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05

美景-常用

我是一个一生都渴望摆脱心中那个像猪一样活着的耻辱感的男人。

总是在忧惧之中辞旧迎新。

所谓的新岁于中年后的人生,实在仿佛一张强从窗棂外挤进的鬼脸,乃是不请自到的催命判官。桌上的时钟总会在这样的寒夜开始读秒,那嘀哒的跫音一如岁月的檐溜,正一点一点滴水成冰。于此今夜独听,则更恍若骨节的寸断,在心底里必将隐忍那锥心的剧痛。

我知道,此刻在我的故乡,在我所经过的多数地方,在你们的城市,雪花的飘飞好似某种默契-我们都在分担这种岁暮的寒冷。我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你们的担当,这个世界的冷就会迎面吹进我的骨髓,我一定会提前被漫无边际的严冬所雪藏。亦如我这搭建在江湖之外的衰朽兵栈,假若没有你们的偶然过访,我则必如被世界遗忘的古代戍卒,定将在自敲自听的寂寞更鼓中坐老天荒。

白云苍狗又经年,
世势如棋累变迁。
一局未终风物换,
此身恍入烂柯山。

因是我要双手合十,感谢你们。

你们也许是我杯酒倾盖的老友,也许是我陌路订交的新知,仅仅因为一种渐渐失传的高谊古风,你们才会来此白云深处,造访一个被时光弃置的旁门老兵。我无法揣知你们雅号背后的真实容颜,但每一行留下的足迹哪怕是惊鸿一现,也同时烙印于我的心窝,并在孤寂生涯里回漾起感慰的涟漪。

许多时候,我就像一个在地铁拉响喑哑弦索的盲人,繁华世界在我所不及的头顶,苦乐兼备的音符暗蕴于我的胸中。为自己独奏是生命多数时候的无奈,但偶然驻足的路人,其倾听一耳所隐含的悲悯,却正是这些落寞歌者赖以苟活的春温。

坦诚的说,我需要这种施舍,只有那些貌似强大的人才会回绝施舍。我们不幸生活在一个邪恶的时代,个人不足以抵抗遮天蔽日的黑暗,于是善良人只好互赠一句良言,传递一席真话,来作为难友接头的暗号。我们借此互相辨识仿佛找到前世的胎记,遂可以彼此搀扶着走完今生。

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们,除了友谊和道义。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们——除了這些古旧苍白的文字。即便是这样一些独白,也因众所周知的原因而难存原样。假设还有有心人着意眷顾,那搜索“拍剑东来”四字,也許还能在某个虛擬的空间与在下相逢一笑。

谨此遥祝列位,岁岁年年永远顺心,永远不被伤害。

野夫于大理

野夫

文章来源:微信号:拍剑东来还旧仇

By editor

在 “野夫:岁暮致我的所有读者” 有 1 条评论
  1. 小郑:一直想有机会和你重聚。我们上一次的见面应该是在1988年的海口,那时候你还穿着警服,面目青葱得很。我只不过是为刊刻一枚公章,先要到海口市公安局批准。
    后来几次差一点见面,都是因故错过,那是因为我有一段时间和湖北人生活、工作在一起。我甚至短暂的在广州一个叫联谊酒家的饭店工作过,有一天姓李的老板让我陪一些朋友吃饭聊天,那天晚上就有你,还有什么台湾诗人和气功师。当然也有几个湖北籍的朋友。
    我当天晚上去江对面看电影了,回来很晚。老板说真遗憾,应该见见朋友。没过多久,你就“进去了”。监狱外面的人纷纷猜测是谁告密?那天晚上参加吃饭的几个湖北籍朋友一致想到了:在联谊酒家的那天晚上我为什么没有参加?很感谢他们其中的一个给我打电话,直接提出了这个问题。他还很关切的问我:如果真的有什么事就赶紧撒丫子吧!这个朋友姓杜,曾经被他的另外一个湖北老乡陷害入狱。
    往事不堪回首。祝你一切都好。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