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莉尔:轩原和他的世界(29)

Share on Google+

第二十九章

在约定的旅馆里,经过打听,他们终于见到了穆清和他的几个随行。两人一看, 发现穆清果然是大家出身,气势不凡,只见他大约四十几岁的年龄,身形高大,身材魁梧,浓眉大眼,声音洪亮,笑声爽朗,一把黑油油的胡子挂在胸前,更平添了不少神韵。原来这穆清的父亲本是一个千总,因上级下错命令致使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失利,过后却替上级背了黑锅,被处斩了。当时穆清才二十几岁,刚刚中了武举人,踌躇满志,继续发奋练武,准备进京参加会试。这时噩耗传来,他整个懵住了,思前想后,终于想通了,朝廷昏庸,已不值得再继续效力,另寻出路才是上策。经过精密储备,他就带着一帮兄弟正式举起了义旗,十几年来东征西战,他的起义军已在北方站稳了脚跟,成为了当时最有实力名气最大的一支起义军。翰飞和承宇见到他本人,仰慕加上佩服,不由得收敛起了平时的狂傲,小心翼翼地陪笑着向他施礼。
穆清问清了他们的身份,拉着他俩的手,说道:“久闻你们的大名啊,佩服!佩服!早就想拜访轩原兄弟,可是一直没得机会,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不要客气,跟平时一样,要不然兄弟我就拘谨了。哈哈——”
“哪里,哪里!兄长的大名我们如雷贯耳啊,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翰飞说道。
“哈哈,我们兄弟之间就不要这些客套话了,否则就不痛快了呀!”穆清说道。
“是,是,我们几个兄弟也是,不喜欢这些俗套儿,太拘束了。”承宇说道。
几个人都哈哈笑起来。
穆清说道:“我起事已经十几年了,占领的地盘儿也算是比较大的了,可是要想彻底推翻朝廷,靠我一支军队是不行的,这些年我一直在观察,寻找志同道合的的兄弟,找来找去,发现很多人根本无意于此,有的只想占个山头为自己谋点生计,有的干脆偷偷和官府合作,上欺朝廷,下欺百姓,只为了名利二字,有的只想推翻朝廷之后自己另立朝廷,功利心太重,都不符合我的理念,没想到我手下的兄弟得到的两张轩原兄弟的文告让我眼前一亮啊,终于找到了同路人,不然颇有些寂寞啊。”
听到这里,翰飞赶忙拿出轩原的信递给穆清。穆清得知是轩原写给他的,连忙双手接过,说道:“费心了!费心了!我一定好好拜读!”
翰飞和承宇向他施礼道谢。
当晚翰飞和承宇也在这里住下了。

第二天因为穆清要出去办事儿,约好中午回来一起吃饭,于是二人就决定先出去逛逛。大街上熙熙攘攘,非常热闹,没有因为战乱而萧条。毕竟老百姓的日子还要过的,中国人一直是爱好和平的民族,即使在战乱的日子里,只要今日没有死掉,生活该咋过还咋过,至于明天如何?谁愿意去想那些呢?因此大街上挑担儿的摆地摊的,卖布的开小酒馆的,都照常营业着,几个小孩儿在街的一角儿玩耍,一些老人坐在街边的茶摊儿上喝着茶聊天,似乎生活一如往常,如千百年来老祖宗们过的一样,而且看样子会永远这样过下去。是啊,遗忘是对创伤最好的疗愈,要不然苦难重重的中国老百姓该怎么活着?只好装作什么痛苦也不曾发生过。
这些似乎是和平时期的景象也深深感染了翰飞和承宇二人,使得他们也以为生活在和平时期,不由得放松了自己,兴致勃勃地到处逛着。走到一个门面颇大,颇鲜艳的房子面前,上面写着“群芳阁”三个字,门内站着几个穿着美艳的女子,承宇不由眉开眼笑,拉了拉翰飞。
“三哥,时间还早,进去逛逛吧?”
翰飞打了他的头一下,说道:“逛啥?你想让你三嫂骂我?”
“哎呀,我忘了三嫂了,算了,等正事儿办完我自己来吧。”
“你可别误了咱们的大事儿。”
“怎么会呢?”

