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脚

小小的金莲花是带伤的问句

嬉戏的工具、魅惑和隐谕

一层一层的覆盖

女人难以剥洗的岁月

爱情总像一团朦胧的影子

婀娜里收藏男人的承诺女人的期盼

垫高只为回应群星的礼赞

扭曲了的历史,束缚过一场美丽的错误

傅说中

女人的脚像圆规,转动世界

唯有沉埋桎梏的喘息

才得换来轻松自在的呼吸……

————————————————————————

古今中外,男人的情欲就与女人的脚一直纠缠不清。

贝尔纳德·卢多夫斯基在《过时的人体》中曾经提过,脱掉异性的鞋袜是性占有的一种象征。

的确“脚”(feet)一字经常被用作生殖器的委婉说法。

所以有人说,想知道一个女人的年龄,不必看她的脸、脖子或是手,只需要观察她的脚。

女人的脚被称为“第四张脸”的部位,我的画家朋友曾说过:“细细观察女人的脚,可以得到你所想知道的一切。”

据说,画评家对他擅长画女人的脚给予许多独特的评价。

因为他对女人的脚具有透视的眼光,因而每次和他见面时,我都仔仔细细地选择鞋子,当夏天不得不穿上露出脚趾头的凉鞋时我会将脚趾甲修饰成美丽的椭圆形,并涂上淡淡的粉红色,让它看起来清洁健康。

我相信那是女人起码的礼貌和优雅,就像穿上无袖恤衫时得把腋毛清除干净一般。

女人对于男人的欲望保持一种内敛的修饰,对我而言,只是为了避免尴尬。

当我翻开民国前的历史,对于那时候中国男人,对女人的美不看脸孔却重看脚,感到十分纳闷。

这到底是中国男人独创的审美观?还是中国男人为了控制女人所编造出来的诡计?

男人为了欣赏美竟然对女人进行如此荒谬的迫害?以一个现代独立自由成熟女人的眼光看来是匪夷所思的。

据说宋代出现了理学,为防止女性淫乱,于是想到以此束缚女性的身体自由,自此缠足之风在南宋逐渐兴盛,流传至明清时尤烈。

我想,并不是所有的女子都被强迫绑了小脚,很多女子她们其实是自愿的。

因为成千上万的母亲相信只有缠小脚的女儿才能觅得高尚人家,因此狠心对女儿的双脚做一次性处理。这也许就像我们今天教育孩子要遵守纪律,要刻苦练琴,要勤奋读书一样,非常语重情长。

三寸金莲意味着一种身份,意味着能够被男人养活的生活水平,意味着做女人的魅力,就像现代的女人,拼命减肥隆乳、割双眼皮打羊胎素,以花容月貌做为女性追求的最高目标。尽一切的可能性一延再延女人的赏味期限。以此交换而得到名牌衣饰珠宝,汽车华屋,在心理上与古代的女性其实是类似的。女人将自己包装成一种符合市场需求的商品。并以此争取自己从交易中所得利益的多寡来认识自己的价值。

很多世故的男人都说,男人对女人之口味的规律是这样的:年轻的时候是从上往下看的,成熟男人观察女人是从下往上看的。

几年前看过张艺谋导的“大红灯笼高高挂”,片中那从头到尾不曾露脸的男主人在那与世几乎隔绝的封闭(建)世界,用奇怪的仪式,对女人的脚进行理性退化的催眠术,这种简单的统治权术很简单地就驾驭了那些女人,使她们一个个沈溺其中不自拔。

朋友去北京工作一阵,回来时带来了一本神祕诡异却用锦绣织盒装的小线装书,打开来一看全是裹小脚的春宫图,女人袖珍小脚儿或被男人握在手里、或紧贴在敞开着的白布挂内的胸口、腰部高抬、两只弱不禁风的小脚裹缠在男人的腰际……还有一幅描绘的应该是记忆里金瓶梅的场景,解开女人的缠脚布,将脚系挂在葡萄架上面荡鞦韆,然后将一颗颗葡萄往女人的洞里丢……。

高中二年级时第一次看金瓶梅,非常不解古代保守的道德规范和诸多社会禁忌下,怎么可能存在这种露骨的性爱场景?中国人设计出来的性爱情境活生生是场温柔的暴力。

在控诉中国男人的同时,西方男人的别有用心也值得探讨。

高跟鞋,是三寸金莲之西方版。把人的重心挤压在脚底的三分之一,和裹小脚有什么两样?

