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在香港几天的行程均由刘山青联络安排。经过此行我才了解,刘山青不但在理念追求上坚定执着,而且操办具体事务也极讲效率和恪守时约。每天离开时他会再向我重复一次明天的活动内容,并明确明天来旅店接我的时间。次日,刘山青绝对会在预约的时间里打电话到旅店的房间里,然后在旅店楼下接我前往预定要去的地方。他把今年的假期都用于陪我作香港之行。

刘山青现时在社会福利机构中供职。这与他大学时所学的物理专业风马牛不相及。刘山青在1976考上香港大学。这是香港数屈一指的高等学府。只有中学毕业生中为数极有限的佼佼者才有可能考上它。出身平民家庭、学习条件当不优裕的刘山青能考上香港大学说明他的资质甚高。香港大学的毕业生前途相当灿烂。大多会进入政府机构任职,或被大公司聘请担任主管职务。

1979年刘山青毕业于香港大学。此时正逢大陆七九民刊民主墙运动在勃兴之中。刘山青不急于找薪资丰厚的工作,而把全副精力都投入支持大陆民主运动的活动中。他频繁地来到广州,与我、王希哲等广州的七九民运参加者交流思想和信息。把大陆的民运刊物带到香港,让外界得以了解国内的情况。共产党政治警察密切跟踪着刘山青等。1981年春,邓小平终于下重手镇压七九民刊民主墙运动。在一片肃杀的气氛中,为了解镇压的具体情况,刘山青毅然冒险再来广州。出境时被共产党抓捕,说他犯了反革命煽动罪。

刘山青不认罪。他对大陆公安说:“所谓煽动是在大街上对许多人说,我只是到他们家里对他们单个说话,怎么是煽动呢?而且我说话的内容只是问问他们近来的一些情况而已。根本没有煽动他们去做什么。”共产党政治警察对刘山青说:“你居然如此顽固地拒不认罪。告诉你。如果你承认犯了反革命煽动罪,写悔过书,不再重犯,我们可以考虑从轻处罚,否则将严厉惩办。”刘山青不为所动,坚持自己无罪要认、无过要悔,于是被中共判处10年重刑。刘山青以甘愿背负如此沉重的十字架也不弯腰的事实向世人说明,并非燕赵才有慷慨悲歌之士,南越边陲之地一样会出铮铮铁骨男儿。1991年刘山青坐满10年大狱后始得出狱回港。

七十年代中,刘山青在香港参加了“革命马克思主义联盟”。此组织属于共产党体系的别支“第四国际”.其创始人系鼎鼎大名的托罗茨基。“第四国际”与列宁、斯大林相继主持的“第三国际”并无本质不同,都是要以革命暴力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工人政权。只是由于列宁去世后斯大林与托罗茨基水火不能相容,而托罗茨基斗败,出走国外,另召集他在各国的信仰者组织“第四国际”.托罗茨基指责斯大林体系的共产党已经官僚化。只有他才是继承了马克思主义的真谛,致力于建立无官僚制度的工人阶级政权。

刘山青出身于工人家庭。对奉行典型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社会有着深刻批判意识。尤其在七十年代,港英当局政治上实行着阉割民主的殖民统治,经济上漠视底层民众的疾苦,各种社会福利制度阙如。因此,无论从经济视角还是从政治视角,刘山青服膺革命马克思主义都有着顺理成章的理由。

香港革命马克思主义联盟的领导人名叫吴仲贤。1980年他也去国内跟一些七九民运的参加者联络交流。出境时被共产党政治警察抓捕。吴仲贤的处事风格与刘山青有所不同。他以四两拨千斤的方式对付共产党的政治警察,遂得以脱身返回香港。

刘山青十年的大好青春都被共产党糟蹋在黑狱之中。出狱回到香港,刘山青已难以香港大学的学历和专业去寻找对口的职业。在勤勉工作得以维持生活之后,刘山青重新投入香港新一轮的民主浪潮。

九十年代的香港已与七十年代大异其趣。港英当局权力式微乃至退出,共产党入主香港。社会福利制度虽有所建立,但民主政治仍在蹒跚之中。青春岁月的逝去并没有使刘山青终止追求民主的步伐。只是在他的思绪与情怀中多了层稳健。

2000年我们一班朋友成立中国社会民主党时,刘山青也风尘仆仆地从香港赶来与会。虽然后来可能基于香港基本法的考虑或其他原因,他没有参加到中国社会民主党之中,但从中我已领悟到他思想的变迁发展。

刘山青执着的情怀依旧,但现实主义精神已经成长。已初步建立民主架构的香港类似十九、二十世纪之交的欧洲。改变它不再需要革命手段。扩展民主的覆盖面可通过议会斗争的途径。增进社会底层民众的福利保障也不必诉诸激烈的阶级斗争。单纯的工人阶级政权极易为政治野心家所操纵把持而质变为专制政体,只有让所有阶级的政治代表人物都有挥洒的空间,才能缔造一个多元化的、各阶级各政治力量互相制衡的合力网络,以建立一个相对公正平衡的社会。这些道理在刘山青心中萌动成长,并与原有的思绪较量。

去年,我在报章上看到刘山青与梁国雄等一批香港民主志士组建了香港社会民主连线。我内心欣喜非常。刘山青们终于把“革命马克思主义”的帷幕拉上,开启了社会民主主义的新篇章。从“革马盟”到“社会民主连线”是思想和组织的二维升华。这决非轻而易举的事情。放弃青年时期先入为主的理想该要经过多么艰难的心理挣扎。青年时代“革命马克思主义”为成年时期的社会民主主义所取代。这无疑是政治成熟的表现。我深信,刘山青们会在香港高举社会民主主义的旗帜,给香港的民主营垒注入新的活力,为香港民主政治的发展和巩固作出卓著的贡献。

作者文集200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