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获胜,获得“核心”称号,但并未大获全胜,而是半胜,胜得很勉强,因为,其中包含不得已的妥协,习近平被迫与其他派系妥协,继续强调“坚持集体领导制度,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分工负责相结合”。这证明,习近平继续遭遇权力抵抗。这种“软抵抗”,不在中下层,也不在地方大员,而在上层,在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中央委员会里。在这些最高权力机构里,亲习近平的人马仍然是少数。由此可见,习近平对十九大的高层换届期望甚高,那对他至关重要。外国和港台媒体的解读流于简单,以为习从此大权在握,可以与毛邓比肩,其实言之过早。六中全会公报全文充满微妙和玄机。“习核心”勉强出炉,其背后,还有各派经激烈讨价后达成的一系列交易。

习近平追求“核心”地位,苦苦斗争四年,才勉强如愿,证明中国一党专政制度弊端深重。如果在民主国家,领导人靠选举上台,得到人民的授权,立即就成了领导核心,大权在握,可以放手施政,根本用不着通过与同僚展开权力斗争来谋求“核心”地位,更用不着看政治老人的眼色。四年时间,对民选领导人而言,专心治国理政,已满一个任期,但在中国,被小圈子指定的领导人仍陷在权力斗争的漩涡苦苦挣扎。这表明,一党专政日益走入死胡同。中共喉舌嘲笑美国大选,不如嘲笑自己一党专政下的闭门内斗,哑剧背后的闹剧和悲剧。

十八大之后,中纪委角色发生巨大变化,不仅管反腐,也管政治忠诚。也就是说,以反腐为杀手锏,强迫官员效忠习近平,如有不服,就以反腐为名,轻则罢官,重则投入大牢,反正,官员都腐败,贪腐证据唾手可得。中纪委角色的嬗变,历史上有迹可循,比如明朝的锦衣卫、东厂、西厂等机构,行使监视(特务机构)和处置(送交刑罚)的双重职能。而中纪委向各地派出的中央巡视组,又类似古代的钦差大臣,持有尚方宝剑,拥有生杀大权。再次证明,当今红朝,依然是封建王朝。

中纪委变得位高权重,让官员们望而生畏,还在于担当中纪委书记的那个人,王岐山,以及王岐山与习近平的“铁哥们”关系。中纪委前后角色和作用的变迁,充分说明,这是一个人治社会,一切因人而异。如果王岐山卸任,继任者未必有那样的智谋和威力,就可能人亡政息。故而,十九大,王岐山能否留任,攸关习近平政治生命的兴衰。如果要王岐山留任,习王势必又要与各派系角力一番,或者斗倒政敌,或者与政敌达成某种妥协;无论王岐山能否留任,未来,中纪委书记一职,将成为各派争夺的关键职位,炙手可热。

文章来源:台湾海外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