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九日,特朗普胜选总统,获三百零六张选举人票,希拉莉仅二百三十二票,为一九八八年以来共和党最高得票,比上届二○一二年大选整整多了一百张选举人票。特朗普以如此压倒性大胜,全球侧目。对大陆来说,不仅中共吃惊,士林亦愕,笔者最初的感觉也“相当意外”!大陆朝野都不太理解大多数美国选民为什么如此拥戴这位“嘴炮”?而希拉莉的优势那么明显:从政经验丰富、丈夫克林顿侧助、成熟的阁僚班子、刷写历史的美国第一位女总统……。但她就是败了,败给不被全世界看好的特朗普!

美籍老华人也投特朗普

有惑生问,Email谘询美国友人。一位“六四”后流亡美国的六旬女士,前几年入籍美国,很快覆函,撮浓简介──

裴老师您好!这次大选,我投了特朗普一票,而四年前,我的第一次投票给了民主党奥巴马。我这次投票给特朗普的原因:第一,站在美国立场,我认为反恐比反共更重要,美国直接面临恐怖主义威胁,共产主义作为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美国至少没有即刻的威胁;第二,我认为美国应该有比较强硬的手段解决非法移民问题。所谓“非法”,就是你首先已触犯美国法律,还有什么理由让美国容留你?所以首先要遣返那些有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其次得杜绝非法移民的涌入。没有一个国家会容忍非法移民,更不会容忍犯罪的非法移民,何况美国有很多途径可让你成为合法移民。第三,特朗普看到了底层民众越来越不堪重负的生活和中产阶级的税赋重压,希拉莉却没看到。第四,我不喜欢希拉莉,我认为她异乎常人、更加异乎女人,太政客了。美国有一位商人总统,也许更好。

大选第三天,和老同事聚餐,没想到四位有投票权的老同事(都是大陆移民,都需要美国政府照顾),全都投给了特朗普,更没想到民运圈里也有许多朋友投给特朗普。我的老年朋友中,享受政府福利的也有好几位,也投给了特朗普。美国需要强大,长期的极左路线让美国不堪重负,只有一个更强大的美国,才可能给世界带来福祉。

稍后,这位美籍华裔女士再发来她对特朗普胜选的析因──

一、民众厌倦民主党,底层求变,特朗普迎合了这一心理。

二、特朗普竞选策略正确,从底层突破,毕竟一人一票。

三、FBI(美国联邦调查局)临门一脚,大选前八天重启对希拉莉“邮件门”调查,大伤希拉莉元气,大选前两天才熄火。

可见,美国选民的感觉与大陆朝野大相径庭,认识上差距甚豁。我很快意识到:差距背后钩挂着政治文化差异,即我们尚未真正理解美国政治文化的精髓。信息决定判断,价值定格层次,饶是大陆学界,对美国政治文化也十分隔膜。

特朗普的政纲

竞争选举,政纲第一,特朗普的改革方案力度较大,如拟将企业税从百分之三十五下调至百分之十五、企业海外所得税降至百分之十、善待退伍军人,惠及面如此之广之深,加上反恐反非法移民,设立限制议员任期制、禁止官员议员代表外国政府进行游说、冻结政府招募新僱员、撤换现任大法官……凡三十三项,都是美国选民很关心的热点问题,难怪赢得大多数美国选民的支持。

中共之所以不喜欢特朗普,可以理解。因为特朗普宣布“命令财政部长把中国定为货币操纵国”(三十三项改革之一)。这次美国大选,大陆媒体最初实时跟踪报道,选战将终,网传上峰叫停──“淡化”。让只能选举指名区镇代表的中国人民清晰观察人家简捷透明的直选总统,“近距离”观看美国的资本主义民主,不可能不产生强烈对比。尤其眼看来自民间的特朗普将胜,“政治影响”实在欠佳,只能“不宣传”。

至于我们看来的特朗普短板──无有从政经验,反成特朗普的长项。人家美国选民就看上他的“没经验”,因为“没经验”而没政客气,不会职业性玩弄选民。

解读特朗普胜选

现实很“残酷”,大多数美国公民硬是选择了“不可能”的特朗普。那么,掷给我们的只剩下解读特朗普胜选的原因,尤其我们尚不理解的部分。事实上,中国朝野这次的“不理解”,还真就裹带相当浓密的信息,尤其中美社会存在所形成的社会意识。

一、特朗普胜选如同八年前的奥巴马胜选,再次实质性体现美国梦,尤其说明美国总统没什么了不起,参选竞选很平常,谁都可以上去舞弄,无任何从政经历的特朗普一步登顶。而在中国,莫说国家主席,就是想当省长市长,都是大逆不道的“政治野心”。一九八三年,笔者供职浙江省政协,一位五旬副秘书长振振有词自谦:“谁要说我搞得好一个省,人家当你神经病!”本人当年虽感觉不太对劲,但说不出错在何处。今天当然醒悟了:谁都认为自己不行,搞不好一个省,那么谁来当省长?二○○八年五月,胡锦涛访日回答日本小学生提问,说自己并不要当国家主席,而是别人硬要他当。在胡看来“十分正常十分得体”,溅引海外媒体一片掷嘲。很简单,一个不想当国家主席的人,怎么当得好国家主席?难道偌大中国十三亿人口,没有想当国家主席的?

