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扬我声援邓相超教授被殴事件发生后,面对众多媒体询问我为什么去济南声援邓教授,我一直说是看了群里一个号召声讨围攻孙教授的视频才去的——这是事实,是不错的。但是,促使我下决心去的主要原因是我发现邓教授的微博被封掉了。

说实话,这使我当时非常愤怒。一个文化人,一个思想者,靠什么存在?就是靠发表言论和思想存在。这个权利没有了,就等于剥夺了他存在的权利——等于剥夺他的生命!尤其在一帮无知的网络群氓围攻之下,“新浪”——这样一家担负国家文化和人类文明传播的世界知名媒体,竟没有最基本的文明思想判断力,错误地把一个思想学者的微博关掉——这是在违法,在犯罪!

这里有一点要说明,我虽视邓教授为我的思想同道,但邓教授的观点和说辞,有些我并不完全赞同。但我坚信,做为一位教授,一个知识分子,他应该有自己的自由言论和自由思想权。如我在《鲁扬:坚决捍卫邓相超教授言论自由权利》中说的:

“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伏尔泰。

一位大学教授说话的权利,说没就没有了,换了我们小老百姓,是不是没得更快?当我们有冤有屈时,还能让我们喊出声来吗?因此,捍卫邓教授的权利,就是捍卫我们每个中国人的权利。

自上微博以来,眼看有不少坚持说真话的学者和大V被消号——被剥夺说话的权利。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只要说真话,肯定有一天会轮到我——我必须站出来说话!

相信很多朋友看到过马丁·尼莫拉牧师那段警世名言: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党, 我不是共产党,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 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但我是新教教徒,我还是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可以说,我在济南举牌捍卫邓教授言论自由权利的消息作为新闻“轰动”互联网。尤其那张举牌照片,国外朋友说外网到处都是,很震撼人——按说,会“震住”一些人,不会轻易封杀我。现在看我想错了:我不仅没有捍卫住邓教授的自由言论权,我自已的言论权也被剥夺了——我的新浪微博被关掉了!

朋友们应该看不到我的微博了,我登录后倒可以看到首页,只是内容打不开了。我注意到,在微博能看到的有限内容中有一句“信用极好”——这本来是对我本人信誉的极高的评价,现在我感到成了极大的讽刺和嘲弄。

讽刺和嘲弄谁呢?我不知道。但这样我想问一句:在中国,真的可以这样无耻吗?可以把一个“信用极好”——守法遵法守信的公民,一个坚持说真话自由诗人,一个坚持反暴力,提出和平奋斗兴中国的思想者——不给任何说法给封杀掉?!

无耻者是没底线的,我是不指望他们的。这里我对一切心怀自由梦想的朋友们说一声:昨天是孙海英、任志强、邓相超、今天是茅于轼,是我鲁扬,明天就是你——你们了!

在德国达豪集中营入口处,刻着17世纪一位诗人的警世名言:“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烧人!当一个政权开始禁言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灭口!” 埃德蒙·柏克说过:“邪恶盛行的唯一条件,是善良者的沉默。”

中国知识分子,中国有良知的人们,请您不要再沉默啦!让我们一起抗议这种违反宪法,侵犯人权,肆意封杀剥夺公民上网权利的罪恶行为!

声援支持我的朋友请发短信至:15864919035,让我知道有你同在!

山东鲁扬 2017.1.29

By editor