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美利坚第一天(2016年11月8日)

Share on Google+

thumbnail奶奶的本酒葫芦怎如此不露痕迹的象一支无声手枪的就这么就地消灭了八小时时间差从而落地即为美利坚。当胡昕问起怎么消解那烦人的时差当江南为他隔日的伟大计划假装老酒的时差乌有时,果真和他们一伙的老葫芦酒仙这曾让并继续让成千上万英雄好汉立地无逃的八个时差还真在本人彻底乌有了一回。

让所有的时差归零从老酒葫芦开始,本人太过没心没肺管他谁入主白宫谁打回原形就像哪个女人在老酒床上哪个睡在地上,中国依然是傻呼呼的中国老酒依然什么酒都喝什么酒都不多什么酒都不醉,美利坚依然美利坚,我们依然一伙。

这波音777怎么飞着飞着就突然天亮了就像逆时飞翔一个瞬间天就黑了,就像一些美女读老酒的文字在反应和次反应甚至非反应之间,就像自由女神的性别指数在阴柔和阳刚之后,就像我们的无条件国学和有条件西学之初,所谓华夏文明的大悲大喜大阴大阳皆也就一步之遥,但却,泱泱的咫尺无渡。

也不知是我欠江南还是江南欠我一个拥抱,这老江南大清早从丹佛飞来在洛杉矶机场等了七小时竟不吃不喝两眼不眨的终于等到就差半裸的我走向他也就在那一刻我想起了旧日的那部经典好莱坞《洛杉矶大地震》和只在中国大陆存活在洛城并不存在的加洲牛肉面,还有只在格列弗雷逝去的歌声中存在但在现实中从未出现的《加洲旅店》。

但眼前奶奶的的这家中餐厅竟不提供酒水吃客也不得自带,就像一个女人睡在你床上你不能碰她也不能碰自己,这美国式普世和台湾一样残酷的让你内心欢呼纵情歌唱——然而那个泼皮特朗普终于古稀胜出。

2016-11-10凌晨于洛杉矶林肯酒店

阅读次数:1,8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