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产生几千年了,文学呢,也有几千年了,几千年来,这种甜食文学我们还没有吃够么?这种企图讨好人们那道德欲的文学让我们写遍了,也写够了,人们也看够了。这条小道已经让我们那些可耻的先辈全踏平了,这些山头已经让我们那些不知疲倦的先人占光了。没有路了,要换一换思路了。现在不是连最保守的人也承认文学是和道德无关的么?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放弃这种延续了几千年的向道德献媚的文学呢?为什么不别立新宗呢?为什么不试试另一种类型的文学呢?为什么不试试这种全新的文学类型呢?

这种全新的文学是什么状态的?就是完全舍弃道德的。它不仅是舍弃而已矣,而是引人向恶的。它是表达邪恶的,它是表达邪恶同时又把人引向

邪恶的。它不但是不再倾向道德,而且要倾向邪恶。什么是邪恶?所有我们的先辈认为不对的。

志气的、自信的、有野心的文学人为什么不试一试呢?为什么不在此开一条路,或树一山呢?

后来的事你全都知道了

我沿着竹林里的小道走去
竹林里弥漫着早晨的雾

我以为会在竹林里和你相遇
你的手中象往常那样拿着一本书
我不知不觉加快了脚步
后来的事你全都知道了

小道的尽头开了一树梨花
落下的花瓣填满了水洼
有一只野蜂从很远的地方赶来
后来的事你全都知道了

或许朝露落在了你的双肩
或许春天也只是一个瞬间
我在梨树下四处张望
后来的事你全都知道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