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骂中非论坛该死,有两个理由。一个理由是,由于北京举办中非论坛,害得我在论坛期间连北京也不能住。北京是我家,不住北京我住哪儿?那就回老家跟老娘待着去吧。要说论坛期间我被驱逐出北京也不客观。当时的实际情况是,有关方面通知辖区派出所,说论坛期间必须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看住焦国标。派出所人力极为短缺,觉得派人三班倒盯着我顾不过来,便徵求我的意见,看可否暂离北京几天。我能不配合“党的中心工作”吗?于是就回老家待了几天。

我骂中非论坛的第二个理由是,它发表的北京宣言,通篇没有民主自由人权这几个词,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中国和非洲,民主自由人权状况臭成这样,在这么重大的场合居然提都不提这一嘴,实在是该死得可以。根据中非北京宣言不涉民主自由人权话题,就可断定中非双方皆属彻底败坏沉沦放弃自我救赎的该死之辈。

要说北京宣言里绝对不见民主自由人权字眼也不客观,民主二字倒是出现一次:“我们倡导多边主义和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国际准则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强调尊重和维护世界的多样性,世界各国不分大小贫富强弱应彼此尊重、平等相待、和睦相处;不同文明和发展模式应相互借鉴、相互促进、和谐共存。”

“国际关系民主化”,好哇,你们连国内都没有民主,就到国际上要民主,爬还不会就要跑了!还是先让你们的人民享有了民主,再到国际社会争民主吧。

中国的新闻自由度全球倒数第六,非洲有几千万的女孩子惨遭割去阴蒂和阴唇的所谓割礼之害,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文明,也要人家尊重,也要人家借鉴,也嚷着要与人家共存,别人不嫌寒碜,你们自己也不嫌吗?

首发VOA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