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批上官婉儿

Share on Google+

%e4%b8%8a%e5%ae%98%e5%a9%89%e5%84%bf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馀。
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
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这首《彩书怨》看是上官婉儿写给太子李贤,实则她是写给所有当世和未来男人,这个媚眼婉儿整整抛了一千五百年。

什么样的女人能如此绝版的为后世痴情,上官婉儿分裂的人格召唤她走向未来。

上官婉儿,一位旷世才女。因为旷世,旷世的难以染尘。这是个复杂而内心极度压抑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她的爱是畸形的,她的精神色调是不可告人的。如果她活在现代,她或许就是伍尔芙或普拉斯。本来她可以写出更多更具儿女独性的作品,因为靠近了政治。女人一旦进入政治,她的文字天赋便被淹没,故而她成不了李清照。后人对她的肯定多有特定场合的特指,也有人为的心理盲从。至少我不认为她留下了多少旷世之作,尽管她的文字难掩其才情,但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创作光辉。

%e4%b8%8a%e5%ae%98%e5%a9%89%e5%84%bf1上官婉儿,因为其家世使然,她的家族被武则天灭门,她却和则天大帝成了一对绝世组合并最后位及宰相,两个女人创造了一段历史也消灭了一段历史。武则天对她是既惜才又有一种征服之心理,一种对上官家族后人的精神压迫。婉儿对则天是既高度敬畏又怀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扭曲心态:她有一颗复仇之心,但则天大帝的帝王之气势泯灭了她的仇恨,在她心里只能存活对则天的无条件景仰和膜拜。这两个女人的组合是一种复杂的不可复制之典范,并非她们的人格包容,而是彼此特定的心态。

不过她也敢和则天抢面首,在被龙颜大怒的女皇一剑刺破前额,她竟在破相处绣了一朵小红梅,却是更加娇媚非常态风艳,直惹得世间男子千里争睹当红才女的红梅妆丰采。如此这般权倾朝野色惊红尘,千古红颜数婉儿。

%e4%b8%8a%e5%ae%98%e5%a9%89%e5%84%bf2上官婉儿对李贤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一种女人式的政治冒险,或者,利用大于爱恋。

因为,在婉儿身上,那种通常女人纯粹的爱早已不复存在,她只能爱遥远的将来,一如她凄凄切切的彩书怨。

“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她冷艳的文字透过燃烧的深闺泛着千古幽光,也因为此,唐玄宗不得不杀她,还因为此,玄宗必须为她立碑出书,因为,她是上官婉儿。

 

阅读次数:2,98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