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b%8e%e8%b6%8a%e6%88%98%e5%88%b0%e5%85%ad%e5%9b%9b%e7%9a%84%e9%80%83%e4%ba%a1
老鱼:《从越战到六四的逃亡—一个中共侦察兵的自述》 (RFA粤语部)

两参老兵朱敏这辈子打了三大战役——“兵败如山”的79越战;尸横长安的89学潮;以及今年开打的重庆老鱼饭局新世纪维权官司。

老鱼的多集访谈是在通过谷歌搜索对受访者经历逐步了解过程中完成的。也就是说,最终,我们找到了作为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高材生的他竟然与纸醉金迷的名导生涯擦肩而过的理由。

老鱼香港出版的另一本禁书《从越战到六四的逃亡——一个中共侦察兵的自述》摘录: 6月4日中午,他一个人在六部口远远见到几辆坦克车停在通往长安街的路口,炮口朝南,一群学生及市民在南边的巷口大骂军人,老鱼也加入其中破口大骂…随着一阵“打死他”的叫喊,已拳脚纷至,枪管枪扥齐下。老鱼虽幸未被军官拘捕,但被朋友送返宿舍时,所有目睹他的人都被吓得大吃一惊。之后,老鱼便开展了逃命的路途,图经深圳逃往香港;但第1次的逃命,老鱼失手,被边防人员逮着,拘柙在看守所两个多月,但他没放弃,第2次的逃命终告成功,藏在船的暗格处,捱过数小时海浪的冲击,他终于呼吸到自由的空气。

老鱼的生涯充满了传奇色彩。香港《明报》披露:一九八九年「六四」学运遭镇压后,九月,作者偷渡抵港,向港府自首,被正式拘留,经过身份甄别,合法居港。其间,作者得到李卓人,以至陌生的士司机热心帮助。

《明报》在这篇报道的跟稿中继续这么写道:“对政局不存厚望 只盼与战友重逢「如果文革等于颠沛流离,中越战争是关乎生死的考验,那麽六四就是理想的彻底幻灭,对中共的最后一点希望和信心都失去了。」老鱼自言现在只想简单地活下去,毕竟自己什麽生离死别都经历过,现在反思一下生活,写些书记下自己的经历就好。老鱼坦言对中国在政治上变得开明已不存厚望,现在他其中一项最想做到的事,是让当年一同出生入死撤离越南的16人重新聚首。「我已找到其中10个人,其实我发表这些文章,其中一个原因,是希望他们的同事或子女能碰巧看到,发现自己的同僚或父亲与我有相似的经历,可以跟我来相认。」「以我所知,可能当中有两、三个过得好一些,其他的生活都不是太好,至少连电脑也不会用,似乎我是唯一有升学经历的例外。」他坦言政府对老兵待遇不佳,自己现在能安稳过活实在幸运:「每个月就是仅有300多块(人民币)的补贴,在农村还好一点,在城市的话连请顿饭也未必足够,或只是意思意思吧!」

在主动结束了流亡生涯回国之后,“老鱼…列出了这些年他练过的行当:当过夜店、服装店、礼品广告公司、婚纱影楼、汽车租赁公司老板;当过报纸总编辑;干过演员、编剧、导演、制片人;最后进入IT业,在一家美国上市网络公司、联想北京总公司溷过好一段;甚至在香港还做过快递派送员俗称“小红帽”……”

最后,在拉萨开了一家摄影主题餐厅老鱼饭局。他,就是老鱼。2016年,是老鱼来拉萨的第十年、老鱼饭局在拉萨的第六年。

重庆新装修完毕的第二家老鱼饭局,位于洪崖洞下的嘉陵江畔,坐拥流动的大河风情和对岸高楼错落的天际线。室内整个用餐环境布置得跟摄影展厅似的,大幅精美的摄影作品挂满四周。

老鱼的最后一战,就是在这迤逦如画的嘉陵江畔开打的。

让我们进入老鱼-朱敏的维权。

老鱼在被渝中区当局非法拘留留了12天后回家,痛定思痛,写了一篇《你可以拘留我,但我绝不放弃》的长文。文章写道:“如果要重组事发现场,还得从交代那条位于渝中区洪崖洞下面的蜜岸商业街的背景说起。这条约350米的商业街街是由渝中区政府主导开发的…2014年建成后,渝城公司按区政府相关部门的旨意,把这条街整体转租给一家私人公司(重庆一至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再由这家公司每平米加价约70%,再转租给了8家商户(我就是8家商户之一,开了一家叫老鱼饭局的餐馆)。

重获自由后,老鱼开始了新的证据搜集过程。以下是他在【猫眼看人】上公布的调查结果:

1,   这条街(蜜岸商业街)没有经过区规划局的规划,在今年7月20日有律师专程去渝中区规划局查实。按国家现行的法规条文,这条街应该属于违法违章建筑,涉嫌违反国家规划法。

2,   在渝中区政府网站上公布的渝中区用地规划图中(有效期:2003年至2020年),这一地块的使用用途是绿化用地。重庆首善之区的政府,就连自己做的规划也可以公然践踏,这样擅自改变土地使用性质的做法,涉嫌违反国家土地使用管理法规。

3,   按重庆市水利局相关防洪法规规定(有效期:2006年至2020年),蜜岸商业街这个江岸地段,在海拔190米以下(朝天门站海拔水位标高),属于10年一遇洪水位以下为河道主行洪区,不允许任意侵占、开发。10年一遇至20年一遇洪水位为城市建设限制使用区,应保持天然河岸为主,只能做湿地、生态工程。20年一遇至50年一遇洪水位为城市建设控制使用区,在这个区域同样不能建设住宅、办公楼、仓库等永久性建筑,经论证、批准后可修建具有及时拆除功能的临时建筑。而这条商业街的海拔高度只有183米,远远低于10年一遇洪水位。按市政府的法规标准,这条街完全违反了起码的城市规划原则和江河防洪需要。在这里违章修建房屋,涉嫌违反国家水利法规。

4,   在没有取得国家规划手续的情况下,这条街就不能取得国家相关管理部门的消防许可手续,在没有拿到消防许可,没有任何消防设施的情况下,区政府竟然坚持把这条街拿出来进行招商,对可能出现的消防隐患全然不顾,涉嫌违法国家消防法。

5,   这条街在招商和商户进场营业的很长时间里(近2年时间),对污水排放一直采取向嘉陵江直排的方式,而嘉陵江是重庆城区主要的饮用水来源之一。涉嫌严重违反国家环保法。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