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利贞自从和轩原结婚之后,发现她在天行山的地位果然不一样了,女人们不敢再对她说闲话了,军民们也对她尊敬了不少,最重要的是她发现她现在说的话也管用了,这令她很得意。关于轩原和一个女孩单独在一个房间里的事,她也私下向扬波打听清楚了,所以她早就不怪轩原了。不过这话她没告诉轩原,因为她还要最后再利用一次呢。
等到只有他们两个人在房间的时候,利贞说道:“我以后可以不提这个事儿,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啥条件?”轩原问她。
“你们开会商量事儿的时候我一定得参加。”
“这个事儿呀?没问题!”
在轩原看来,利贞巾帼不让须眉,比许多的男子都要有胆识和气魄,他有什么理由不让利贞参与呢?
利贞听了,高兴地抱住他吻他。轩原趁机咬了她的嘴唇,可能把她咬疼了,她挣脱开来,嗔怪地打了他一下。

利贞和扬波的关系也更加亲密了,扬波简直成了她的亲弟弟,利贞格外疼爱她这个弟弟。
私下里,广志等人倒也打趣过扬波,问他不能和他的利贞姐结婚了,是不是很伤心,扬波倒也干脆地回答:“伤什么心?我为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你不是爱你的利贞姐吗?”广志问他。
“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什么叫爱呢。当初我只是可怜利贞姐,想照顾她。后来我又一想:如果利贞姐真和我结了婚,恐怕不是我照顾她,而是她照顾我。轩原大哥和她才是最合适的,大哥能照顾她啊。”
“好小子!挺有想法的。”广志赞道。

现在已是深秋了,天气有点变冷了,尤其是晚上。天行山上生长着的红枫、银杏、青铜、黄栌、红叶石楠等树叶子也变红了,到处一片火红的颜色。
这天过了子时,夜深人静的时候,翰飞的房门又打开了,他悄悄地走出来,到了马厩,牵上马,步行到了下山的第一个堡垒前面,这里有值班的士兵,只见他跟值班士兵打了招呼,值班的士兵看来已经习以为常了,朝他挥挥手,于是翰飞就骑着马朝山下而去。这次作者我不准备放过他了,让我们跟着他一探究竟。
翰飞骑着马到了第二个堡垒那里。值班士兵看见是他,朝他施个礼,翰飞继续下山。下了山,他直往蓬莱村而去。进了蓬莱村,东边就有几户人家,他朝着一个小院子而去。他敲了敲院门。过一会,门开了,一个年轻媳妇探出了头,翰飞抱住她,亲了一下。
“宝璐!我想死你了!”
“快进来。”年轻媳妇儿低声说道。
翰飞牵着马进了院子,把马拴在院里的一棵榆树上。他们相拥着进了屋。
“孩子们都睡了吧?”
“睡了。快进来。”
宝璐把他拉进自己的卧室里,回身关上门,两人立刻紧紧抱着,疯狂地热吻起来,一边吻一边走到床边。宝璐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钻进了被窝。翰飞也几下脱光了衣服,钻进被窝里,两人纠缠在一起,热烈地吻着对方——————————————————————————————————

等到两人发泄够了,他们平静下来,躺着休息,翰飞把宝璐抱在怀里。
宝璐紧紧贴着翰飞,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胸部,一边嗔怪地说道:“为啥这些日子又没来看我?”
“宝贝!你以为我不想你啊?我天天都在想你。只是你也知道,这些天山上事儿太多了,刚刚回到山上,一切都得重新整顿,大哥又刚结了婚,忙的我都晕了。现在好了,我看慢慢稳定下来了,以后只是带着队伍操练就行了,我可以经常来看你了,开心不?”
“开心个鬼哟!你为啥不带我上山去?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宝贝!我以后肯定会带你上山的。现在还不行。”
“为啥不行?”宝璐变了声音,“你说:你是不是嫌弃我是个寡妇?”
“别嚷嚷,我的心肝儿。我会嫌弃你吗?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我是一个男人怕啥,我是怕别人说你闲话。”
“怕什么怕?又没规定寡妇不能结婚。”
“宝贝儿,宝贝儿,听话啊,等等再说。”翰飞哄着她。
“到底要等啥?”宝璐嗖地一下坐了起来,“你要不说,我明天亲自上山跟大当家的说去,求他让咱俩结婚。”
宝璐不过才27、8岁的年龄,皮肤白皙,两个乳房稍微有点下坠,像两个兔子似的随着她的身体跳动。翰飞赶紧把她拉到自己怀里,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背给她取暖,一只手在她的两个硕大的乳房间交换着揉搓。
“你看你,要冻着了。”
他凑上去吮吸她的两个乳房,宝璐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翰飞喘着粗气,爬到宝璐的身上。
“趁着天还没亮,咱们再来一次吧。”
——————————————————————————————————

