海拔仪,记得很清楚,高度4000米出头。

飞机迫降时,断成了两截,前半截落到了悬崖底下,后半截呢,有23个人都活了下来,7男16女。

那个鬼地方,雪山连着雪山,白茫茫地,我们走了三天三夜,居然又回到了失事的地方。

于是大家决定扎营,等待救援。好在飞机上有很多材料可以搭帐篷,甚至有毛毯,飞机座椅也可以做成床啦桌椅之类,弄个临时生活的地方不难。

但一周后,飞机上残存的食物就耗尽了,救援队又迟迟不来——这也怪不了当地人,这座山,就没有人来过的样子。

好在有火种,雪山也不缺水,我甚至还找到了一支手枪,揣在了身上,可惜没有动物,不然就能打猎了。

大家在饥饿中又耗了一周,周围能找到的苔藓也都吃光了。你们可能不知道,人七天不吃东西是能坚持的,不信你们自己可以试试。

但七天之后,大家都受不了了,于是投票决定,抽签,抽到谁,就吃谁。你们没听错,就是吃人,除了人,真没什么可吃的了。

他们抽到了我弟弟,我亲爱的弟弟,和我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当兵,一起成为特务的弟弟(后来再讲这个故事,先告诉大家,我们是双胞胎),这个绝对不行,即使是投票决定的也不行。

“要吃,当然吃那个最胖的。”我指着边上的一个美国人说,大家都饿了七天,每个人都瘦了有五六公斤,但那个胖子居然还有100多公斤。

胖子高声反对,说事先投票决定的,不能更改。这不是废话嘛,我当然知道投票决定的,但投票的时候,我怎么知道会抽中我弟弟?我二话没说,对着胖子的脑门就是一枪。

已经有的可吃了,大家就不废话了,虽然还有人嘟嘟囔囔,但我有枪——说实话,就算没枪,就凭剩下的这些人,也不可能拿我和弟弟有办法,我们两个对付没经过任何训练的普通人,才20个,小菜一碟。

胖子很快就没了,200斤也撑不了几天。我和弟弟决定,先从男人吃起,毕竟他们还有反抗能力,然后才是女人。女人就不论胖瘦了,先从丑的吃起,这个,你懂的。

其实,我们很难,既要保证人人有食物,又要维护秩序,免得即将轮到的人反抗。我倒不担心他们逃走,因为每天分给大家的食物有限,也就刚够维持基本生存而已,能逃哪去?对分配所得不多,大家没任何异议,毕竟,她们都知道,慢点好,不然很快就会轮到自己。

我们撑了200多天,最后,只剩我和弟弟了……

你们想的事没发生,哈哈,只剩我和弟弟的时候,救援队终于来了,找到了我们,我们成功逃生。

你问什么?真的假的?当然是真的,我骗你们有意思吗?这还用问。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