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a1%80%e6%88%98%e9%92%a2%e9%94%af%e5%b2%ad所谓信仰和所谓战争就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任何战争的任何一方都认为自己代表伟大的正义而名垂青史,任何信仰也一样,包括乱七八糟的那些主义和至尊宗教和自以为人间绝唱的所谓爱情。

因为反法西斯的信念多斯从军是一种选择,因为上帝说不能杀戮于是他拒绝拿枪也是选择,俗家观念认为一切选择都是有条件的,存在主义认为可以无条件选择,世界是荒谬的,唯有选择可以自由,人的价值观不依附任何道德教义,所谓对错只在自己的心中,哪怕以国家的名义,哪怕上帝和以存在命名的那个主义。

多斯决不杀戮的战争观挑战了所有战争旧观,当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赤手空拳的他,他能向敌方诵读不朽的圣经吗,影片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就像聂赫留道失为拯救风尘美人玛丝洛娃,上帝的圣音真能穿越尘土惊醒凡尘吗?

然而多斯终究以他一己之力满载信念的救活了75名兄弟甚至他救了几个日本兵,他相信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包括我们的敌人——这样的博爱直到今天依然充满争议包括未来。但它的确存活于我们的内心深处,一个人类的内心隐痛无人问津,一朵彼岸花独自绽放。

然而战争终究是要流血的,就像处女膜安安静静的破裂声引爆的漫天红云遥指幸福。

2016-12-21美兰湖

Sent from my iPa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