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当年长沙游行,喊出打倒茅老和温相,到此番绞杀邓相超而连连得手,毛左强大的组织性、动员力尤其攻击性,早就凸显无遗。但某些所谓自由派出于胆怯,故意选择性无视,一直宣扬毛左”不足为患”,麻痹民间;一直回避毛左锋芒,只一门心思打横炮。

这些所谓自由派或许还有一种自以为高明的算计:毛左聚众、毛左上街、毛左强大的组织性、动员力和攻击性其实是好事,因为会冲击现存秩序,为社会运动冲开口子。但看看绞杀邓相超的场景就可知道,这根本是意淫。他们可以游行而且有大量警力保护,你去试试?他们可以现场大打出手,你去试试?他们可以放肆造谣,你去试试?聚众、上街、围殴、谣言都是他们的特权,不仅不可能是你的口子,反而只会是某些神秘力量刻意引向你的祸水。

各方对毛左的恐惧、纵容和利用,令毛左持续坐大,其绑架社会、绑架国家之势愈来愈咄咄逼人,再不正视,不遏制,下一步必会升级,直接受害者将不限茅于轼、邓相超等区区数人,祸且亟矣。

通常认为,毛左嚣张,系有恃无恐,所恃者,高层支持也。但此说未必确当。其实即便公认要与毛左合流、借力毛左的重庆不厚,也曾与毛左刻意保持一定距离。以至当年某支毛左派代表数人赴渝拜会,竟为不厚所囚。薄氏如此,遑论其余。一边倒地支持毛左,在高层也是忌讳。今年逢十的9月9号,以及123周年的12月26号,官媒都静悄悄,可由此得到部分解释。

所谓高层支持,未必具决定性,毛左的主要力量,我认为在体制边缘和体制外,尤其在被不公平不公正所牺牲及被飞速变化的时代所抛弃的苦难的底层。所以毛左才在中西部尤其在沈阳、郑州等重工业城市非常强势。显而易见,毛左仍有社会基础。

也就因此,对某些所谓自由派意淫的”底层革命”,即底层当主力、”杀马特”当先锋的革命,我一直无法苟同。把这当唯一选项,而排斥、否定其他选项,排斥、否定所有合力,在我看来更是无知无畏的笑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到了总爆发的那一天,你怎么敢肯定,所谓底层、所谓”杀马特”一定跟你走而不是跟毛左走?到那一天你凭什么比毛左更具竞争力?就旗号而言,到底均贫富更吸引底层,还是自由民主更吸引底层?就操作而言,到底毛左在底层下的功夫深,还是意淫底层革命的某些所谓自由派下的功夫深?反正我视野所及,意淫底层革命的某些所谓自由派,精力无非都用于喝喝小酒、打打横炮,根本不敢深入底层,跟底层的关系根本就是水和油的关系。他们把所谓底层当他们最大的牌,用他们的术语叫基本盘。但这牌或基本盘,只存在于他们的想象中,他们对底层既无了解,更无从代表。但很多毛左确实拿出了他们的先辈张国焘、李立三、刘少奇当年的劲头,扎扎实实奔走底层,扎扎实实下工厂和办学校(主要学毛思想),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组织化触角正在遍及各地尤其底层。

真到总爆发那一天,如兄弟会因埃及革命而崛起一样,毛左大获全胜,那我是一点不惊讶的。大海一旦激荡起来,水面上的那点薄油,都算个屁,不值一提。

对极具攻击性的毛左的怯懦和意淫,对自由派内部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大规模肃反(比如对”公知”群体的持续围剿),印证某些所谓自由派何等外战外行内战内行。如果这些所谓自由派是自由派,那么,我肯定不是。

来源:作者微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