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菜单似的,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和事能扯到一块吗?

据2006年11月22报道,前江西南昌电视台女主持人高璐因拘禁前任男友,日前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半。其余四名同伙被判六个月至一年半不等。

这一判决使我想到了彭水诗案中的受害人秦中飞。秦中飞被无辜关押了29天,如果不是媒体的介入,秦中飞此刻恐怕正在狱中服刑。秦中飞涉嫌“诽谤”,但是,在并没有“被诽谤”人起诉的情况下,有关部门却迅速传讯、起诉、逮捕,雷厉风行,哪儿来的偌大劲头?据《南方都市报》10月19日报道,彭水县委副书记孟德华在接受采访时认为:“秦中飞所涉及的问题非常严重,不仅仅只是这起诽谤案。”

“秦中飞破坏了党和国家领导人形象,甚至牵扯到非法组织”,“已经由公安局国保大队立案并查”。如此之重的指控,与“诽谤者族,耦语者弃市”(《汉书。高帝纪》)相比,实在毫不逊色。

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彭水县委常委公安局局长周明光承认,公安机关是抱着一种“老汉儿(父亲)被打了,儿子岂能不管”的心理办案的。县委副书记指控,县委常委、公安局局长出手为“老汉儿”

管事,“珠联壁合”,此二人枉法干了脏活是毫无疑问的了。否则,秦中飞也就不会被释放,还得到了赔偿。孟、周罗织此案的缘由,不论是被动受命,还是主动邀功,这赔偿费怎么说也不该由国库出钱。

让我们再换一个角度想一想,假如彭水诗狱铸成,彭水的父母官从此官运亨通,会不会由“破家县令”而“破家剌史”,再一方诸侯,再更上层楼,甚至进入政治局,成为决策层中的一“破家常委”呢?果如此,孟、周干此脏活所获之回报必然极丰。甚至不无成为上海滩秦裕、陈良宇、黄菊……一类人物的可能。其得宠后必然是故技重施,抓郑恩宠、抓陈光诚、抓师涛、抓高智晟……,一路抓下去。分工把关,升官发财,各大欢喜,利莫大焉。自古至今,阴类恶物互相汲引结成死党,其过程莫不如此。中国层出不穷的窝案正是这样生成的。

或许可以说,彭水是一个微缩的中国,中国是一个微缩的彭水。

高璐等因非法拘禁公民而被判刑。孟、周诬陷无辜者系狱29天应不应“反坐”,应不应承担法律责任?

下面就该说李长春了。

据卫生部新闻办公室11月22日消息,国艾办将在2006年12月1日第19个“世界艾滋病日”组织一系列宣传活动,主题是“遏制艾滋,履行承诺”。

据三年前新华社和网上数据,在中国10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中,农村的感染者占到总数的80%左右,而这80%左右的农村感染者竟然有80%在河南!

艾滋病在河南占有这么高的比例,有二个主要原因:

一是李长春在1990~1997主政河南期间,发起了所谓“血浆经济”,鼓励农民卖血致富。二是由于李长春主政河南期间,河南地方当局对新闻界封锁艾滋病信息,以致艾滋病大肆蔓延。

著名杂文家鄢烈山曾在1999年11月19日《南方周末》上撰文,批评河南新野县对新闻界封锁艾滋病信息的可恶行径,并指出这些个别事例只是地方政府失职渎职导致艾滋病恶性传播的冰山一角。

对这种无视民命与国家大局的政治犯罪,鄢先生怒不可遏:“这种隐瞒疫情的做法,岂能用官僚主义、报喜不报忧来形容其邪恶?无异于故意杀人。”

隐瞒疫情“无异于故意杀人”。谁应为造成河南“万户萧疏鬼唱歌”、“一路哭”的惨象承担责任?河南新野县的官员后来如何,未见下文。失职渎职,应对此承担责任的李长春却毫发未伤,一路“长春”!当年河南省有200多名省、地纪委干部、退休干部联署致函中纪委、最高检察院,举报、控告李长春自1992年至1997年初,五次扣压河南省12个地区的爱滋病病况报告,结果却如泥牛入海,半点音儿也无。李长春如此“德政”,非但未被追究责任,反而被“伯乐”相中,塞进政治局,转任广东省委书记,再擢拔为政治局常委。如此一路荣升,是谁如此不畏舆论,呵护汲引?

李长春主政广东后,对广东的新闻界痛下杀手,劣迹斑斑,人所共知,不赘。进入政治局任常委主管中宣部后,其整肃媒体箝制舆论之用力,不妨听一听仲夷老的评价:

“80年代,报纸传媒还是活跃开放的,政治改革不象今天那样敏感,是可以公开讨论的,经常能看到和听到不同的声音。而现在,只要有一点出格的言论,就禁书、封报、拦网。这是解放思想还是禁锢思想?是启蒙还是愚民?”

(《同舟共进。任仲夷谈邓小平与广东改革开放》2004年第8期)

要论李长春飞黄腾达的诀窃,无它,与彭水县孟、周以“儿子”心理为“老汉儿”“管事”如出一辙,所异者,孟、周运气太差而已。

据网上消息,政治局常委贾庆林、李长春近日说:“现阶段要防止反腐败过界线,要防止社会上有敌对势力借上海问题来否定一切,更要防止境外、外国敌对势力乘机制造政治、社会的混乱。”倘无此言,贾、李自不难澄清。倘有,这就是典型的把“反腐”有意复杂化,借“境外、外国敌对势力”来为腐败团伙缓压,对所有反腐败力量进行明目张胆的威胁。由“和坤”倡导和谐社会,过于“诙谐”,过于幽默。

每看到荧屏上这一路“长春”鼓吹三个代表八荣八辱之不遗余力,钱锺书《谈教训》一文中的华采片断就会浮到眼前:“自己有了道德而来教训他人,那有什么希奇;没有道德而也能以道德教人,这才见得本领。……真道学家来提倡道德,只象店家替自己存货登广告,不免自我标榜;绝无道德的人来讲道学,方见得大公无我,乐道人善,愈证明道德的伟大。更进一层说,真有道德的人来鼓吹道德,反会慢慢地丧失他原有的道德。”

恶有恶报,萨达姆被判处死刑,又使我想到美人那令人拍案叫绝的54张“封神榜”。我相信,中国人心中也有这么一副扑克,把那些残民以逞迫害无辜的凶手们印上去,把那些主动作恶的为虎作伥者钉上去。从杀害林昭、遇罗克、王申酉、李九莲……的凶手,从借反右、文革谋杀剥夺无辜者生命的握权恶人,到“6.4”杀害学生、平民的元凶,一个也休教逃脱。

历史耻辱柱上的姓名会让子孙后代永远蒙羞,这样昂贵长久的代价,也许会让犹热衷于为“老汉儿”为伥者掂量掂量成本,视“干脏活”

为畏途。

与艾滋、萨斯相比,腐败窝伙更可怕。唯有先抑制阴类恶物,方能真正告别文字狱。

(2006-11-23)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