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说过,想要解放社会的话,你需要的,其实只是网路。”戈宁说道,“我错了。”

戈宁(Wael Ghonim)是Google中东及北非地区行销经理,更是阿拉伯之春的重要推手。在2011年底,他甚至被美国《时代》杂志评选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

在2011年埃及反政府示威时,他认为网路可以改变世界;然而,经过几年的沉潜,戈宁有了不一样的想法。也因此,在2015年底,戈宁在TED演讲中,跟大家分享了他的反思与改变。

Wael Ghonim

社群媒体将我们团结在一起,也将我们撕裂

“我在2011年时,匿名建立了一个脸书专页。后来,这个专页引发了埃及革命。”戈宁说道,“然而,阿拉伯之春展示了社群媒体的巨大潜力,也同时暴露了它最大缺点:这个让我们团结在一起,推翻独裁者的工具,最终也将我们撕裂。”

后革命时代的事件,就像胸口挨的重拳

他回忆道:“2011年,穆巴拉克被迫下台时,是我人生中最激动的时刻。那是怀抱伟大希望的时刻。在革命时的18天里,埃及人活在乌托邦中,我们有同样的信仰,相信大家可以求同存异地生活在一起。我们相信,穆巴拉克之后的埃及,将是和平包容的国度。”

“但不幸的是,后革命时代的事件,就像胸口挨的重拳。”戈宁说道,“欢快逐渐消失,我们未能成功达成共识,政治斗争也越演越烈。而社群媒体做的,却只是放大言论、传播错误的信息、重覆高喊口号,并散播仇恨言论。在这种情况下,军队支持者和伊斯兰教主义者越来越两极化,让立场较为中立的人感到无助:两个集团都希望你站在他们一边,你不是伙伴,就是敌人。”

社群媒体塑造了“放大人性”的环境

“最后,在2013年7月3日,在连续三天的公众抗议后,军队把埃及历史上第一个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赶下台。”戈宁说道,“那天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我决定沈默,完全沈默。那是挫败的时刻,我沈默了两年多,反思过去发生的一切,想要理解为什么那一切会发生。”

“我后来发现,两极化的演变,其实是人性使然。然而,社群媒体却塑造一个容易让我们产生这些行为的环境,并放大它的影响。无论是引起斗争、或是忽略你讨厌的人,都是人类天生的冲动。然而,在科技的帮助下,你只需要按一下滑鼠,就可以完成。”戈宁解释道。

现今的社群媒体,其实是利于传播而非参与

从这个角度来观察,戈宁发现,今天的社交媒体面对5个严峻的挑战。“

“首先,我们不知道如何应对谣言。那些谣言表现了人们的偏见,并被相信和散播。”

“其次,我们创造了自己的同温层。我们往往只和观点相同的人沟通,在社群媒体的协助下,我们取消关注或屏蔽意见不同的人们。”

“第三,线上讨论会很快激起人们的愤怒。这让我们忘了,萤幕后面的,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阿凡达。”

“第四,由于社交媒体快速、简短的特性,我们很快就跳到了结论。在此情况下,很难表达出复杂、犀利的观点。”

“最后,也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在于社群媒体的特性。”戈宁说道,“我们的社群媒体被设计为利于传播而非参与,利于张贴而不是沟通,利于浅薄的观点而非深度的讨论。就好像我们认为,自己是来这里说教而非对话。”

科技应该要成为解决方法,而不是麻烦的一部分

“我目睹这些问题如何影响了埃及这个分化的社会,但是,这些问题不只存在于埃及。事实上,两极化在全世界,都是不断加剧的。”戈宁说道,

“科技应该要成为解决方法,而不是麻烦的一部分。”

“我们应该要思考,如何设计出一种社群媒体,来推动礼貌和体贴。”戈宁说道,“我知道如果我写一个更耸动、一边倒的文章,会有更多人关註.但是,如果我在意的是质量呢?”戈宁问道。

“为什么不能创造更大的动机让人们参与对话,而非一直宣传观点?如果社群媒体,可以显示有多少人因一篇文章而改变他们的观点,我可能会写得更认真、更仔细,试图让自己更有说服力,而不是从我意见相同的人那里获‘赞’,因为我只是在确认他们的偏见。”

想要解放社会,第一步,就是解放网路

“作为网路的信徒,我和一些朋友合作,试图寻找答案和探索多种可能性。”戈宁说道。“我们第一个开发的产品,是一个谈话性媒体平台。我们举办对谈活动,来促进相互理解、希望改变看法。我们谈话的内容都是一些高度争议性的问题,比如说种族、限制枪支、难民问题、伊斯兰和恐怖主义之间的关系等等,这些都是重要的对话。”

“今天,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人拥有网路。但是网路的某一部分,被人性中不那么高尚的一面俘虏了。”戈宁说道。“因此,五年前,我说,‘想要解放社会的话,你需要的,其实只是网路。’今天,我相信,‘想要解放社会的话,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解放网路。’”

文章来源:TEDx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