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新生的山东义和团效仿前辈,表现比较出色,他们虽没有喊出刀枪不入的口号,也没杀人放火,初战已告捷。进攻也显然有组织有计划,很有可能有某种势力作后台,决不能以乌合之众一言概括。他们打横幅喊口号,拥护毛泽东的同时,甚至扬言打倒邓贼。也不知这邓贼指反毛的邓相超教授,还是总设计师——邓小平。

现场只是收缴了反毛派一方的标语,反毛人士虽未受到伤害,但明显是为了不让过度升温,并非恻隐之心手下留情。邓相超随即撤销一系列职务,也足于说明朝廷一边倒,意图玩弄群众斗群众的老游戏。他们想转移矛盾苟延残喘,还是闲得蛋疼欲引火烧身,让人费思量。

我分析了这些拥毛派的组成,有的被过去所谓的公正平等所欺骗;有的长期洗脑,不可救药;有的下岗待业,心生怨恨;有的本身是文革三种人。年龄通常在五十岁上下,如是朝廷不撑腰,也不让派出所成员混入人群推波助澜,就象上次反日示威那样,按理成不了气候。从理论上说,80后90后要紧成家立业,挣钱谋生,平时吃酒约炮玩游戏,也没有闲精力以行动来褒贬前人的功过,因此可以说,这些拥毛的老弱残兵所开展的义和团运动是后继无人的。

假使义和团运动被一股势力促成,我看了一下地图,发现他们北上京都,可夺取政治权力,南下苏杭,能获得物质财富。现今的高铁,也支持他们跨地区作战,目前便利的通讯,也帮助他们聚合分散,要是再加上卢布相助,星火燎原也大有可能。北上,直取中南海,按老佛爷的旨意,捉拿卖国贼光绪,以及三四个大臣,如是洋人干涉,便攻打使馆,顺便劫掠富人区,抢宝马细软,掳美女古玩,若有螳臂挡车,则格杀勿论。南下,居苏州园林,杀贪官污吏,抢中产娇妻,夺小资苹果。到了此刻,朝廷为支持义和团而节省开销,可能解散公检法,叫衙役,包括法.官警.察国.保城管,还有临时工一起失业。

人民起先恐惧义和团,后来为了求生与谋生,流氓地痞首先加入,然后光汤完秀社会闲杂人员,再然后衙役们抛弃恩怨接着加入,大佬富翁为了家财也被迫加入,人大政协、作家协会也不甘落后,纷纷效忠跟进,雪球越滚越大,义和团、红灯照、小刀会多如蚂蚁,连黄巢、太平天国也自叹不如。

到了那时,过城门,朝义和团下跪,遇关口,向红灯照作揖,碰到小刀会,要紧奉献腰包内的银两。到了那时,我们眼目所见,不是大刀长矛,便是梭镖匕首,其中还夹杂着细麻绳电棍子。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解救之法:上策,卷存款,携家眷,移民国外;中策,进大别山,钻太行山,种玉米,住山洞,过着原始的农耕生活,度日偷生;下策,胸别老毛像章,臂套红卫兵袖套,口喊拥毛口号。家里加固防盗栅栏防盗窗。此外,住房四周插满拥毛标语牌。

最让人担忧的是,局势混乱,不仅房屋不值分文,妻女有被强奸的可能,而且义和团可能收买银行员工,索取存储信息,有针对性地进行绑.架。

江苏/陆文
2017、1、8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