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7日,大华府地区迎来了这个冬季的第一场雪。俗语说,瑞雪兆丰年,这一天也恰好是达赖喇嘛尊者驻北美代表处和华府西藏人协会联合举办2017华府汉藏新春酒会,答谢各界朋友支持,展望新年工作,祈盼再有丰硕成果的一天。

车驶近会址就迎面见到一面大大的雪山狮子旗在凛风中飘扬,几位藏人朋友不顾室外低温,站在旗旁为络绎不绝的来宾指路。会场设在北维社区学院理查恩斯特文化中心的二楼,灯火通明,场地宏大,汉藏代表和国际来宾计有近两百人言笑晏晏,济济一堂。

这是边巴次仁代表赴美履新的第三个月。在马不停蹄地拜访北美各地政要和会见各地藏人组织的间隙,他为华府的汉人朋友们准备了这场丰盛的晚宴,与大家把酒言欢,共叙汉藏友情,畅谈新年构想。

酒会主持人自然是我们永远有条不紊,同时多才多艺,既专业又敬业的华人事务联络官贡噶扎西先生。西藏歌舞团的艺术家们也从纽约赶来助兴,为来宾表演了各色各样丰富多彩的音乐歌舞,展现了藏民族源远流长深厚蕴奥的独特文化。

歌舞声声中,我不由回想起第一次遇到边巴次仁先生是三年前我首次赴台北参加第八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在我作开场自我介绍后,他第一个走来对我说,“你的发言感动得我流泪了”…他总是那么平易近人,对所有人都那么亲切,那么诙谐。随后,我又有幸结识了和蔼睿智的达瓦才仁、风趣潇洒的格桑坚赞、才思敏捷的达珍夏林、秀外慧中的丹曲嘉措,一丝不苟的布琼次仁、风度翩翩的格多奥噶仓、沉稳谨严的丹增多吉,典雅娴静的丹珍巴吉、坚毅果决的拉珍哲措、温文儒雅的洛桑念扎、条理井然的贡噶扎西,还有许多许多哪怕只交谈过只言片句的藏人朋友……他们每一位都如此礼貌、谦卑、友好,每一位都如此坚毅、执着而又开朗,没有一位令我失望。我也曾有幸参加几次藏人主办的活动和工作组,每一次我都止不住钦羨他们严谨负责的精神、合作团结的态度,实在是令吹牛皮吐口水吵吵闹闹内斗不休的我们羞愧汗颜!这些品质在中国大陆的汉人社会中已日渐稀少难能可贵了。我们变得粗鄙、放肆、恶俗、浮躁,我们还有什么资格自诩先进民族自称先进文明?相较藏人同胞我们已经落后远远,难望其项背!

曾几何时,我们也拥有灿烂辉煌的文化,可是我们遗忘了,我们自轻自贱、弃若敝屣,我们邯郸学步、蹒跚扭捏。我们没有学到西方文明的精要,却捡来阶级斗争的垃圾来与本土文化中最下流的市井痞性相结合。我们嘲笑美德,以为那是迂腐,我们拥抱人性的恶,以为不节制不自律就是自由,殊不知西方文化、汉文化、藏文化……所有优秀文化都具有共通的“善”和共通的“恶”,亦可谓普世价值,颠扑不灭。我们以为割裂脐带、漂白皮肤就可以追上西方,可是看看不遗余力维护西藏自然遗产和文化遗产的藏族同胞,看看达赖喇嘛尊者,谁更获得国际社会尊重呢?谁更成功地在流亡中践行民主呢?谁更接近西方主流社会呢?谁更早追上“先进”文明呢?

当贡噶扎西先生自豪地介绍西藏各种歌舞和服饰显现的多样文化,我无比真切地体认到,人必先自尊自重,而后人尊之重之。当边巴才仁先生述及藏民的悲壮罹难,我无比痛心地体认到:藏人苦行僧一般的修行、不惜自焚的抗争,哪里是一个仅以享乐为目标的民族办得到的呢?只追求自我放纵的自由,而不肯为自己和他人的自由牺牲,自由就能轻易来到吗?信仰的高尚,信仰的力量,信仰的凝聚,我们何时才能重拾呢!

诚如王康先生在酒会中所言,藏人实乃我师也!

愿新的一年带给我们新的希望,愿藏族同胞幸福吉祥,愿他们不懈的努力在不远的将来终于得到回报,带他们回到家乡,回到自由乐土,回到人间天堂!

雪笠
议报主编·国际汉藏协会祕书长

——《纵览中国》December 21,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