虽然没有赤裸裸绑住女人的脚丫,却同样束缚着女人的行为和心灵。女人穿上高跟鞋,走路必须比男人慢几拍;女人穿上高跟鞋,似身入险境,如踩地雷;女人穿上了高跟鞋,脚痛腿酸腰背麻木。更要挑明的是,穿高跟鞋必须和短裙相配,才能显示女人漂亮的大腿。小时候,我非常羨慕比我大十三岁的姊姊拥有半鞋柜的高跟鞋,每次她牵着我的小手蹬着格格作响的鞋跟走在人行道上,她修长的腿、浑圆的臀、每每紧紧吸引着无数路人赞叹的眼神。那时的我多么渴望长大,多么渴望有一天能穿上那样的鞋成为一个有魅力的成熟女人……。

据说高跟鞋是路易十四发明的,为了让侍女不要一天到晚跑出宫外玩耍.刚开始的确让她们苦不堪言,习惯了以后侍女们不但健步如飞而且还发现穿高跟鞋不得不抬头挺胸让体态更加优美。这种禁锢到后来被女人喜爱的程度甚且超过男人。

女人“美”得如此辛苦所求为何?难道只为取悦男人?

我看过一部由玛丹娜主演的电影,片名叫“阿根廷别为我哭泣”,看完之后我很想探讨一个这样的问题,“女人如何以身体换取权力”?

艾薇塔是阿根廷的国母,她靠跟一个又一个的男人睡,睡到成为总统夫人,然后她还要出来选总统,后来是因为她得了癌症才没有成功。

一个女人如果要用性来换取权力的话,她势必要向男性为中心的喜好靠拢,因世界政治的权柄基本上还是握存在男性政治人物手中。

要靠近权力,最迅速的捷径当然就是取悦手中握有权柄的男人,那么女人就必须学习怎么样讲话,怎么样的动作才能满足那些男人,这种作为虽说是女性自己开女性的倒车。但法国导演楚浮曾导过一部这样的电影,中文片名是【爱女人的男人】,在那部片子里,男主角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男主角说:‘女人的脚就像圆规,转动世界……’。

一双双被男人缠缚、怜惜、凌虐的女人的脚……是如何魅惑着男人啊?在历史的长河……它又是如何搅动男人们无可抗拒的七情六欲?

我的一位曾任著名跨国企业CEO的男性朋友,在一位曾是他情妇的选美皇后即将下嫁荷兰一名贵族男子之前酸溜溜地在我面前批评那位女士。

他说:“别以为在床上搞倒总统先生,就误以为自己具备冶国能力”。

写这样一篇文章只是在反映我观察和归纳的历史现实。

女人应该心甘情愿接受由男性所设下的爱情游戏规则吗?

古往今来世界上有着许许多多的女性,凭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努力去达到自己人生的理想……

女性主义讲的也是女性身体的情欲自主. 做为一个女人,三寸金莲和高跟鞋都引起我无止尽的反思。

女人要成为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女人不只能当秘书,还可以当总理;女人不只能当空姐,还可以当飞行员。

女人可以当法官,当律师,当教授,当记者,当工程师。所有这一切,都因为文明在某程度上给女人解开了绑带,为女人打开了人生的大门,使女人的努力能够有所收获,女人的解放不仅仅表现在女人的职位越来越高,更在于女人有了选择的权利。

但是,我们不能说,在女人的面前已经没有了障碍。

外在的,内部的,隐藏的和明显的,障碍无处不在。女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看不起自己,自己对不起自己。三寸金莲不是用来走路的,是给男人玩弄的,所以,女人只能拜倒在障碍之下。

今天,我们能跑,能跳,还能跑得自信,跳得美丽。面对生活中的误区,女人巳有能力,或者越过去,或者眼开眼闭,若即若离……学习当个自由自信的女人,嚐试走自己的路。选自己要的男人,并穿自己爱穿的鞋。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