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常委会全票通过“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是破坏最大的一次,像一把利剑插进香港的心臓,所有追求民主自由的人们抚摸着一伙淌血的心,悲愤莫名。

香港大律师公会发表声明指“对释法深表遗憾,弊多于利”,认为“在敏感时刻作出释法决定是极之不幸,动摇公众对香港法治的信心”。戴耀廷副教授撰文指出,“这次释法加入具体条文是直接为香港立法”,“加入丧失议员资格的第八种情况,是修改基本法”,“加入的规定可能具追溯力是对案件作出裁决”。这无疑是人大常委会骑在香港终审法院头上取代它的功能,变相把中国法院头上有个党委书记的制度强加于香港之毒辣行径。

笔者藉本文警告习近平核心及中共中央政治局各常委,当前发生的释法事件,是张德江和梁振英利用人大常委会作出迫虎跳墙的狂妄举动,应该立即制止。

梁振英透过律师向法庭宣称,他和特区政府都没有主动向人大提请释法,像是人大自己无端端释起法来似的,这是惺惺作态。不要忘记,梁振英除了公开以特首名义与中央联络外,还有另一个秘密的地下渠道,可以循党内组织提请要求。梁振英的党籍关系本在中联办地下党处,自当选特首后变成特别党员,组织关系己转到中央。他的直接领导人就是张德江,梁是向张直接要求释法的。

明显地,张德江支持梁振英连任,并主动向人大常委会提请释法要求。所以整个“严打港独”工程,由梁振英批判港大《学苑》到今天的释法,全部就是张德江为梁振英争取连任的整个过程。因为反梁振英连任势力也很强硬,梁至今未得习核心首肯参选特首,必须加祛加码,为那不知由谁供养成为所谓“港独分子”的游惠祯,梁颂恒配票保送入立法会,并且索性把至今为止只是口号性质的港独问题不断放大升级,制造分裂国家,危害国家利益的恐慌。这种当年八九民运李鹏谎报军情的现象,正在现实中更荒谬绝伦地翻版。我没有想到聪明如习核心者也会像邓小平那样上当,相信他们的汇报,作出错误的评估,容许他们的胡作非为,用牛刀去杀鸡。

张德江等人为了满足其威权欲望及权力阴谋,不惜侵害香港的法治精神和制度而抛出的所谓释法,以为为香港立下规则必然可以迫使港人就范而执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香港人在占中运动中己经深刻认识“违法达义”的精神意义,当广泛的大律师大法官以及全部民主阵营都感到尊严受辱,退无可退时就会不惜犠牲去保护他们的法治理念,坚守独立自主,拒绝执行人大颁下的程序不公内容不公义的规条,坚持执行本港实行的普通法去判案,而违抗人大常委会的命令时,张德江等人的权威立即扫地,颜面尽失。那时中央怎么办呢?开出坦克吗?开出解放军抓人杀人吗?他们会把中央劫持到一个不可收拾的地步,像六四屠杀一样。这就是有权用尽的恶果,在自由的香港这是错误的管治方法。

人大释法之后,民主阵营不能被动地逆来顺受,反击是必须的。除了两场疗伤意义的游行外,在来年的特首选举中,阻止梁振英连任是大反击的机会。只要大家不放弃,小圈子选举仍然有空间让我们面对几十万选民,一票一票地去抢夺选委的资格,现在各行各界人士正以风起云涌之势,参与到竞逐选委的行列中,是可喜的现像。

在过去的特首选举中,许多人以中央的标准为准,先行考量一下哪一个候选人是中央能够接受的。这次大反击应有大大的不同,就是不要按中央的本子办事,不要先考虑中央接受不接受,而是选择自己的理想特首,这是本次大反击的重要意义。正如特首参选人胡国兴所说:“只要市民支持,选委投票选出,中央不能不接受。”最好也办一场民间特首选举,选出市民自己的特首,组织一个民间影子政府也是很好的建议。

许多朋友说,香港快要完蛋了,死了。我始终认为只要香港人不放弃,香港是不会完蛋的。请看,各行各业的市民不正在一批又一批地,前仆后继地不断抗争,战斗吗?,香港不会死,我确信。

愿香港人选出一个新的特首,可以喘一口气,休养生息一会,养精蓄锐为未来的日子再战。我等着开香槟庆祝。

2016年11月12日

——纵览中国November 17,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