等到村子里的鸡叫的时候,似睡非睡的翰飞一下子坐了起来。
“天亮之前我得赶回山上。”
他迅速地穿衣服。宝璐坐起来,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
“我不要你走嘛。”
“宝贝儿,听话。”
翰飞让宝璐躺下,给她盖好了被子。宝璐缩在被子里哭起来。翰飞穿好了衣服,抱住她,狠狠地吻了她几口,不得不转身走出去。
他关好宝璐的门,出来牵着马,走出院外,骑马朝山上奔去。到了山上,天还没亮,他松了一口气。

看着翰飞骑马回去了,堡垒里值班的士兵转身叫醒了睡在堡垒里的广志。
“二当家的,三当家的刚刚回来了。”
广志睡眼惺忪地说道:“臭小子!为了等你我可受了一夜的罪。”
值班的士兵笑着说道:“二当家的,你这是打的啥主意呀?”

吃过早饭,轩原和翰飞站在一起说话,翰飞正准备去操练。广志迎着他们走过来,一边还直直地盯着翰飞的脸看。
“翰兄弟,你的眼好红啊。你昨晚没睡好吗?”
“谁说的?”翰飞一边躲着广志的眼神,一边说道,“我一躺下就睡得跟猪似的。大哥,二哥,我忙去了。”翰飞急忙走了。
轩原看着广志说道:“你今天是咋了,话里有话啊?”
“轩原兄弟,我正要给你说这个事儿呢,关于翰飞的,走,咱坐屋里说去。”
两人进了聚会厅,坐在桌子旁。一个士兵给他们端来了茶。
“轩原兄弟,这个事儿说来可话长,你别急,听我慢慢说。”广志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你还记得蓬莱村东头,有一个漂亮的小寡妇叫宝璐的吗?”
“我记得,她的男人不是得病死了吗?”
“是啊,死了有三四年了吧,留下了两个儿女,一个才五六岁,一个七八岁吧。可是蓬莱村的村民们说,几年来她们娘仨不缺吃不缺穿的,日子过的滋润着呢。”
“这是要说啥?”
广志拍了一下大腿,说道:“说明有人养着她们呀!”
“你是说翰飞在养着她们?”
“你还记得承宇以前说过,他看到翰飞进过寡妇的家吗?”
“他不是胡说的?”
“我问过了,他说是真事,只是翰飞不让他说出去。这几年我还发现一件秘密,翰飞经常趁着我们睡着的时候偷偷溜下山去见宝璐。”
“哈哈,既然这样,翰兄弟为啥不干脆把她们娘仨接到山上呢?”
“我也这样想啊。真不明白他。”
“我知道了,他经常把礼仪规矩挂在嘴上,还这样要求他的兵们,现在轮到他了,他肯定是怕兄弟们取笑他,所以才不好意思。”
“他这是何苦呢?”
“也罢,这个事儿就交给利贞去办吧,女人们最擅长办这种事。”
“交给利贞去办可是再妥当不过了。”

吃过午饭,翰飞和承宇正站在路边说话,看到利贞带着几个兵骑着马下山去。翰飞和承宇跟她打着招呼。
“大嫂,下山干啥去?”承宇问道。
“有点事儿得办。”利贞笑着看他们一眼,拍拍马,往山下奔去。
翰飞看着利贞的背影,说道:“真佩服利贞,想干啥就干啥,没有难得住她的事。”
承宇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下午,利贞来士兵们操练的场地上找翰飞的时候,发现他正在给士兵们训话。
“弟兄们,我给你们说过多少次了,‘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你们都当做耳旁风了是不是?我都不好意思带你们下山,你看你们一下山,看见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儿,也不管对方是年老还是年少,长得好看还是长得丑,一律盯着人家看,好像几百年没见过女人似的——你干啥呢?对,说的就是你!我讲话的时候不许挤眉弄眼!——我真替你们脸红啊!以后你们再下山不要说是我翰飞的兵了,行不行?——现在继续训练,不许偷懒!”
训完话,他看着利贞说道:“利贞,找我有事儿吗?”
利贞笑着说道:“有事儿。下午不用操练了,让兄弟们放假。”
“为啥呢?这是谁的命令?”
“我的命令。”
“你的命令?对,你也可以下命令。可是为啥呢?”
“今天有喜事儿。兄弟们放假三天。我让厨房准备了酒菜,兄弟们好好乐呵几天。”利贞笑着对士兵们说道。
士兵们一听不用训练了,都欢呼起来,有的围了上来,打听是什么喜事儿。
“去聚会厅那里看看就知道了。”
利贞说着,拉起翰飞就走。