这两天经过跟穆清的接触,两人基本上知道了穆清的想法,穆清通过轩原的信,也知道了轩原的心思,两方都很满意,颇有点相见恨晚之意。这天,穆清办完了自己的事儿,心情轻松,就请他们一起去喝茶,承宇却惦记着另一件事,就告辞了他们,自己去了群芳阁。
群芳阁的老鸨儿看到来了一个有钱的生意人,又长得那么俊,早已经热情地迎上来了,涎着老脸,对他又掐又摸,把他让进一个豪华的包间里。
承宇见惯了这种阵势,坐在桌子旁,笑着说道:“把你们这儿最美的姑娘都叫出来,让我看看。”
“没问题,爷,你等着!”老鸨儿热情地说道,又大叫道,“快把姑娘们都叫来——”
没几分钟,来了十几个穿着香艳、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一个个笑嘻嘻地站在他面前,等着他的挑选。承宇仔细看了看,每一个都很美,果然是大城市的姑娘!正不知道如何挑选,忽然一眼瞥见门外走过一个目光如炬的姑娘,脸上薄施粉黛却美艳无比,身上没有多余的装饰,却衣裙飘飘,别有一番风韵。她似乎是无意地瞄了一眼承宇,没有停下脚步,从门前走过去了。
承宇看她走了,想了想,说道:“老鸨儿,我要的是这里最美的姑娘,你为啥不把最美的姑娘叫来?”
“哎呀,你说的是绮霞姑娘?那可不行。”老鸨儿说道。
“为啥不行?”
“她被人包着了。”老鸨儿压低声音说。
“包着了?”承宇有点失望,想了想,一拍桌子,大声说道,“还没有本大爷做不到的事儿。我今天就要见绮霞姑娘!谁不服来见我!”
“大爷,禁声儿!”老鸨儿害怕似得说道,“你可知道是谁包养的她?是咱德州的知州刘大人。”
“哈哈,原来是他。”承宇掏出火枪,拍在桌子上,说道,“我不管是谁,今日能见到绮霞姑娘,大爷有的是银子,如果不让见,我就给他一颗子弹!”
老鸨儿和姑娘们都吓的捂住嘴巴尖叫一声。
老鸨儿让其她姑娘们出去,她走近承宇,好言劝道:“大爷莫急,快收起来吧。今日也不是不能见,只是切莫走漏了风声,以后我就不好混了呀。正好昨儿个他刚来过,今日不会来了,我安排你俩见面吧。”
承宇听了,笑道:“那就好,费心了!哎,等等,别急,绮霞姑娘有啥特别爱好的玩意儿吗?”
“你算问对了!绮霞特别爱百合花,要不替你买一束?”老鸨儿笑着说道。
“一束会够吗?去把花店里所有的百合花都买回来,把绮霞姑娘的房间摆满!”承宇命令道。
老鸨儿眉开眼笑的去了。

承宇耐着性子等着,喝着其她姑娘们端上来的茶。过了半个时辰,老鸨儿来了,领着承宇去了绮霞姑娘的房间,老鸨儿从外面关上了门。
承宇进了屋子,发现房间里果然摆满了百合花,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清香味,一身纯白素装打扮的绮霞正坐在自己的床上,美丽的大眼睛傲慢地盯着他,却似乎带一点微微的笑意。承宇看出来了,走近她,扶起她的脸,仔细欣赏着,又坐在她的身边,抱住了她——————
过了半个时辰,忽然老鸨儿慌慌张张地走来敲门,叫着:“大爷,快起来!刘大人来了——哎呀,这可咋办才好呀?”
正在被窝里的两人坐了起来,承宇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啥事儿,绮霞却慌里慌张地想穿衣服,似乎害怕的样子。这时门被一脚踢开了,一个人气势汹汹地闯进来,承宇一看,正是知州刘大人。绮霞尖叫一声,用衣服挡住了裸露的身体。
刘大人气愤地说道:“绮霞,你,你!你竟敢背叛我?我,我——还有你!”他指着承宇说道,“你是从哪儿来的小白脸儿?赶快穿好衣服,跟我回衙门!”
承宇此时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不由哈哈笑起来,把一件外套随意穿在身上下了床,从枕头底下拿出火枪,对着刘大人说道:“今日我睡定绮霞了!谁拦我我对谁不客气!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你!你是谁?从哪儿来的?”刘大人吃了一惊。
“说出来我怕吓着你!请你不要打扰大爷我的好事儿,不然我要大开杀戒了!”
“好,好,今日我先不跟你计较!”
“等等!以后也不许找绮霞的麻烦!让我知道了,你的小命儿不保!”
刘大人恼羞成怒地看他一眼,又忌惮他的火枪,看看绮霞,鼻子里哼一声,一甩袖子走了。
承宇回到床上,又搂着绮霞钻进了被窝。
绮霞有点儿兴奋地问他:“以后你还会来看我吧?”
“不一定,不知道下次啥时候能来。”承宇实话实说。
“啥?”绮霞的兴奋一下子没了。

