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美国企业为何离开中国?

Share on Google+

就在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大谈中国将取代美国主导全球化进程、为世界经济规划蓝图之际,美国驻中国商会最新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美国在华企业感到中国对他们的友善度急剧下降,中国正在走向闭关锁国,一些美国公司准备迁往其它国家。

一月十八日,美国中国商会发布的年度调查报告称,参与调查的美国公司中有百分之八十一在中国感到“更不受欢迎”。中国美国商会主席威廉姆斯·扎里特说:“统计数据显示企业感到比过去更不受欢迎,过去也只是一般,而今年感到更不受欢迎的比例比去年高。参加调查公司中五分之四的公司都有这个感觉。”贝恩公司合伙人斯蒂芬·施说:“今年的调查显示,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成员企业表示,他们已经将产能移出中国或者正在计划移出中国。”

最具代表性的是美国互联网巨头甲骨文公司:甲骨文首席财务长Safra Catz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宣布,北京的研发业务将大幅裁员。一月十四日,甲骨文北京研发团队收到了这份邮件,单独提出将在中国实施裁员,裁掉的员工必须在三月三十一日之前离开。四天之后,甲骨文中国的相关负责人澄清说,“该公司确实存在裁员变动,但规模也没有传言中大”。然而,这个回应颇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美国企业离开中国,大致有三个原因。

首先,中国的经济模式已走到穷途末路,人口红利用尽,环境全面汙染,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一月二十三日,谷歌前僱员、小米公司全球部门主管雨果·巴拉(Hugo Barra)表示要离职并回到矽谷。巴拉在二零一三年加入小米,三年间将小米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打造成全球知名企业。巴拉在Facebook上发布离职消息时,措辞极为尖锐:“我意识到,这几年在这样一个异常的环境中生活,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巨大损害,并开始影响到我的健康状况。”很多在中国工作的美国公司高管、外交官都能领取到价值不菲的津贴,以弥补他们在恶劣的雾霾等状况下身体健康所受的伤害。但谁愿意拿生命作赌注呢?恶劣的不仅是自然环境,还有社会环境:人民大学硕士、典型的中产阶级代表的雷洋,无端被警察殴打致死,警察却能从容脱罪,该事件让很多原本有回国发展的中国海外留学生望而却步。中国引进顶尖人才的“千人计划”遭遇重挫。谁愿意成为第二个雷洋呢?

其次,中国的政治制度加速左转,习近平执政四年以来,反西方、反民主自由的一面暴露无遗。一月十四日,中国最高法院长周强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表示,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旗帜鲜明,敢于亮剑,坚决同否定中共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决不能落入西方错误思想和司法独立的“陷阱”,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周强的这段杀气腾腾的言论,激起了数百名中国律师、公共知识分子和民众签名反对。但是,周强不过是体现习近平的思想和意志的马前卒而已,反对周强,不如直接反对习近平。而没有法治环境,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经济和市场经济。中国的法律不仅不保护本国公民的私有财产,也不保障外资的安全。中国政府随意对上海通用汽车等企业施加数以亿计的罚款,谁能有安全感呢?

第三,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的发展,以及川普入住白宫之后美国对华政策的变化,将使得中国不能继续像此前三十年那样,只享受全球化带来的利益,不用尽全球化的义务。比如,中国的资本大举进军好莱坞,使中宣部居然可以提前赴美审查好莱坞电影的情节,严重伤害了美国言论自由的基本价值;另一方面,中国严格限制美国电影进入中国院线的数量,甚至具体到每部电影播映的时间和场次都有详细规定。此前,中国就好像一个不买票就强行登上飞机的乘客,还要在飞机上明目张胆地兜售自己生产的假冒伪劣产品,飞机上的警察一直视而不见。如今,有着商人特有的精明的川普,一切以“美国优先”、“美国第一”为考量,不能容许中国如此占便宜,并且要修改对中国单方面有利的、漏洞百出的全球化规则。这样,大量的美资将回流美国,以实现川普在就职演讲中说宣布的,“用美国工人,买美国产品”。

美资以及其他外资纷纷撤离中国,中国经济将面临严峻考验。

——《纵览中国》January 24,2017

阅读次数:1,08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