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痴:极权与“洋相”

Share on Google+

洋相,被《现代汉语词典》注解为“出丑”和“闹笑话”。生活中因各种原因,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自己的和别人的洋相,因为是寻常人身上发生的寻常事,通常是一笑了之。

但是,国家元首级人物,在外事活动中出丑或者闹笑话,就肯定会造成一定的国际影响甚至“震惊世界”,轻则使该元首个人形象受损或者矮化,重则降低国格伤及国家民族。因为这类洋相的非比寻常,完全有资格享受“国际洋相”的“美誉”。

当代史中,几桩令全世界目瞪口呆的“国际洋相”无不发生在极权国家的元首们身上,最典型的如当年苏联领导人赫魯晓夫在联合国大会上脱下皮鞋砸桌子,其次如契尔年科、江泽民等极权首领在“国际洋相”方面皆有不俗的“表演”。这是一种巧合还是另有什么带有规律性的原因,真有点发人深思。

若谈到“国际洋相”的数量,并非我莫某的虚荣心作怪,故意给中国领导人开后门加分,因为事实上肯定没人能比得上刚刚卸任的前中国党政军一把手江泽民,因为他经常不断的洋相表演,有的外国媒体竟授予了他“东方戏子”的特殊称号。

他曾从衣兜里掏出一把小梳子,在众目睽睽的主席台上梳理自己的“秀发”,这张照片的出现几乎造成世界性的“洛阳纸贵”。这位表现欲异常旺盛的国家元首,像唱歌、拉二胡、背诵英文教科书这类小打小闹的即兴洋相层出不穷,倒也花费了摄影记者们不少胶卷,也正因为其屡见不鲜反而未能取得轰动性效应。

直到在奥地利维也纳参观莫扎特博物馆那次,才真正让这位“东方戏子”如愿以偿地抢了个头彩。那天,当导游引领着这位中国国家主席来到一台钢琴面前时,这位“东方戏子”竟然嘻皮笑脸地对导游提出要求说∶“我想弹一下这台钢琴。”面对突如其来的要求,训练有素的导游只好说∶“这是莫扎特生前使用的钢琴,按惯例参观者是不允许弹奏的,考虑到您是一位来访的外国元首,我们只好破例。”这时迫不及待的江泽民,早已坐上了琴凳,叮叮咚咚地弹将起来。

要知道,维也纳的当地居民绝不会给被誉为音乐之都的家乡丢脸,他们几乎人人具有极高的音乐鉴赏水平。像江泽民这类只会弹点《东方红》之类的简谱歌曲的班门弄斧者,除了给当地牙医增加财源之外(估计有人会笑掉大牙),还会有什么效果?难怪第二天当地一份最具影响的报纸,登出了一幅江泽民弹钢琴的巨幅漫画,独具匠心的画家,画在琴键上方飘浮的不是通常象征音乐声的音符符号,代之以共产极权的图腾——刺目的镰刀斧头和五角星。这是一幅令人拍案叫绝的漫画,人们看到的除了画家的匠心之外,还有他的一双慧眼,能看穿江泽民心灵的慧眼。

在国内外出尽洋相的“东方戏子”卸任以后,许多中国同胞终于松了一口气,满以为从此将结束中国领导人在国际舞台上的“洋相生涯”(毕竟都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嘛)。

这时,刚刚接任国家主席的胡锦涛登上了国际舞台,这位五官还算端正的钦定接班人,只要他永远不开口说话,在外观上看倒也并不令人十分厌恶,可他一踏上俄罗斯国土就说出几句让中国人丢尽脸面的话。当俄国记者向这位新任国家主席问到他读过些什么俄罗斯文学作品时,这位清华大学毕业生回答的并不是举世闻名的托尔斯泰、普希金、或者陀斯妥也夫斯基的传世经典,而是流行于斯大林时代的一本儿童文学小册子——《卓娅和舒拉的故事》,这个回答令全世界与论既吃惊于他的浅薄,又吃惊于他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胡锦涛在访问美国之前,就其访问规格问题双方争执不休,中方要求的是国家元首出访的国事访问规格,坚持民主政治原则的美国对这位并非民主选举产生的中共一把手不愿鸣二十一响礼炮,争论结果,中方终于让了步,降低了门坎。今年胡锦涛终于实现了他盼望已久地美国之行,他一路谨言慎行,虽然他明知遇到的是一头“纸老虎”,但心里还是担心是真老虎老是忐忑不安。终于在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专门为他举行的宴会上露出了洋相的马脚。当盖茨向胡锦涛抱怨说,中国的软件盗版太猖獗,他在中国赚不到什么钱,胡锦涛立即表态:“我回国后一定要求政府机关都用正版软件”。他这句话无意间透露了一个国家机密,我们的政府机关使用的也竟然使用的是盗版软件,这些言行十分遗憾地增加了我国充当“流氓国家”的嫌疑。

人们可以拭目以待的,必然是贴着胡记商标而出台的系列“国际洋相”。

现在不妨回过头来,对这些极权国家领导人屡屡表演洋相的原因进行一番探究,其实,这仍然是制度造成,因为一党专政的极权统治者施行的是“朕即国家”的政策,党魁就是皇帝就是“朕”,没有人敢违抗“朕”的意旨。他个人的兴趣爱好,也就是全党甚至全国的兴趣爱好。例如毛泽东喜欢利用跳交际舞的机会和妙龄女郎们“亲密接触”,在西方生活方式被视为瘟疫的共产群体中,这种跳舞的“西方生活方式”却从延安到中南海都“一花独秀”了几十年。又例如江泽民喜欢展示他唱歌之类的雕虫小技,中央电视台就会出现他带领全体政治局委员合唱《国歌》或者《团结就是力量》等歌曲的特写画面。而音乐不及格的毛泽东统治了大陆几十年,他和他的委员们做梦也不敢想到当众表演唱歌。

极权社会对统治者缺乏有效的监督,没有真正独立的在野党的说三道四,也没有自由媒体的说七说八,有的仅仅是独裁暴君的“老子说了算”。这样他在国内为所欲为,形成了唯我独尊的习惯,到国外以后,仍然按老子天下第一的方式行事,高兴梳头就梳头,要弹谁的钢琴就弹谁的钢琴,没有任何人敢于阻止,如果钱其琛阻止他梳头或者唐家璇不让他弹钢琴,回国后三天之内中国人就会被告知∶“外交部长因健康原因而请求辞职”。

作者为自由撰稿人,居大陆

观察2006

阅读次数:1,7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