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经过一年多的休养生息,天行山上已经兵强马壮。源源不断投奔而来的青壮年农民,使他们的队伍已经达到五万多人,连利贞的女兵也达到了五千人,远远超过了过去的兵力。为了让军队正规起见,整个军队正式更名为自由军,以表他们反抗暴政、追求自由的决心。轩原为军队统帅,广志等人分别为将军。这时候,攻打子虚县城的计划又提上了轩原众兄弟的日程。

来年冬天,当皑皑白雪覆盖了天行山的时候,宝璐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喜坏了翰飞等人。这是他们兄弟们中第一次添丁,每个人都对新的生命充满了好奇和敬畏感。这天他们都聚集在翰飞的屋里庆贺新生命的到来,轩原和广志等人在翰飞的外屋,利贞和她的奶奶,还有几个妇女待在卧室里,陪着坐在床上的宝璐说话。翰飞把新生的宝宝抱出去让他们看。广志尤其喜欢这个婴儿,一直小心翼翼地抱着他来回走着,也不肯坐下。婴儿瞪着两只圆圆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脸。
“真机灵,是不是?”他对大家说道,又问轩原,“你和利贞怎么不——”
轩原坐在茶桌旁边喝着茶,笑着说道:“利贞说了,现在事儿多,过几年再说。”
承宇舒适地躺在翰飞的藤椅上,两只脚高高地蹬在面前的一只凳子上,笑着对广志说道:“二哥,你别走来走去了,小孩又没哭。你这么喜欢小孩,为啥不结婚呢?结了婚不就有自己的孩子了吗?”
广志不自然地说道:“我都这个年龄了,结啥婚呢?倒是你,年纪轻轻的,还不赶紧结婚去。”
轩原放下手里的茶杯,也说道:“还真是的,广志兄,你应该结婚了,男人年龄大怕啥呢?你不过才35岁,咱们兄弟还怕找不来一个好老婆?难道你心里已经有心仪的女人了?有时间给兄弟们讲讲,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
“你就别跟着逗我了,轩原兄弟。”广志勉强笑着说道,把孩子递给了站在一旁的翰飞,挠了挠头。
这时利贞的奶奶从里屋走出来,对着轩原叫道:“元亨——”自从知道轩原的真名之后,她仍然习惯叫他元亨,“我已经骂了利贞了,我可一直在等着抱重孙儿,你们想叫我等到啥时候?”
轩原站了起来,尴尬地笑着说:“我知道了,奶奶,你放心吧。”
兄弟几个看着他暗乐。

等到春天积雪融化,天行山的各种树木和植物开始萌发出嫩芽的时候,轩原等人正式开始商议攻打子虚县城的事宜。
在子虚县城,忌惮于天行山声望和势力的壮大,以江县长为首的县衙官员早早开始做起了防备工作。江县长也明白,如果丢了子虚县城,他的乌纱帽就不保了,自己的脑袋也有可能丢掉呢,不是皇帝杀了他,就是轩原的起义军杀了他,总之都是一个死。他不得不打起全面的精神,何况山高皇帝远,在子虚县城他可以说是一个土皇帝,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唯一需要打点的上级是德州的知州刘大人,刘大人早已是他的同谋了,不足多虑。首先他下令把轩原、利贞等人的画像挂在城门上,守城门的士兵严格盘查每一个想进城的人,遇到可疑的、或者跟画像上样子差不多的,就阻止他进城。因此不少无辜的人受牵连,轩原等人想进城就更难了。

其实早在这之前,江县长为了更好地控制全县的人民,尤其是子虚县城的人,他颁布了治安十条,内容如下:

第一条:每个人都登记到户,所有流浪的、无家无业的人口,不论男女老少,一律逮捕入狱。(因此很多人投奔了天行山)
第二条:给每个人制作身份铭牌。上面除了个人详细的信息外,还有惟妙惟肖的画像。(因此其他人很难拿着别人的身份铭牌蒙混过关)
第三条:每户每家、每个人不许私藏武器,除了菜刀之外,只要能伤人的,一律没收。违者逮捕入狱。
第四条:不得私自印发书籍、小册子、海报等所有带文字的东西。
第五条:除了官方规定的书籍,民众不得看、或者收藏其它的任何书籍,现有的一律没收、焚毁,禁看李白、杜甫等人的诗歌。
第六条:不得聚众闹事。有三人以上的聚会须申报。
第七条:在任何场所都不得谈论朝廷、官府、县衙等话题,经发现一律严惩。
第八条:不得撰文谈论或者讽刺朝廷和官府。
第九条:晚上十点以后不许在街上逗留,各家各户关灯熄火。(这条针对的是子虚县城的人)
第十条:建立举报自查制度,凡举报他人违反以上任何一条者,即给予不同的奖励。

此十条一出,不少人因为各种原因被逮捕入狱,监狱里人满为患,官府不得不加盖监狱,又招了不少的衙役。很多原来街上的混混儿、乞丐都趁机混进了官府,穿上了官家的制服,成了狐假虎威、欺压百姓的公家人员。江县长还偷偷训练了一批暗探,以不同的身份安插在各地,时刻监控着全县的人民,严防他们谋反或者暗通匪徒,发现可疑者就悄悄逮捕,因此又有很多人失踪。
看着全县的人被自己制的服服帖帖,人仰马翻,江县长颇为得意,还把自己的政绩上报给刘大人,求他在皇帝面前替自己美言几句。刘大人不仅称赞了他,还把他作为典范,号召其他县衙向他学习。江县长因此更加得意,更加为所欲为。

