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a5%bf%e7%b1%b3410

第二天一大早,依旧是西米的电话把我叫醒。这次她换了一副嗓音,尖锐而又刺耳。我一时没听出来,还以为是公司的行政部的小王,小王外表看上去是一个挺不错的姑娘,但不能张口,一张口,嗓音锐利得能划破人的心脏,就因为这个缘故,快三十了仍没有找到合适的男朋友。西米听到我叫小王的名字,很不高兴,说:“怎么样,一试就试出来了吧?我就知道你还有别的女人!”我哭笑不得,说:“哪里有哦,是你自己故意装出这种讨厌的声音,你不知道我们公司的王小鹃一天到晚就是这个声音,烦都烦死了。”西米半信半疑,说:“是吗,那下次我倒要去见识见识。其实还好啦,你不要背后说人家坏话。”我说:“谁叫你乱怀疑人家,昨天的事办完了吧?”西米说:“早办完了。等会儿就上你家,我在这里没睡好,得上你那补瞌睡。”我说:“那我请假陪你吧,今天就不去上班了。”“那怎么行,你上你的班,我睡我的觉,咱们互不影响。”西米说地斩钉截铁。“那我给你准备一杯牛奶和一块蛋糕放在桌上,等会儿上来,记得全部吃光。另外,昨天买的榴莲你没来得及吃就走了,我把它放在客卧后边的阳台上,一定记得也将它消灭掉”。我再三叮嘱。西米不大耐烦了,说:“知道啦,你快上班去吧,别迟到啦。”挂掉电话,我迅速跑到楼下的“麦香”蛋糕店买牛奶与蛋糕。我不知道西米喜欢喝什么牌子的牛奶,一口气买了六个牌子,营业员是个小姑娘,跟我开玩笑说:“肯定是买给女朋友吧,上次有人买了四个牌子呢。不过第二次来的时候,就只买一个牌子了。”我说:“那当然,如果第一次不摸清女朋友的嗜好,估计就再没有第二次了。”小姑娘露出羡慕神色,说:“大哥你真是善解人意啊。”

回到公司,我继续想着策划案。家宜房地产公司的企业文化核心是“象”文化,表示企业如大象一般沉稳、诚信、务实。之前,我的策划案屡屡被否,主要问题在于没有将“象”文化的象征意义融入进去。对于这个问题,关淑怡也不止一次提醒了我,但我始终不予考虑。在我看来,房产销售广告策划案不是企业文化的宣传案,如果过于突出后者,对前者极易产生干扰,从而使客户的购买欲大大降低。尽管我也将这个想法与关淑怡做了沟通,但她始终坚持自己的看法,不肯有半点妥协。现在,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早上开例会,陈经对我下达了最后的通牒令,必须在明天晚上之前,将全新的策划案摆到他的办公桌上。不得已,我决定去拆迁现场看看,说不定在那里能找到新的灵感。