翰飞满腹狐疑地跟着利贞来到了聚会厅前面的小广场上,发现一些人围着什么在看热闹呢。翰飞挤进去一看,吃了一惊,原来是宝璐娘仨。
只见宝璐娘仨打扮一新,宝璐的头发也盘起来了,还戴着花儿,看上去真像一个新娘子。几个山上的妇女正围着她跟她说话呢,宝璐低着头,好像害羞的样子,微笑不语。
“宝璐——”翰飞叫了一声。
宝璐看见他,落落大方地站起来,走到他面前,含笑看着他。
“你怎么来了?”翰飞在众目睽睽之下有点害羞,硬着头皮问道。
“大嫂亲自接我来的。”宝璐一脸抑制不住的幸福,用手帕捂着嘴。
“大嫂?她可真多事。”
“怎么?不是你让大嫂接我上山的?”宝璐没了笑容。
“不,不,不是——你跟我来。”翰飞拉着宝璐,赶快逃离了人群,回到自己的屋子去了。

一些士兵们起哄,还说要闹洞房,利贞怕翰飞窘迫,说道:“闹啥洞房?咱们山上可不兴这个陋习。厨房里已经备好了酒菜,兄弟们痛饮去吧。”
“好啊——”士兵们哄叫着,一些人去了,一些人还在逗留。
一个年级大些的兵问道:“干脆晚上举行篝火晚会吧?兄弟几个去打几个猎物。”
利贞笑着说:“有啥不行的?去准备吧。”
几个人兴高采烈地去了。
一个小兵趁兴问道:“大嫂,你会给我们跳舞吧?”
利贞忽然变了脸色,抬手给他一巴掌,骂道:“我跳不跳舞是你说的吗?”
小兵捂着脸,小声说道:“这是咋了?我说错啥了?你不是喜欢跳舞我才说的吗?”
“臭小子!我想跳的时候自然会跳,我不想跳的时候谁说也不行!我可不是让谁来指挥我的!滚!”
赶走了小兵,利贞走到宝璐的两个孩子面前,几个妇女正在陪着他们。
“大嫂,这两个小孩怎么办呢?”一个妇女笑着问她。
“这是个问题。我也想了好久了,有些人上山来也拖家带口的,咱山上小孩也挺多了,竟然没有一个私塾?我看不行!”
“大嫂,你说啥?在山上办一个私塾?”另一个妇女问道。
“有啥不可?小孩的教育最重要了,可不能耽误啊。”
“教他们读书认字有啥用?难道也去乡试去?别忘了,他们的爹妈可是土匪啊。”一个妇女说道。
“我说的教育,是教孩子们一些知识,不是为了让他们去考试的。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我自己来处理这些事儿。”

“扬波,过来。你干啥去?”利贞叫住了扬波。
杨波说道:“刚刚我看大哥回去了,我得去照顾他。”
“你大哥有手有脚的,用得着你伺候吗?以后不要再跟他屁股后面转了,你得干你自己的事。”
“我没有事儿呀。我的事儿就是照顾大哥。”
“你是他的学徒吗?”
“学徒哪像我们这样?大哥可做过学徒,他说,得天天挨打呢。”
“除了不挨打,你跟一个学徒有什么两样?以后你得学点东西了,我准备办一个私塾,教山上的孩子们,你也得听课去,顺便照顾训练小孩们。”
“私塾?大哥教过我认字,三字经我都会念了,我给你念念吧?”扬波得意地说道。
“得了得了,我的私塾里可不光是认字,还有作文,算术,洋文呢。”
“你说的都是啥?”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你去把把孩子们都聚集起来,看看有多少人?”
山上的事情如此之多,又没人能干,利贞可有得忙了。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