在群芳阁留恋了大半天的承宇一直到晚上才回到旅馆,见了翰飞和穆清他们,几个人又一起吃了饭喝了酒,说了不少话。等到承宇和翰飞回到他们自己房间的时候,承宇哈哈笑起来。
“今天真有趣儿,在群芳阁遇到了刘知州——”他把事情讲给翰飞听,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翰飞听了,责怪道:“你真不该招惹他。咱们是对手,说不定哪天就面对面了,你在这个场合惹了他,可真不太好。”
“怕啥?挺好玩的呀。”承宇满不在乎地说道。

第四天,三人准备再逛一天就各自告辞回去。于是一起来到了码头,看着人们装卸货物,有船只搁浅时,就有一群光着身子的纤夫出现了,他们个个骨瘦如柴,浑身晒得黑黝黝的,屈着身子、背着缰绳,使劲地往前拉着纤绳,豆大的汗珠儿从他们的额头上滚落下来,他们一边低头拉着,一边还齐声喊着号子:“嗨,嗨哟哟,嗬嗨,拖呀,拖、拖拖拖——”声音惊天动地。
穆清叹口气,对翰飞和承宇说道:“你们看,这些纤夫!听说他们一天的工钱只有几分钱。”
“为啥这么少?”翰飞问道。
“官府剥削,船主和管事儿的剥削,到他们手里已经所剩无几了。”
“岂有此理!”翰飞说道。
“越往底层,百姓的生活越艰难。”穆清说。

离开码头后,三人来到了一个人流比较多的地方,原来这里有一个洋人建的教堂,里面有不少修士和修女,三人进去转了一圈才出来。门前有一些外国的和中国的修女,照顾着二十多个中国的孤儿,孤儿们叽叽喳喳,看上去挺快乐的。这时有一个穿着洋装,头发烫成卷扎着的年轻女孩儿走到他们面前,两手抱着一个募捐箱。
“先生们,这里在为孤儿们募捐,请你们帮帮孤儿吧。”她温柔地、甜甜地笑着说道,露出两颗小虎牙儿。
穆清和翰飞连忙掏出银子,投进了她的箱子。来到承宇面前时,承宇却一下子看呆了,也忘了掏银子。年轻女孩儿催了他几次,他才醒悟过来,连忙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钱,全部投进了箱子。女孩儿惊呆了,笑着替孤儿们向他道谢,见他不说话,就走过去了,继续找其他人募捐。承宇急忙跟上去。
“小姐,请问,你叫啥名字?我,我叫承宇。”
“我叫玛雅。”年轻女孩儿微笑着说。
“玛雅?”

“玛雅——跟我回家!你得准备行李了,别再贪玩了!”一个声音传来。
承宇抬头一看,发现是知州刘大人,他连忙背过身去。
玛雅抬起头,高兴地应答一声,又嘟着嘴儿说道:“爸爸,我没有贪玩,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儿就回去。”
“不行。”刘大人威严地回答。
随从牵过来一匹马,玛雅无奈地把募捐箱交给了一位修女,又朝孩子们挥手再见,然后才上了马。临走的时候,她又回过头看了承宇几眼,可惜承宇再也不敢看他们了。
承宇回到穆清和翰飞身边,只见他们一边看着刘知州一行的背影,一边议论:“这就是知州刘大人——”
第五天上,穆清跟他们两人告别,各自奔了不同的方向。翰飞和承宇及两个随从也骑着马出城去。承宇自从昨儿个逛完街回去之后就一反常态,不再高谈阔论了,此时翰飞不禁看了他一眼,发现他还是紧闭双唇。
“你咋了?”他问道。
当然他别指望有啥答案。
经过知州刘大人府上的时候,发现门前停了好几辆大车,有人在往车上搬行李。
“这是干啥呢?”翰飞问一个远远站着看热闹的人。
“你还不知道?刘大人升迁了,出任顺天府知府,这是先送家眷走,他自己交接完才会离开。”
一会儿,女眷们出来了,分别上了不同的车。承宇瞪大眼睛,终于发现了玛雅,她似乎陪着她的母亲,两人上了同一辆车。
翰飞看看承宇,又问身边的一个人:“刘大人的女儿怎么穿着洋装?”
“你不知道?看来你是外地的。他女儿刚从外国留学回来没多久,啧啧,人又长得漂亮,将来一定会被哪个皇亲国戚看上。”
另一个人说道:“玛雅小姐倒是很难得,经常见她在教堂帮助孤儿。”
翰飞看了看承宇,发现他的脸变得苍白,些微有点激动,不禁暗暗发笑。
女眷们都上了车,大车关上了门,车夫们赶着马走了。
从那以后承宇就开始变得沉默寡言、魂不守舍了。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面书

阅读次数:1,04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