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个世纪末所兴起的改革开放,至今已有28年。其经济繁荣的状况,犹如中共所控制的媒体所说,是空前辉煌的。即中国人民在中共党团的领导下,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式中,已经布入了“小康”社会的幸福生活。这是一个多么使人向往的乌托邦,当中共的媒体在每日的CCTV的,《新闻联播》中,沾沾自喜地按其主子的旨意通过电视新闻向每个中国人;灌输着在改革开放中所取得的成果时,人们不禁对这些电视新闻所报道的真实性产生了极大的质疑。

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不管是出现了什么样的自然灾害,以及人为地制造出什么样的政治灾难,包括在“大跃进”、“人民公社”以及“总路线”这三面红旗的指引下,所出现的令人发指的农业欠收;在没有粮食救济的情况下,出现了无法忍受饥饿的农民人吃人的现象;吃“观音土”充饥,在无法消化的情形中,活活地被胀死惨烈场景。

为了稳定人心,这个愚蠢而智力低下的政府,将上述的灾难状况作为国家机密封锁,在新闻媒体中大肆吹嘘:中国农业状况良好、稳定,年年都是大丰收,吃政治牛皮。在毛泽东暴政时代年年、月月、日日、时时都在为一个虚幻的“太平盛世”进行粉饰、作秀和鼓吹。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宣传,其目的就是为了一个暴政的国家能延续其独裁的政治生命。

当毛泽东寿终正寝之时,也正是“文化大革命”结束之际。而,这个泱泱大国的经济状况却已经滑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可是,那些昏了头的新闻媒体在“党中央”的威胁授意下,还在昧着良心吹嘘着中国经济繁荣兴旺。1978年末有四个贵州人在北京拉开序幕的中国民主运动,以波澜壮阔的恢弘气势冲击着中国的政治舞台,全国人民对中共党团统治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和挑战。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的诸多问题已被提到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前途渺茫的政治形势、即将崩溃的经济状况,还有30年来的文化专制的单一的精神生活,促使中国民众对中共党团极为不满的情绪犹如野火燃烧的趋势蔓延到全国各地。

于是这个独裁的统治集团不得不提出以“改革开放”的政治策略来缓解和转移中国民众要求基本的政治权利所带来的压力。为了扑灭中国民运向纵深发展,“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驱使着民众沿着“一切向前(钱)看”的路径,放弃了自己应该拥有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为了先富起来而拼命地在经济的旋涡中打转转。

在中国,同时也是在这28年的改革开放中,到底是谁先富起来了。这个答案非常简单,地球人都知道,就是那些掌管着中国绝对权力的中共党团的头目、党徒还有他们的子女及其亲朋好友。“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阿克顿语)。极端私欲的诱惑下,每一个人都会做出与正义和信仰相违背的恶劣行径。作为用恐怖主义的暴力革命的行为,打下这个960平方公里的国土的中共党团来说也不例外。因为,这个党团掌控着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司法和军事的生杀大权。对国民的无度的掠夺、镇压和迫害是他们惯用的政治手法,在国民对他们进行质疑、挑战、抗争的时候,他们可以丧尽天良地动用军队对国民进行灭绝人性的大屠杀。这个中共的所谓的“共和国”能在国民的质疑、挑战、抗争以及用冷漠的目光的注视下,能苟延残喘地延续下去,其支柱就是效忠于他们的暴力革命武装──党军和党警。在这两大暴戾武装力量的支撑下,谎言说上千变遍就变成了真理的格言使欺诈蔚然成风。

