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总是问一些古怪的问题,他觉得这是彻头彻尾的无理取闹。

“老公,问你三个问题,好不好?”她说。

“好吧。”他说。

“第一个,占据最多经线的大洲是哪个?”

“嗯,欧洲,哦,不对,俄罗斯东部算是亚洲,那就是亚洲了。”他说。

“回答错误,明明是南极洲。”她有点不满,“你到底是我老公吗?”

“第二个,”她继续问,“上次咱们从华盛顿去拉斯维加斯,在哪个城市中转?”

“洛杉矶……旧金山。”他说。

“啊?明明是盐湖城。”她睁大了眼睛,“你到底是不是我老公?你说。”

“我是啊,”他无奈且无辜,“但我怎么记得住这些事。要么,你再问一个?”

“第三个,”她说,“我那条绿色裙子上的小兔子在做什么?”

“在……晒太阳?”他说。

“对啦,没错,小兔子在晒太阳。”她高兴起来。

“你到底要做什么嘛?”他忍不住了,“无聊不,你自己觉得无聊不?”

“人家害怕嘛。”她噘着嘴说,“如果有一天,外星人把老公克隆了,外表根本看不出来真假怎么办?”

“外……”他语塞了,“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哪有什么外星人。”

“外星人是有的,”她严肃起来,“而且我觉得他们已经占据了好多人的身体,比如你肯定不会相信瑞典这样的国家会爆发连续一个星期的骚乱,瑞典你去过,多安定的国家啊,你相信它会骚乱吗?”

他笑了,“瑞典的骚乱是有原因的……”

“别,”她打断他,“你说的那些原因我知道,但都是外星人制造出来的,外星人的目的就是想搞乱地球,霸占地球的资源。还有,海南有个小学校长,居然带着自己学校的小学生去开房,你相信地球人会做这种事吗?”

“相信,”他一本正经地说,“地球人做出什么我都不意外,有的时候,地球人还能做出更离谱的事,比如说……”

“不用说,我知道。”她说,“都是外星人干的。”

她声音小起来,几乎耳语,“咱们隔壁住的那个人,我怀疑就是外星人变的,他好奇怪,白天睡觉,晚上亮着灯倒不睡了,每天门都不出,最多一个礼拜不出门,就一个人在家里,吃的从来都是只叫外卖,你见过这样的怪人吗?我检查过他的垃圾,都是些写满数字的纸啦之类的,不是外星人是什么?”

他笑了,“隔壁住的这个人,是德州扑克手,靠在网上打牌盈利为生,他不出门太正常了啊。我跟他聊过,他叫Nicky,亚洲排名前三的牛人。过些天他肯定出门,去世界各地参加德州扑克比赛,你别疑神疑鬼了。”

“反正有问题,”她说,“正常人类谁会做德州扑克手啊,做什么工作不好,德州扑克手,听起来就不正常。”

“那么,”他忽然灵机一动,“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外星人占据了我老婆的身体?”

“你有什么问题就问我啊,别问南极洲那种,问只有咱们两个知道的事。”她说。

“问用什么用,外星人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先进,克隆一个你,肯定不会只用你的身体,一定把你大脑里所有的信息也复制了,对不对?哪会留下破绽。”

“既然没破绽,身体也是你,大脑也是你,那就算喽,有什么区别?”他说,“何况,真有外星人的话,那会真笨到去怀疑有外星人?”

“那……”她有点凌乱。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