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利贞在山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她指挥着军民们把房子进行了翻修,使他们居住的更舒适,又把陆离当初盖的牢房推倒,新盖起了活动室和娱乐室,鼓励军民们除了日常的操练之外,再参加一些赛马、击剑、摔跤、武术、射击、马球、以及跳舞、唱歌、下棋、认字、读书等等一些体育及娱乐活动,这些是轩原他们原来想也想不到的。这样一来军民们觉得天行山更像一个家了,而不是一个临时的遮蔽风雨的居所,他们的热情也更高了。利贞又指挥着他们开荒种地,在山上种了一些小麦、玉米、土豆等粮食和蔬菜,他们众多人的口粮也有了着落,不够的或者没有的利贞就命令他们去向农民购买。

这天,轩原和广志、翰飞、承宇等人在山上视察,走到军民们一栋宿舍的旁边,发现利贞带着一些士兵又在搬运木头、石头,和着泥,广志不禁担心了。利贞看见了他们,没有说话,继续指挥着士兵们。她穿着一身利索的紧身衣,方便干活儿。承宇走过去跟她打招呼。
“利贞又在折腾啥呢?”广志和轩原、翰飞远远站着说话。
“她这可不是折腾,”轩原笑着说,“她说要为山上的孩子们盖一座私塾,请几个先生来。”
“如果这样,我也可以给他们上课了,教他们读四书五经,真是的,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翰飞有点遗憾。
“我们都是造反的人,还读什么书啊?”广志说。
“这你就不懂了。即使我们造反,也不能让孩子们成为无知无识的野蛮人,我甚至觉得,我们的孩子更需要多懂一些知识。这些我以前也没有想到,利贞提起了我才想到这个问题,的确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利贞可真有意思,她指挥别人干就行了,一个女人家也动起手来。”翰飞看到利贞和士兵们一起干活儿,不禁说道。
“这还不算什么呢。上次她不是给我们每人做了一套喝茶专用的桌椅吗?我从他们干活的地方经过,你们猜怎么着?我看到利贞卷着袖子,拿着一把锯,在锯木头呢。你一个女人家,锯什么木头嘛?真拿她没办法。她什么事都想自己动手试一试。”
广志和翰飞都笑了。
“只要别瞎折腾就行。我是被人折腾怕了,好不容易我们才暂时安定下来。”广志说。

“这你就不懂了吧,广志兄弟?”轩原微笑着说,坐到了一棵大枫树下面的长椅上,“我来给你讲一讲。如果说男人是天生的破坏者,女人就是天生的建设者。男人擅于破坏一个世界,女人却有本领在废墟中重建起一个新世界。男人喜欢思考,动手去做的却是女人。你知道中国两千年来为什么死气沉沉、停滞不前吗?就是因为缺少了女人的参与。不管是文化的建设中,还是历史的建设中,女人都缺席了,因为中国的文化对女人的压制,中国的男人对女人的轻视。女人代表着生命力,一个缺少生命力的社会,怎么可能有生机呢?”
这时承宇也走过来坐在轩原身边听他说话,广志也坐下了,翰飞站在树底下观察着树上的红叶子。
轩原继续说着:“你们看利贞,她虽然说得不多,可是做的却很多。她因为从小缺少父母的约束,奶奶又很娇惯她,养成了她无所约束的性格。我现在也不限制她,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完全是依着女人的天性去做事,她在建设,在重造,好让我们的山上焕发生命力。很多女人的天性被压制了,以致失去了她们的创造力——这是大自然,是造物主送给她们的礼物,是她们天生就有的,换句话说,女人是造物主馈赠给大地的礼物,女人让这个世界充满生机。现在你们知道了吧?中国的男人们因为自己的软弱无能,不能堂堂正正做一个真正的男人,于是就把怒气发泄在比他们弱小的女人身上,压制女人的聪明才智,摧残她们的自尊和身体,不把她们当人看,甚至只把她们当成发泄兽欲和传宗接代的工具。中国的男人们如此的违背天理、违反造物主的意图,所以他们受到了沉重的惩罚,也让中国这个古老而庞大的国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轩原停住了,脸色有点阴郁。

广志等了一会,说道:“这些都是你琢磨出来的?你跟利贞谈过吗?”
“这倒没有。从这方面来说我是自私的,我不愿意让她的小脑袋瓜子想那么多事儿,她只需要依着她的本能去做就行了。说到这里,我很佩服女人的本能,她们总是精确地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这个世界少了女人该是什么样子呢?简直无法想象。从我见到利贞第一眼起,我就知道利贞跟其他女人不一样,她是一个聪明有智慧的女人,她敢说敢做,敢爱敢恨,简直没有什么能约束她的,不瞒你们说,我喜欢这种性格。”轩原笑了一下。
“你真是好眼力,大哥。”承宇说道,“如果我遇到一个女人有大嫂的一半,我就把她娶了。”
翰飞手里拿着几个火红色的枫叶,笑着问他:“你能吼得住吗?”
承宇站起来,打了他几拳。轩原和广志都笑了。