现在,在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开放中,把持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以及证券这五大领域的经济命脉的就是中共党团中,掌控最高权力的中央政治局以及地方各级政府的中共党徒及其子女和亲朋好友们。他们声称:我们的党打下的天下,自然有我们来坐天下。这960万平方公里的天下,其资源与财富,不传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又能传给谁?于是在这种腐败成风和“党和国家”家天下的思潮的唆使下,具有中国特色的公有制──实际上应该称为官有制──以及数以万亿计的国有资产、自然资源、甚至包括13亿人民那微薄的私有财产都成了这个在党军和党警支撑下的专制独裁的政治党团的囊中之物。这些掌控着绝对权力的中共党徒及其子女们,在改革开放中大发横财。在短短20几年中,迅速地变成了中国的亿万富豪。这些亿万富豪其资产的来源,主要是依靠其父母所掌控的绝对权力,用非法的、或是在合法下使用非法的手段攫取财富:以引进外资从中获取回扣;以进口、引进成套设备,一般比国际市场高出60%至300%的比例而获取暴利;操纵国内资源与商品的出口;以国土开发、地产倒卖和靠银行贷款而无本获利;走私、逃税、独家霸占大型工程承包;操控证券市场,制造虚假信息,勾结金融以及传媒造市;抽逃资金到个人帐户等等。在上述获得非法财富的过程中,这些富豪靠的都是其父母所掌控的“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和地方政府的最高权力而为非作歹。在这些绝对权力的谱系中有: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地方政府的省长、省委书记、副书记、副省长、省人大副委员长、法院院长、市委书记、副书记等等在这些政治权力的背景下,这些高干子女所获得的非法暴利,将其转换为财富和资产的数额就高达20,450余亿元。由此,这个自称为无产阶级先锋队伍的中国共产党以暴力革命打下了江山,从坐江山到掠夺国民财富、国家资源而堕落为新生而暴戾的权贵资产阶级。这就是这个标榜着所谓“大公无私”的党的真实而狰狞的政治面目。

亿万富豪在世界各国都有,特别是宪政自由民主国家的亿万富豪,他们靠的是自己的聪明才智,在经过了无数次失败过程的惨淡经营才慢慢的富了起来。同时,这些国家有着高度运转而实有成效的法律在制约和保障着该过公民在公平的经济竞争中,保持着平稳运行机制。可是,中国这些靠绝对政治权力富起来的高干子女们,在其父母权势的背景下,在贪得无厌的私欲的驱使中,将国家和国民的资源和财富占为己有而成为非法所得的亿万富豪,这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制造出经济奇迹。

在发达的宪政自由民主的国家中,其基本的政治制度,是鼓励国民们在社会的各个领域里,进行公平和公正的多元竞争。同时也鼓励国民们在经济的竞争中,以最大的可能积累自己过上幸福和繁荣生活的合法的私有财产。这就是常说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在宪政自由民主的国家中,国家和政府只能通过政策和法律条款来调节经济的发展。而国家和政府却不能拥有巨大的财产,国库中资金全靠纳税人出钱来充实,政府花钱有着严格的程序,同时要受到全国国民以及各在野的政治党团的严厉监督。所以,在这些国家里,无论是贪污腐败还是以权谋私都不是很容易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可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实际上是官有制──和宪政自由民主国家就不同了。

全中国的经济和政治的命脉都掌控在“党和国家”的手中,而执政于国家和政府的官员都是中共党团的党徒们。为了使自己先富起来,他们利用手中的绝对权力,为他们的家庭和子女营造着亿万富豪的美好环境。掌控着最高权力的官员们,根本上就没有必要去贪污,只要向他下属的主管官吏打个招呼或批个纸条,就可以获得一大批国家的自然资源和金融的资产,从而在非法的营运中获取非法暴利。

我们不知道中共这条专制独裁的,贪得无厌的“百足之虫”什么时候才能寿终正寝。在这个“党和国家”的国度中,空有一系列的成文的法律条款。可是在宪政自由民主的意义上,即便有一系列良好的法律条文,也应该得到所有公民的遵守。否则,再好的法律条文也无法制约独裁者无限扩张的私欲。于是,这个国家便陷入了经济繁荣的阴霾的乱象之中而不能自拔。

(2006-11-11)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