这是一个有着近四十年历史的居民小区,四十年前,星岛市还只是京广铁路旁边的一个不足七千人的小镇,经过四十年的迅猛发展,如今的星岛已成为全国有名的重工业城市,共和国工业史上的上百个第一都是星岛人创造的。家宜房地产所要拆迁的这个居民小区,曾经是891厂的家属区。891厂,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一家军工厂。当年,像这样的工厂,在星岛有好几家,历史上曾为共和国的军事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但随着时代的发展,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成为共和国的首要任务,全国大大小小的军工厂不是停产罢工,便是逐步转为民用,再不就卖给私人老板,彻底转了型。891工厂起初转为民用工厂,主要生产摩托车的发动机,倒也红火了几年。但好景不长,摩托车在大城市逐步被私家小车淘汰,摩托车市场也就大幅度萎缩,加上工厂领导班子的贪污腐败,终于破了产。家宜房地产对891厂家属区的地皮早几年就垂涎三尺了,但那时工厂还能勉强维持下去,并没穷到卖家当过日子的田地。现在情况则不同了,职工工资发不出不说,还欠了银行一屁股债。因此,该卖的、能卖的,如厂房、设备等,都已经卖掉,只剩下家属区的地皮,而所有的家当里,也就这块地皮最值钱。家宜房地产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从市里的头头到工厂的头头,上上下下全部打点了一遍,终于以一个让人想象不到的低价格将地皮买了下来。尽管地皮的价格低,但居民拆迁补偿费用是怎么都省不掉的。众所周知,房地产拆迁是一个炸药包,稍微不留神,就可能引发群体性上访或示威游行事件。所以,家宜房地产在拆迁补偿方面,是下了血本的。然而,依旧有几个钉子户不肯搬。主要是临街的几户,他们认为临街的房子属于寸土寸金地段,不能跟家属区里边的房子相比,就算要比,也只能高不能低。事实上,家宜房地产已经将这一因素考虑进去了,并且这几户临街住户的补偿费用也比正常标准提高30%,但他们仍不满意,他们要求是比正常标准提高100%,也就是说,正常的补偿如果为4000元/平米的话,他们就得要8000元/平米,难怪双方僵持不下了。大概是害怕政府插手进来,这几户人家不约而同的在自家窗户及大门口贴上了大红标语,有的贴“中国共产党是永远为人民谋福利的政党”,有的贴“我们要模范遵守新的《物权法》”,还有的贴“我们的命根真的只值这么点钱吗?”所有的标语,无一例外都将矛头指向了家宜房地产公司,对党和政府不但没有半点指责,相反大唱赞歌。如此一来,原本想派员进去强制拆迁的国土局拆迁大队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毕竟,广大人民群众正盯着呢,国土局如果这个时候搅合进去,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

对于这个小区,我之所以能如数家珍般说出其中的来龙去脉,不仅仅因为工作的缘故,更多是敬爱的舅舅也住在里面。舅舅今年62岁,17岁便进了891工厂,从学徒开始干起,一直干到后来的机修车间主任,是全厂鼎鼎有名的钳工高级技师。小时候,家里的弹弓、三轮车、铁环、乃至火药手枪等玩具,都是舅舅精心制作送给我的宝贝。也正是靠着这些宝贝,我在小伙伴中间树立了至高无上的权威——谁要是不听我的话,那就永远别想碰我的宝贝。那个年月,扯一尺粗布都要凭票,更惶论儿童玩具了,说它比金子还宝贵一点都不过分。

因此,舅舅从小便是我的偶像,我甚至暗下决心,长大后一定要成为如他一样优秀的钳工。除了各式各样的玩具,舅舅还有枝可以发射铅弹的气枪,闲时他会带着我在工厂周围转悠,一旦发现麻雀或斑鸠,抬手一枪便落了下来——舅舅曾经是工厂民兵连赫赫有名的神枪手,曾经创造过10枪92环的厂记录。舅舅带我一起打麻雀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炫耀他的好枪法,而是叫我替他捡拾战利品,一旦打满12只,即刻收枪回家,到了晚上,我家的餐桌便多了一盆母亲精心烹制的红烧麻雀了。

我没有见过舅妈,或者说我的脑海里没有留下任何关于舅妈的印象,甚至照片都未曾见过一张。母亲告诉我,实际上我是在舅妈的帮助下,来到人间的。我出生那天,恰好父亲去了百里之外一个小县城公干,母亲原本躺在床上看电视,忽然肚子一疼,整个人便动弹不得了。那时候既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如果不是舅妈刚好来过来看望母亲,及时将母亲送到医院,估计我早就闷死在子宫里了。舅妈是在我满月第二天去世的。舅妈是891厂的天车工,那天,她所驾驶的天车出了点小故障,于是她爬上驾驶室顶端查看相关设备,不幸的是,另一辆距离她不过7米远的天车,也发生了故障,制动系统忽然失灵,猛地一下子撞了过来,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毫无防备的舅妈从十多米的高空坠然落地,当场气绝身亡。舅舅是事故发生后十分钟收到消息的,当时他正在厂部开安全生产例会,舅妈所在班组的班长气喘吁吁跑过来告诉他这个噩耗后,他呆了老半天,之后,便发疯一般冲向了天车车间。