轩原为了打探城里人的情况,派了几个农民进城里去。
农民们回来后报告说:“我们在子虚县城大街上溜达了两天,街上管制的很严,到处都有暗探在盯着。我们找机会问了几个人,试探他们的口风,他们很恐惧,不敢提天行山的人和事儿,二来他们也很冷淡,当初他们以很大的热情帮助天行山,帮助陆离,实指望天行山能带领他们逃离火坑,最后发现原来是一骗局,天行山和官府不过是一丘之貉,他们已经灰心了,虽然他们也听说轩原是个好人,利贞也在山上,但他们不愿意再插手天行山的事儿了,宁愿袖手旁观。我们也不敢问的太多,差点被人举报了呢。”
轩原听了,说道:“我知道了,你们回去歇歇吧。”
打发走几个农民,轩原陷入了沉思中。

考虑了几天之后,轩原召集广志等人到议事厅开会。开会的除了广志等人,还有十几个得力的干将,利贞也带着她的两个能干的女将。等人都坐齐之后,轩原谈了他的想法。
“各位兄弟姐妹们,这次攻打子虚县城,我们不能再掉以轻心了,一定要慎之又慎。这次我有一个新的想法,你们听一听,讨论一下。你们有些人还记得上次攻打子虚县城,我们死了多少兄弟吗?一想到这些,我心里就很悲痛,多少个家庭家破人亡、多少人失去自己的儿子、丈夫!”
广志等人听了,面面相觑。
广志说道:“轩原兄弟,你今天是咋了?打仗当然会死人了,你怎么婆婆妈妈起来?你这样可不像一个起义军的首领啊。”
翰飞眨着他的大眼睛,问道:“大哥,你这话是啥意思?难道你不想攻打子虚县城了?”
轩原喝了一口茶,说道:“兄弟们,姐妹们,今天召集大家来,就是想谈这个事儿。大家的印象中,打仗就是要死人,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可是一样,如果死的是我们的儿子,我们的兄弟,我们会怎么样?会不会悲痛欲绝?为啥放在别人身上我们就如此地麻木、冷漠呢?”
轩原说完,大伙儿都一动不动,静默了一会。利贞一直没有说话,一只手支着下巴,仔细观察着每个人脸上的表情。等一会,承宇打破了寂静。
“大哥,你到底想说啥?”
“我的意思是,这次攻打子虚县城,我们尽量不动手,如果能和平占领,那就更好了。”
“和平占领?”翰飞愣了一下,换上了不以为然的表情,“江县长那个混蛋愿意拱手相让?”
“当然没那么容易,需要我们多动脑子了。一旦动起手来,死的可都是子虚县城的子弟啊。但是最后迫不得已的时候我们也会使用武力,这是我们最后的选择。”轩原看着大家说道。
“这个可有点难度。”翰飞说道。
其他人也和旁边的人讨论着。
承宇把胳膊放在桌子上,两手支着脸,似乎陷入了沉思中。
“对我们来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能难住我们的事儿吗?”轩原笑着说。

说笑归说笑,轩原还是陷入了深思之中。内心里,他不愿意再像上次那样贸然进攻,让兄弟们做无谓的牺牲了。白天,他和广志几个天天在一起商量,有时候他们坐在议事厅里,有时候就在军营里转悠,或者观看士兵们的操练,有点想法大家就一起讨论。利贞因为山上的事务繁多,也就不参与他们的讨论了。
这天,他们正在军营里转悠,士兵们刚操练结束,来来往往忙碌着,有的在洗衣服,有的坐在一起说笑着休息,有的在烧火做饭,因为人数众多,现在士兵们以组为单位,开始自己做饭了。一队巡逻兵走过来,朝他们行礼并走过去了。
承宇看着远处的士兵,说道:“如果不作战,我们还要军队干啥?”
轩原说道:“你们要明白一点,军队是我们的武器和后盾,如果没有军队,谁理你?谁把你放在眼里?有了军队,我们才有资格跟对方谈判,并牵制对方。”停了一下,轩原继续说道,“我再进一步说说我的想法,你们了解之后,才能顺利开展下一步的工作。我为啥提出和平占领,不想做无谓的牺牲呢?这似乎不是一个起义军首领应该考虑的问题。但是我请你们想一想,我们起义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推翻暴政,让人民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是如果生命都失去了,还谈什么幸福呢?不成了空谈了吗?如果只是一味地鼓励杀戮,不是与我们的初衷相违背了吗?”
翰飞说道:“明白是明白了,具体该怎么做?”
“我的初步想法是:发动起子虚县城的百姓,带领他们在城里面给官府压力,我们在适当的时候包围子虚县城,内外夹攻,让江县长焦头烂额,最后不得不投降。”
“像上次那样,由我们的一个人带着他们闹事?”广志问。
“一样,也不太一样。现在子虚县城管控的严了,我们能否进去都是一个问题,再者,江县长在城里大肆的逮捕人,人们已经吓破了胆,对我们的事儿他们已经不敢管不敢问了。”
“那样麻烦就大了。”翰飞说道。
兄弟几个表情凝重。
“这次谁去好呢?重新劝说他们可不容易啊。”广志说道。
“况且还有很大的风险,如果被抓,江县长可不会轻易放过了。所以这次我准备自己去。”轩原说道。
“你去?”几个人瞪大了眼睛。
广志说道:“你可不能去。万一被抓了,谁来带领军队?我们谁去都行,就你不能去。”
“我说的被抓,只是最坏的情况,只要我们做的巧,不一定会落到他们手里呢。我们来想一个万全之策。”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