利贞果然盖起了几间舒适的房子供孩子们在里面读书。山上大大小小的孩子有二三百人,有些走投无路的人可是拖家带口来的呀。利贞按年龄把孩子们分成了几组,每组由一个先生带着,至于这些先生,则不必去别的地方找,因为军民里有一些读过书甚至考过秀才的,他们很乐意教这些小孩们。翰飞虽说也很想一展身手,可是他的事务繁忙,也只得罢了。利贞安排好了这些,自己也会去给孩子们上课,她教他们唱歌,跳舞以及洋文,还从她的洋人朋友那里买了许多给孩子们看的带着精美图片的童书。
“洋文?”轩原听了惊奇不已,“认识你这么久,我竟然不知道你会说洋文?”
“我会说的不多,但我认识他们的字,能看懂他们的书。”利贞如实回答。
“真的吗?洋书上都说了些啥?”
利贞笑了一下,说道:“洋书上讲的都是一些外国人的生活情况,以及他们对世界、对人类的看法,它们不会像中国的书籍那样教人们咋做人,但是他们却在探索世界的本质,以及怎样做才能使人类的生活更幸福。我觉得,这个很对你的胃口。”
“真的吗?”轩原思索了一下,请求道,“利贞,有时间也教教我洋文好吗?”
“好啊。我给孩子们上课的时候你可以坐在教室的最后面。”说完,利贞笑着得意地离开了屋子。

利贞办完了私塾,又开始大张旗鼓地招起了女兵,她要带领一支女兵队伍。女兵?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新鲜词。开始能招上山的女兵很少,但是慢慢地知道了的年轻的女性们都愿意来了,甚至还有一些城里的女孩们。利贞也慢慢有了一支四五百人的队伍。她亲自训练她们,教授她们武术、骑术和射击,她的女兵队伍越来越武艺精湛了。因为轩原和利贞在方圆百里名气太大,她的奶奶已不能安全地住在子虚县城,利贞已经把她接到山上居住。
这天,轩原他们接到一个情报,说是邻近的正阳县的县长——一个大贪官,准备了一份厚礼,差人送往京城,要向京城里一个高官贿赂买官,因为惧怕天行山的名声,已经绕道二十里了。于是轩原召集几个人在议事厅开会研究,又命人去叫利贞。
翰飞说道:“这件事儿就不用她参加了吧?”
“我答应过她,有什么事儿她都得参加,我可不能食言。”轩原坐在桌首的位子上,笑着说道。
广志坐在轩原的左边,把右边留给了利贞。这是轩原要求的。依中国的传统习惯,左边要比右边的位置高。翰飞、承宇、扬波等人也依次坐下。这时利贞风风火火地进来了。
“什么事儿?我正忙着给孩子们上课呢,上完课还得去检查女兵们的操练情况。”
“你先坐下,利贞,听轩原兄弟给你说。”广志笑着说道。
于是轩原把情况讲了讲,又说道:“这个贪官,抢了他的赃物也是应该的。可是他已经绕道二十里了,距离我们有点远,我们派兵去会不会扰民?”
“他们带了多少人?”承宇问道。
“听报告说,大概有千把人。”轩原说。
“带这么多人?看来真是一份厚礼啊!”翰飞说道。
“如果去的话势必有一场激战,你们觉得呢?”轩原问。
“不去也很可惜啊。”广志说。
这时利贞忽然站了起来,说道:“你们这些男人,干啥事都叽叽歪歪的,真是不爽快!”说完她大步离开了议事厅。
广志等人都楞了,说道:“她这是啥意思?”
轩原笑着说:“走就走了吧,我们继续开会。”
于是几个人继续开会研究着。过了一会,忽然听到一片马叫声,几个人赶紧停下来出去看。

在议事厅前面的广场的一侧,通往下山的道上,只见利贞带着她的女兵队伍已经穿戴完毕,骑着马带着武器,准备下山。山上的军民们都围着看。
广志赶紧劝阻道:“利贞,你干啥去?别冲动啊,等商议好再行动!”
利贞骑在马上,看着广志他们说:“你们继续商议吧,我们先去了。”说完,她一挥手,走在前面,女兵们骑着马跟在她后面。
广志急的对轩原说道:“快劝劝她呀!”
轩原笑着说:“算了,让她们去吧。女人家,没经历过什么战争,还以为很好玩呢。等到了那里虚晃一枪就回来了,以后就知道厉害了。”
“万一她们吃了亏呢?”翰飞问道。
“那倒不至于。只要她们跑得快,应该不会吃啥亏。”轩原说。
兄弟几个都笑了。
“兄弟们,我们干脆在路边喝着茶等她们,看她们怎么丢盔弃甲地回来。你们看着吧,不到两个时辰准回来。”轩原笑着说。
大家都兴致勃勃地答应了。于是命人搬来桌椅放在路边的一棵粗大的银杏树下面,翰飞还命人去他屋里把象棋拿来,他要和广志大战几局。于是轩原等人优哉游哉地喝着茶下着下棋,一边等待着利贞她们。

过了两个多时辰,果然听到马蹄声和嘶叫声。早已在路口的堡垒里伸着脖子探望的扬波也赶紧来向他们报告。
“利贞姐她们回来了。”扬波激动地说着,跑到路边等待她们。
轩原等人也赶紧站起来,准备看热闹。
这时利贞的队伍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只见利贞骑着马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几个女兵,再后面一匹马上有两个被捆着蒙着眼,穿着官服的人,几个女骑兵押着他们,还有一些马上托着沉甸甸的包裹,看来是战利品,队伍从大家的眼前经过,没有停下来。
只听利贞吩咐男兵道:“把这两个人先看管起来。”
几个拿着武器的男兵牵着这匹马,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利贞骑着马经过轩原他们的时候,轻描淡写地说道:“衣服都脏了,我回去换换。”
说完,她骑着马回去了,留下了几个大眼瞪小眼的男人。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