对个体价值的尊重与贬斥、对个人能力的鼓励与打压、对个性欲望的欣赏与嘲弄,恰恰实质性折射出中西社会深层次文化差距。中共强调“四大服从”,内质当然还是封建的奴性文化。只有当全体臣民下跪,皇帝才显得高高在上,毛泽东才能“四个伟大”、改革才能由邓小平一人“总设计”、才会出现“江核心”、才有……

混血奥巴马、商人特朗普的当选,当然是“美国梦”的经典代表作,且凸显“美国梦”的政治民主政制的平等内涵。当中共的民主还写在纸上,人家西方一百多年前已落实在“行”上。

二、特朗普胜选,既体现美国公民的素质(认为你还行,就可让你上来试试),也体现美国政治的自信,不怕新人物的可能犯错。因为人家四年一选(嫌五年太长),你就是犯错,也就四年为限,大不了四年后再将你选下来。何况途中还可弹劾,国会、法院随时可将总统“拉下马”,如尼克松。

敢试才能赢,敢选新人才能带来“创新”,特朗普胜选真正体现美国民主政治的“价值自信”。美国选民既能将新人“扶上马”,让你一展抱负,也用宪法防止新人走极端,不会让新人的错误犯得太大。毛泽东从合作化、反右、反右倾、大饥荒、文革,全国全党至少二十年眼睁睁看着他发疯祸国无可奈何,中共政制明显仍在人治阶段(再如邓小平指定胡锦涛接班),无有制度性纠错的刚性程序。中西政制优劣,东西风向强弱,货比货,一目清呵!

特朗普胜选还说明美国选民对国家的“制度自信”(真正的国家凝聚力),会选一位“从无经验”的商人。不像中国大陆的“三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只是政府宣传语,中共强制要求民众相信她的马克思主义、相信她的红色价值、承认她的“道路”。

三、特朗普胜选还体现了美国政治文化的多元性。美国选过律师林肯、军人艾森豪威尔、演员列根……这次选商人特朗普,再次体现美国政治文化的多元性,而多元性钩挂着选择的多样性。有容乃大,多元丰富的色彩,才能绘制多彩的“美国梦”。映衬之下,中共的“一元化领导”、“一种声音”,还有可比性么?还能再唱“就是好就是好”么?

四、特朗普胜选也体现美国公民的成熟。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美国选民的成熟乃两百余年民主政制培养蕴酿的结晶。中共一直强调国民素质太低,施行民主会乱,但你不给国人一个起点,我们又如何从不认识民主到熟悉民主、运用民主,直到美国人民今天的“民主自信”?

美国选举文化的先进性

美国的各种选举制迭经两百余年的实践、修补,日臻成熟。无论候选人产生、公开竞选、电视辩论、直播选情、当天搞定,以程序公开保证结果公正,从而保证政权平稳过渡。争论公开化、选举民主化、程序法定化,灭暴力于未萌、扼阴谋于初心。事实上,公开竞选使暴力与阴谋既麻烦又危险。正路既筑,邪路自湮。

相比之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停留于宫廷政治的暗箱操作,推选“核心”的参与面局限于十数人或数十人(这还是有了一定进步之后),此前可是领袖直接指定,如从华国锋到胡锦涛。民主距离中国,路漫漫其修远,国人还得上下求索。

特朗普获胜,真正体现选票决定一切,选票才是证明合法性的“硬道理”。选票的背后当然是真正的民主──少数服从多数,人民真正“当家作主”。人家美国的“资本主义假民主”体现于选票,我们的“社会主义真民主”则是“我规定你必须服从”的一元化领导,不用选也不许妄议的“三个代表”。

民主当然是个高档货,只能孵生于先进文化的文明环境,只能在真正认可民主价值的意识形态下操作运行。因此,对中国大陆来说,无有意识形态领域的先行“拆违”──卸载以阶级斗争为核心的马列主义,便不可能进至真正的政治现代化──政权运行民主化。

从黑人血统的奥巴马当选,到这次商人特朗普当选,美国一次次在给中国上课、给中共上课,二十一世纪挡都挡不住的“西风东渐”。

争鸣2016.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