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求绿卡捶胸顿足,今日邀主宠吮痔舔菊。横批:认贼作父。

当我丈夫举着这幅对联抗议时,看到欢迎人群中有许多合唱团的男女,他们看到对联先是一愣,接着,头一低迅速过去。领头羊的男士是某合唱团的团长。此人在上海时,因成分不好屡受迫害遭受挤兑,魂飞魄散的他几经周折总算来到澳洲,喘气甫定就匍匐在中领馆脚下,那一个五体投地绝对虔诚绝对接地气。从此,无脊骨软体动物活的那真叫一个滋润。

团长后面零距离地跟着一半老徐娘。徐娘本应该留在上海呼吸雾霾,因她父亲老态龙钟走路摇晃,仁爱的移民局给徐娘以赴澳签证,从此她靠拿护理津贴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对此,她不感谢澳洲政府却移情于中共。讴歌红歌赤潮,力捧亲共议员。中领馆有欢迎活动,必有她肥腴的身影;中领馆有抗议活动,必有她有特色的公鸭嗓。虽喽喽啰一个倒也宝刀不老,仅因一帖子,她手起刀落把我丈夫砍出群。

徐娘后面跟着一面目蹊跷的女人。据她闺蜜介绍,此女来澳多年从未工作过一天。因为她参加某基金会,只要定期汇报华人群的动向,就能定时拿到狗粮。蓝山抗议达赖喇嘛,她风风火火冲在第一线;让老人旅游团导游开除我,她苦口婆心诲人不倦。每每谈及中共撅起,她衰老的脸上满是飞溅的荷尔蒙。

来了,又来了个旗袍女。当年她老爸被中共一枪崩了天灵盖,虽脑浆四溅但是一点也没有浇灭她的赤忱心。这不,今天不但旗袍裹身,还把一张脸涂的斑斑斓斓。别的不说,单那二条黑里带青的人造眉毛,就有毛骨悚然的视觉冲击。

又来了一个,一个戴红袖章的总指挥,满脸横肉的他,立马让人想起红卫兵老将。额的妈啊!当年他父亲在马来西亚做侨领,干尽了吃里扒外的坏事,最后招致华人集体被屠杀。子承父业的他今天又在恩将仇报后院点火,后面还跟着一群“吃澳洲饭砸澳洲锅”的白眼狼,一群“人在曹营心在汉”的白眼狼。

又来了一群又一群人。My God,这些人不都是当年登报和中共决裂的留学生吗?当年的他们群情激昂同仇敌忾,举胳膊,扬嗓子,捶胸顿足,老泪纵横,那情那景颇是惊天地泣鬼神啊!

难怪sbs电视台的主持人曾问我:当年拿六四血卡的人,现在在哪里?原来这群人在这里,原来这群人渣在这里。

行文至此,我突然站起来冲到洗手间,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我把昨天,今天吃的饭全呕出来,呕了个干干净净。

恶心,恶心那些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的华人!恶心,恶心那些软体的无脊骨的蠕虫!恶心,恶心那些骗取霍克总理眼泪的假难民!恶心,恶心那些吃人血馒头却没有人性的华人小丑!

2017.3.2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