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由、务光、伯夷、叔齐何许人也?上古著名的贤人隐士是也。帝尧欲让位与许由,许由不接受,逃至□水北岸的箕山下,耕田为生。帝尧不死心,再召其为九州之长。这次许由听了召命后,二话不说跑到□水边,去洗被听脏了的耳朵。

商汤灭夏后,汤王想把天下让给务光,务光比许由更“狠”,索性投河死了。

商代有小国孤竹,国君有二子,长子伯夷,次子叔齐。孤竹君爱次子,立叔齐为继承人。孤竹君死后,叔齐让位给哥哥,伯夷不接受。叔齐不愿继承本是哥哥的君位,逃到周国。伯夷不愿违背父亲的遗命,也逃到周国。武王伐纣灭商后,兄弟俩不食周粟,逃到首阳山,采薇(野豌豆)而食,后来饿死在那里。

伯夷叔齐死后三千年,我自开封大学毕业去洛阳工作,第一次不期而遇首阳山,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三千年后的首阳山是荒秃的,基本看不见野豌豆,难怪伯夷叔齐这双好兄弟饿死在这里。

接班人消息断绝

前阵子海内外盛传团派势力扩张,胡锦涛主席寄望于团派人马的消息。可是十七大愈来愈近,而关于胡主席接班人的传闻却愈来愈少,特别是近几个月,这方面的消息几乎完全断绝。外国驻京记者似乎比中国人还吁急,屡屡相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意味吁什么。我答曰:“俺没有高层朋友,实不知此等事体。”但是我相信胡主席和中央核心集体正面临一系列艰难的、与未来中国命运攸关的抉择。第一,胡之后还要不要指定接班人?连越南都已经实现党总书记、政府首脑和国家元首三巨头的差额选举,大门大户的中国如果继续采用指定接班人模式更替国家领导人,实乃国之耻民之羞。二,如果继续指定接班人,由谁来指定?胡主席的个人意志能不能达到百分之百自由?传统的势力体系会不会掣肘?三,如果掣肘,胡该怎样努力最大程度地实现自己的意志?他该指定谁?或谁有可能在各方力量的博弈中被指定?四,如果不再指定接班人,未来新一届领导人怎样产生?诸如此类,都可能是紧张得要爆炸的问题,因而都可能导致各方人士不敢透露一丝口风,于是出现了目前这种令人窒息的消息断绝局面。

付身家性命代价

约一个月前,中国国情谘询网站被勒令关闭,直接原因是它搞了一次关于中共中央总书记差额选举的民意调查。许多人认为,这意味吁胡欲分毫不差地沿袭指定接班人的传统旧制。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这只意味吁在接班人产生方式问题上,高层的紧绷程度和严肃程度。胡不会不明白指定接班人要付出的个人代价和民族代价。毛泽东指定接班人,他个人和整个国家承受的代价固无论矣;便是邓小平,在指定接班人问题失分亦甚多。胡耀邦、赵紫阳的命运是邓小平的负面记录,六四则大大折扣了邓小平的身后评价。应当说,接班人的产生方式让中共老一代,如刘少奇、林彪、彭德怀、贺龙等,都不同程度地付出了身家性命的代价。邓小平虽然得以苟存性命,可是两个儿子全毁掉了。邓家的几个闺女倒挺好,一门数部长。

被指定者的准备

假如邓小平八九时期能适应时代大潮,开放党禁报禁推进民主,当然也不再指定接班人,邓家的福禄决不比现在少,其历史地位甚至有望迈越民主之父孙中山先生,不比现在光彩一百万倍吗?最起码,邓的小儿子不至于被官倒腐败毁掉。看看现在台湾蒋氏苗裔,照样为官做宰,哪像邓家一门老小人人自危,好像随时可能被人清算似的。话说过来,胡主席虽是个明白人,可是苦于某种程度受传统势力威胁,不能由吁性子终止指定接班人的旧制,那就让我们提醒那些可能被指定为接班人的人有个准备。一旦你不幸被指定,为个人和家国计,还是学学许由、务光、伯夷、叔齐。设想一下,如果万一我被指定为胡主席的接班人,我虽然没有务光投水那么大的志气,但是像许由那样跑到京密引水渠洗洗耳朵倒是做得到的。

首发苹果日报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