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川普)美国新任总统川普上任第一件事,就是签署命令,宣布美国退出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係协议);这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早在竞选过程中,川普和希拉蕊都明确表态反对欧巴马提出的TPP计划,川普只是在落实政见而已。比较值得注意的,反倒是另外两个附加效应:

一是看来川普说话算数,那些他在选举的时候说的话,以后也很可能会落实,那些以为他当了总统就会理性一些,选举过程中的那些惊人之语只是说说而已的人,恐怕会失望的;二是那些认为川普会反共的人恐怕也要失望了,因为正如很多评论所指出的那样,美国退出TPP,等于把亚洲的政治经济新秩序的规则制定权,拱手让给了中共。TPP确实会让美国付出一定经济上的代价,但是欧巴马政府的TPP构想,画的是一张更大的图,那就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出发,遏制中共的战略扩张。现在,川普的眼睛裡只有经济,反共显然不是他的目标,连目标之一都不是,TPP当然会被放弃。

美国退出之后,作为一个多边贸易协议,TPP在现实中已经窒碍难行,中共暂时躲过了TPP可能对中共提出的重大挑战。举例而言,TPP中的所谓“投资者与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ISDS)意味着一个国家随时有可能成为外国公司诉讼的被告方,而众所週知,中国的经济发展中有太多与法治精神不符之处,一旦中国被迫加入TPP,中国政府恐怕就会不断成为被告,这是对中共一向主张的“国家主权不可侵犯”的原则的严重挑战,也会让中共法治发展受到更大的外界压力。现在中共不用面对TPP的压力,应当是会鬆了一口气。

但是,中共也没有必要高兴得太早,因为TPP的战略意义已经展现出来,它的精神未死,以其他形式出现,甚至在未来重新复活,也未可知。为甚麽这麽说呢?理由有二:

第一,川普搞孤立主义,不想承担世界领导者的责任,这会使得区域强权只能自己承担责任。在亚洲,日本就有这样的野心。日本虽然再三劝说美国不要退出TPP,但是显然也早就有了没有美国的TPP的思想准备。安倍首相最近在亚洲的外交活动频繁,到处宣扬亚洲共享的民主,人权等价值,取代美国引领亚洲新秩序的意图路人皆知。已经加入TPP讨论的很多国家也没有那麽轻易放弃,例如澳大利亚。如果日澳联手引导,没有美国的TPP也不是一点可能都没有。

第二,即使是在美国,TPP虽然已经被放弃,但是TPP协议中的一些原则,其实也符合川普团队的既有想法。川普任命的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之前曾写过《致命中国》一书,该书指控中国以“远低于国际规范的劳工安全标准”,“大规模破坏环境”,“网络封锁”等方式获得对美国的经济优势,并且提出,美国应该再次把人权视为其外交政策的核心价值。坦率讲,这些主张其实都是符合TPP框架的核心精神的。川普一方面要退出TPP,另一方面,他最仰赖的贸易顾问却有着与TPP精神相契合的主张,我们可以合理推论,在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谈判中,还是会提出具有TPP精神的协议内容来,这一难关,中共还是要面对。

美国退出TPP,已经是不可挽回的事实;接下来我们应当关注的,是美国在与中国进行新的双边贸易谈判中是否有附加符合TPP精神的具体内容。例如是否会在限制国家主体偏袒国有企业方面,在要求中国遵守国际劳工组织的劳工权益和公平性标准方面,以及前述的ISDS机制方面要求中国接受。这些,都是纳瓦罗教授的一贯主张,没有理由不落实到政策中。因此,好戏还在后头。

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