母亲说,舅妈是891厂厂花级别的美女,外号“标准件”,意思就是美女的标准。那个时候的美女,选老公的标准与现在的美女完全不一样。现在的美女第一看是否有钱,第二看是否长得帅。而当年如想娶舅妈这种级别的美女,条件很简单,首先必须是共产党员,其次必须是劳动模范。可别小看这两个看似简单的条件,真正符合标准者,绝对百里挑一了。舅舅不但是共产党员,还是市级优秀共产党员,不但是劳动模范,还是省级劳动模范。所以,舅妈从众多追求者当中一眼选中长相普通且家庭负担特别重的舅舅,也就很容易让人理解了。婚后,舅舅对舅妈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怎么个无以复加法?举个例子,有天夜里十二点多钟了,舅妈在睡梦里自言自语说了句好想吃刘罗锅做的馄饨,舅舅一旁听了,当即起身穿衣,冒着凛冽的寒风,骑着自行车,拐了七八条巷子跑到刘罗锅馄饨店,硬是将最后一碗馄饨买到手。而睡梦中的舅妈被惊醒后,闻到那股刘罗锅馄饨特有的香味,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直到舅舅说明了原委,她才明白过来,当场便感动得泪流满面。后来她对我母亲说,嫁给舅舅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分,她永远都不会后悔。然而,这个福分才刚刚开始没多久就嘎然而止了,难道真应了那句古话,红颜薄命吗?

舅妈并没有为舅舅留下一男半女,这是舅舅的意思,他觉得太早生孩子会影响工作。这大概也是舅舅为什么对我格外疼爱的一个原因吧。按理说,随着舅舅在工厂职务的不断升迁以及经济条件的逐步转好,一定会得到不少女同胞的青睐,那么,他为我找第二个舅妈,应该不是件什么太难的事。但舅舅却始终保持着单身,不管是亲戚朋友做媒,还是某些女同志主动投怀送抱,他都不为所动。母亲说,舅舅从小性格倔强,只认死理,喜欢一条路走到黑,既然他认定了舅妈,那么就算舅妈死了,他也不会因此而变心。我说,难道他就这么一个人过一辈子?母亲说,除非舅妈再复活。起初,我认为母亲的话过于武断,毕竟舅舅才30岁出头,以后的日子长着呢,谁敢保证未来几十年发生的事?但直到我大学毕业,乃至参加工作好几年,舅舅仍然孤零零一个人,我才不得不相信母亲的话。并且这个时候,舅舅不再风华正茂,就算他突然回心转意想重新开始新生活,也是不可能的事了——谁还会对一个濒临倒闭的工厂基层退休干部感兴趣呢?

所以,舅舅是生活区为数不多爽快答应拆迁的人。之前,他是工厂的先进,分给他的房子不但地段优,户型好,面积也大,整整60个平方,两房一厅。即便按照最低拆迁标准,舅舅都能得到24万巨额补偿金。而在当年,能住上这样的房子,是许多新婚夫妇梦寐以求的事。但舅妈不在了,房子再大再好又有什么意义呢?舅舅早就想搬离了。他一直想搬回郊区的外婆家。外婆今年八十五岁高龄,但身体很是健硕,除了听力比正常人差一点外,做做饭,种种菜都没什么问题。但是,即算舅舅肯搬,其他人不肯搬,舅舅就不能走。因为在这个关键时刻,谁走谁就是跟大家伙过不去。工人兄弟常说的一句话团结就是力量,在这里被发挥的淋漓尽致。舅舅无奈,被迫加入到钉子户的行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